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优酷原总裁杨伟东一审获刑七年:影视行业腐败案件为何频发?

近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布《杨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据悉,该判决书当事人即为优酷原总裁杨伟东。

 

两年前,阿里大文娱集团发布消息:原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 CEO 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当时,阿里大文娱方面回应称,对待贪腐问题绝不手软,“阿里有史以来,对这类事情都是态度鲜明、决不妥协的。”

此消息的发布,正逢当年“影视寒冬”,在业内一度引发轩然大波。如今一审尘埃落定,当事人付出了代价,也为行业敲响了警钟。

 

案情及当事人履历

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2016 年至 2018 年,被告人杨某担任某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总裁期间,利用其全面运营、管理某等相关平台的职务便利,收受、索取业务合作单位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 855 万余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利用其作为公司职员职务上的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百万元。

 

 

 

对此判决结果,业内人士普遍感到惋惜。杨伟东在职优酷及阿里大文娱就任期间,的确做出了一番成绩。其不仅发力优酷自制剧,还推出了一些形式新颖的网络综艺栏目。如高分国产悬疑剧集《白夜追凶》,网络综艺《火星情报局》,以及至今仍在延续的《这!就是XX》系列等,都是在其任上做出的成绩。

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杨伟东是优酷被阿里收购后,极少数进入阿里体系并担任要职的高管。其在任一年,主要聚焦优酷。他当时的一个主要判断是——优酷不应跟风潮流,而应该修炼内功,始终坚持“爆款只是赌博”,更重要的是稳定产出高品质内容的能力。

不过,据此前《财经》报道,杨伟东此次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也就是集中在“这就是”系列综艺中,主要涉及项目的收支问题。

“这就是一个人情往来组成的行业,受贿有时候其实很难避免。他(杨伟东)能力确实比较强,但还是没把持住。”一名接近优酷的独立制片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评价。

被举报前,杨伟东的履历光鲜。公开资料显示,杨伟东25岁加入诺基亚,几年后成为诺基亚大中华区市场营销总监,2012年加入麦特文化,正式步入娱乐圈。2013 年加入优酷土豆,先后担任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土豆总裁,并于2015年11月担任优酷土豆的首席执行官。

《这!就是街舞》剧照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成立,杨伟东被任命为大优酷事业群总裁。11月1日,阿里文娱集团成立,杨伟东任大优酷事业群总裁。

2016年11月,在被任命为大优酷事业群总裁后的首次对外演讲上,杨伟东表示,单个公司获取内容和消化内容的能力是有限的,因此阿里大文娱一直坚持生态打法。通过生态化能够让整个文化娱乐产业的支出和收入达到比较健康的商业化状况。整体来讲,内容方面的产出没有捷径,阿里大文娱的发展,需“用富养女儿的心态来做大文娱”,需要一些耐心、决心以及匠心。

一年后,阿里巴巴大文娱实行班委基础上的轮值总裁制,杨伟东担任第一任轮值总裁。2018 年 11 月 26 日,在阿里集团新一轮架构调整中,杨伟东一年轮值期满,樊路远接任。12月,杨伟东因经济问题协助警方调查而离任。

 

影视行业成贪腐重灾区

 

类似案件,在影视行业并不鲜见。

相比传统行业,影视作品的特殊性在于其组分复杂,很难形成规范的评价标准和供销体系。再加上行业发行渠道局限,是产销率极低的买方市场。两个特点,决定其有极大的权力寻租空间。各个影视公司为求作品能够顺利播出,常会主动以各种形式对平台方行贿。日复一日,潜规则就此形成。

早年间,电视剧的播出渠道有限,各大电视台具备垄断属性,再加上体制监管不到位等因素,腐败现象难以根绝。

编剧汪海林曾于社交平台上撰文称,电视剧购销过程受贿形式多种多样。早期,以公职人员挂名总策划、总监制,拿劳务费为主,虽然数额不大,但至少流程透明。但随着法律法规完善,此风气很快被禁止,相关受贿形式变得更为隐蔽。也有一些领导在职时不收钱,但退休或离岗后能在业内大公司获得一个好职位、拿高薪,此“旋转门”风气一直难以根绝。

