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卑诗自由党党领选举:要革新,就必须告别“利益集团”

【加拿大头条(ID:Canadanews)特约撰稿人丁果撰写】编者按:卑诗自由党临时党领高利民(Rich Coleman)日内将宣布支持麦德庄(Michael de Jong)竞逐党领一职的消息,引起舆论哗然。一般而言,临时党领的中立姿态是竞选顺利的一种基本保证。《环球邮报》政治专栏作家梅森(Gary Mason)认为,目前,卑诗自由党党员约6万人,当中约一半是新人,高利民的支持会影响选情。加拿大头条为此特别刊发丁果先生的分析,希望为大家提供一些思考。需强调的是,相关评论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我们也欢迎广大民众就此问题展开讨论,来稿请寄editor@lahoo.ca。

《环球邮报》在卑诗省自由党党领投票前的三个星期,就临时党领、前副省长高利民支持麦德庄的公开表态进行报道,谓这是一个重磅炸弹,将会引起海啸。我看了,不禁哑然。

作为临时党领,本来就应该保持中立,在党领选举中不偏不倚。谁知,他竟然“背水一战”,出来硬挺麦德庄,这并不表明,麦德庄已经占据优势,而是已经穷途末路,作为简蕙芝内阁中的利益集团,眼看就要土崩瓦解,当然要做垂死挣扎。

临时党领、卑诗省前副省长高利民

在简蕙芝时代,高利民和麦德庄是简蕙芝的左右手,但是,很蹊跷的是,这两个在金宝儿省长的时代,尚活跃敢言的厅长,到了简蕙芝时代,竟然成了“乖乖牌”,非但对简蕙芝的独断专行“沉默寡言”,让简蕙芝内阁成为自由党内阁中“最没有声音”的内阁。麦德庄本来在自由党内素有“街头斗士”的特色,但在简蕙芝内阁中,为了保住高位,根本就是“逆来顺受”。尤其在之前的省选中,省自由党沦为少数政府的时候,为了保住权力,两位主要的厅长竟然放任简蕙芝“窃取”新民主党和绿党的政纲,提出了加拿大各级政党历史上最为荒唐的“施政宣言”,完全无视自由党支持者的感受,完全违背自由党的原则。结果仍然挡不住下台的命运。

Abbotsford西选区省议员、官方反对党一会领袖、前财政厅长麦德庄

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简蕙芝内阁的主要成员,尤其是高利民和麦德庄,已经沦为“权力的奴隶”,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利益集团”,没有政治廉耻,没有政党理想。即使在简蕙芝沦为反对党领袖之后,两位重量级的厅长也不敢出声要求对党领进行反省,直到简蕙芝主动下台离去。

说实话,简蕙芝下台和党领选举,理应是简蕙芝“利益集团”的瓦解。但是,高利民和麦德庄等清楚知道,如果“利益集团”外的人当选党领,尤其是改革派当选党领,就是他们的末路了,要么退出政坛,要么就要做委曲求全做“三臣”(伺候三个不同党领)了。

这次党领选举,其实就是“守旧”与“革新”之争,是利益集团与改革之争。很简单的逻辑,既然高利民、麦德庄在简蕙芝内阁是“听话的孩子”,唯简蕙芝是从,那么,我们要问,简蕙芝在具有执政优势、经济数据很好的情况下,都输掉了选举,麦德庄又何德何能,能够在新民主党具有行政优势、贺瑾执政形象不错的情况下卷土重来?

换句话说,选麦德庄就是继续维持省自由党内最为“没落”的利益集团利益,而没有任何出路。

这次自由党选举,已经有一倍以上的新党员进入选举战车,其中包括很多华裔新党员。在简蕙芝内阁时期,我们可以看到,简蕙芝内阁对华人的轻视和傲慢是显而易见的。我曾经举出一个例子,即使是华裔担任厅长的多元文化厅,在100年历史道歉这样大的问题上,因为秉承简蕙芝的意思,只有一百万的拨款来进行保护遗址、推动历史教育等活动,但三天的印度宝莱坞颁奖典礼,却有一千一百万以上的拨款。不仅如此,简蕙芝为了迎合反华人以及中国人的社会民粹主义,仓促提出违背自由党原则、非常粗糙的15%外国人房产交易税,“被打脸”的麦德庄转脸就无原则吹捧这个税。而事实证明,这个税对解决可负担房屋根本没有作用(党领参选者斯顿的话),反而大幅提升了公寓的价格,让本来可以负担的东西,也变成了不可负担。

换句话说,在重视华人的问题上,华裔新党员也不能投麦德庄的票。谁是改革派?在我看来,就是前素里市长沃茨、华裔首届省议员李耀华,以及只担任过一届内阁厅长的韦勤信。选他们三人,就是告别简蕙芝时代,告别把持权力很久的利益集团,告别对华人漠视的政客,那才是省自由党的明天!

作者:丁果
出品:加拿大头条
微信ID: Canadanews

本文发布于: 2018-1-14 19:03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卑诗自由党党领选举:要革新,就必须告别“利益集团”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