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少数派(富人和极端分子)的暴政

观察者网导读:在2020年美国大选即将到来之际,“民主”“共和”两党在政治上越来越极化,民主政治沦为互相否决的游戏,妥协的传统荡然无存。而共和党将底层选民的注意力转向社会议题,通过操纵宗教、移民和持枪权问题,激起保守白人的愤怒,也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

本文节选自《推特治国》,作者在对于理解美国政治、理解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的选举策略和治理逻辑方面提出了独到见解,有助于读者更好地读懂美国,读懂美国政治,读懂美国民主。

作者:

雅各布·哈克:耶鲁大学社会与政策研究所所长和政治学教授
保罗·皮尔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特聘主席

【文/雅各布·哈克、保罗·皮尔森】

2018年的众议院选举,共和党以明显的票数差距落败,但共和党人并没有转向温和立场。选举结束后,既没有复盘剖析,也没有类似于2010年奥巴马的“一次惨败”、2006年小布什的“一记重击”、1994年克林顿的“一个明确的信号”总统级别的反思。

选举之后那天,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说,“昨天真是一场‘大胜利’啊,所有事情都发生在卑鄙媒体的淫威之下!”一个多月后,他就启动了美国政府史上最长的停摆。

众议院选举落败,特朗普却毫无表达懊悔之意,这其实与共和党在面对“保守党困境”时产生的转变相一致。在超过一代人的时间里,共和党一边不断扩大对财阀统治的支持,一边利用右翼组织不断煽动选民的愤怒情绪。

对于财阀及其政治代理人来说,获取极端分子的支持比赢得多数普通民众的支持更加重要。他们认识到自己与多数选民们在政策追求上渐行渐远。在他们看来,这种日益扩大的分歧并不是他们政策追求不对,而是他们实现这种追求的战略手段不对。

对于这些诉求强烈、目标明确的小派系来说,在票数和政策层面遇到挫折并不意味着共和党需要争取更多人的支持。恰恰相反,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找到一个没有它们也能赢的方法。

根本问题已经浮现。共和党越来越倾向于服务大公司和超级富豪,满足他们狭隘而不受大众欢迎的诉求,且越来越依靠极端的政治代理人鼓动选民投票。而这些选民群体不但不能从共和党推行的经济政策中获益,其人口数量也在相对下降,这就是那些没有学位、生活在乡村地区的老年白人,尤其是白人男性。

这些趋势无法持续,至少在自由公平选举、多数统治原则的背景之下如此。不幸的是,这些政治问责制的支柱正在崩塌,共和党利用美国宪法秩序的弱点,让防止极端少数分子持续统治的机制短路了。

自2016年大选以来,政论家开始关注特朗普威权主义倾向可能带来的威胁。他们的担忧合情合理,但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共和党此前漫长的转变过程给特朗普的崛起和统治提供了土壤。

正如丹尼尔·齐布拉特(Daniel Ziblatt)和史蒂文·李维兹基(Steven Levitsky)在他们2018年合著的书《民主国家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中所展示的那样,被选举出来的政治强人渐渐关闭政治的竞争赛道,并让我们这个时代的民主逐渐被侵蚀。不断集权的独裁者——无论是巴西的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匈牙利的欧尔班·维克托(Orbán Viktor)还是唐纳德·特朗普——都成为了民主衰退的象征性人物。

然而,还有另一种衰退,这种衰退是我们的政治体系特别鼓励的:反多数主义,亦即推行持续的少数统治。随着共和党及其有组织盟友的目标变得更加极端,他们通过利用现有政治体系长期存在且越发严重的弱点来为少数人的追求服务,即便这受到了多数人的反对。

我们所面对的幽灵,不只是要求政党和政治机构按照他的意愿行事的政治强人;还是正在牢固确立其权力的少数派,其意义远远超出了任何个人领导者的野心和职业生涯。无论特朗普能否打破现有政治体系给独裁统治设下的障碍,他和他的政党——在财阀和右翼人士的支持下——正在破坏多数主义民主。

正如美国独有的右翼民粹主义形式,反多数主义所形成的独特威胁也反映了极端不平等现象与我们不寻常的政治制度的结合。在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危机之中,国家内部急剧增加的不平等程度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这一议题是齐布拉特对20世纪早期保守党研究的重要内容,可在他与李维茨基合著的书中却几乎没有提及)。

事实上,极端不平等极大地推动了民主倒退,因为经济精英将民主视为对他们权势日增和追求不同利益的威胁。但精英们无须正面出击对抗民主。他们坚持要求保守党派以侵略性的方式维护他们的特权。要使他们稳坐权力宝座,这些党派必须依靠煽动性的言论、制造骚乱的群体以及反民主的手段。

我们当今面临的危险更加隐秘:一个致力于推行不得人心政策的政党,却找到了方法,能够在缺乏民众支持,甚至是在未取得控制政府各部门的多数议席的条件下达成目标。这样的危险很特殊,因为这样的政党及其盟友寻求的不是独裁的机会,不是为自身追求权力,而是为很具体的目的,这些目的根植于财阀统治之中,右翼民粹主义则是其养料。

为追求这些目的,共和党甘愿向特朗普的威权主义行事方式低头,其中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目前控制了他们所培养的极端化选民群体。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对民主的重大威胁。但通过多年努力,共和党政治精英及其盟友也锻造出了能够抵抗民主问责制的政策和权力,无论白宫是否在他们手上。反多数主义和威权主义都来源于财阀民粹主义,但打败了一个并不代表打败了另一个。

不断蔓延的反多数主义得到的关注更少,不只因为与野心勃勃的威权主义相比,它缺少了些戏剧性,也因为它利用了美国政治体系中长期存在的特点。其中有三个特点的可利用性尤其显著。

首先,我们的选举体系是基于地理辖区划分,人口大部分聚居于城市的民主党不得不面对这一系统性的劣势,我们分散的选举管理系统更是进一步放大了共和党的这一优势。

第二,参议院越来越向低人口州倾斜,议事阻挠(filibuster)在参议院进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又进一步利好共和党。

第三,我们的政治体系依赖于其三大分支机构进行相互制衡,但这一机制很容易被极端化的共和党所利用。这个政党愿意,且有能力控制更多的联邦法院,但当总统权在他们手上时,却通常不愿意保护国会的权力,也不愿意监督行政机构的行为。

存在于我们政治体系中的这三个突出特点带来的危险被不成比例地放大了:就像党派分化一样,共和党占据着绝对优势。民主党有时能从这些特点中的一个或几个获益,但近几年来,共和党从所有特点中都得到了好处。

2016年,他们让特朗普这个带着史无前例的严重负面评价的候选人赢得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进而赢得全国大选,而这是在获得少数选民票的情况下实现的。进入白宫后,这些特点又让他得以推行不得人心的政治计划,而不必受到来自国会和法院的抵制。

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时以微弱优势获胜,她不仅需要获得多数选票,更重要的是,她还需要在国会中(以及在两党胶着的最高法院),尤其是参议院,面对一个轻松就能制衡她的反对党。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少数派(富人和极端分子)的暴政

1 2 3 4 5 6 7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