“购片部门是各台最重要部门,全台创收,就你一处是花钱,上上下下都盯着,一般都是一把手最信任最亲近的人在这个位置上。有过某大台购片人收了一部大戏后直接辞职的,说明后半辈子钱够花了。”在文中,汪海林写道。

电视台购片部门腐败案中,较出名的有安徽广播电视台窝案、江苏广电购剧窝案、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案等。

2016年9月,安徽广播电视台原台长张苏洲、副台长赵红梅犯罪案一审宣判,淮南市中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4年和12年。在职期间,张苏洲受贿总额达到数千万之巨;

2017年伊始,江苏广电购剧窝案曝光,10多位高管被查,30家影视公司参与行贿过程。其中包括华谊兄弟、长城影视、华策影视等业内知名大公司。其中原采购部副主任江红累计受贿达846万元,另有626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受贿行为最早能追溯到2005年,时间跨度长达十余年之久;

今年7月,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案下发刑事判决书,其涉嫌在投资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时以变相“入股分红”违法收受488万元,于6月24日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退缴的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江苏曾派出调研组对全省影视剧购销工作进行调研,总结了影视剧采购中容易发生的违纪违法现象,主要包括回扣、变相领取劳务费、变相“入股分红”、收受高档礼品、变相消费型回扣、接受宴请等。据影视垂直媒体“网视互联”统计,自十八大以来,广电系被查人员已经超过70人,其中各大电视台采购部和广告部是重灾区。 

随着视频网站崛起,电视台的垄断地位有所下滑。原本人们以为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贪腐之势会有所收敛,但随后发现,因为影视行业整体供过于求的现状没有改变,再加上互联网天生具有垄断属性,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近年来都发力内容版权采购,支出巨大,网络内容评级又直接影响分账,导致网络平台孳生的腐败空间并不比传统电视台小。

近年来,除杨伟东案外,2014年,腾讯在线视频部原总经理、阿里巴巴原副总裁刘春宁也因贪腐被起诉。据检方指控,刘春宁在采购《宝贝》《兰陵王》两部剧时,受贿70万元,且涉嫌干涉电视剧《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评级,从中受贿143万元。最终,刘春宁被判赔付3000多万元股权收益。

汪海林于文中指出,假收视率也助推了腐败风气。任何产品,都需要市场检验后才能获利,一旦收视率可以造假,就意味着仅剩的业绩考核也失去了实际意义,影片质量也就不重要了,反过来使得受贿的空间迅速变得无比巨大,两者之间的关系互为因果。这也是近年小鲜肉烂剧频出的部分原因所在。

 

编剧汪海林

 

为了遏制贪腐现象,2018年,爱奇艺率先关闭了前台播放量显示,并公开发文表示,过度关注播放量给行业带来了如“刷量”等诸多不良影响,要将重心回归创作,为用户提供优质的内容和服务体验。不久后,另外两家也随之跟进。

除了关闭前台播放量显示外,在控制支出乃至人员招聘上,平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预防性措施。前述制片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杜绝亲缘关系形成的拉帮结派现象,购片部门员工多通过社会招聘选拔;平台方也会专门派财务人员入驻剧组,清点校对每天的演员通告、排期甚至盒饭,以杜绝吃空饷的情况发生——但这些举措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腐败现象,无法从根本上杜绝之。在她看来,社招来的员工倘若心性不定,常常会在收了一点小钱后,沦为给高层领导“背锅”的对象。

该制片人还介绍,在平台掌控了前台播放、上游制片、乃至艺人经纪业务的完整产业链闭环后,平台人员如今一种常见的贪腐形式是设置空壳公司,并联合外部的演员副导演(casting)公司,不以演技,而是以高层关系、返点比例等因素决定网大、网剧演员的选拔。在此类机制下,底层的小演员们成了被剥削的对象,往往只能拿到合约片酬的10%-30%,极端情况下甚至一分没有。

“我们需要更加有效的监管机制,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该制片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值班编辑:肖冉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优酷原总裁杨伟东一审获刑七年:影视行业腐败案件为何频发?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