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补壹刀:我是唐山人 我有话要说!

  这才是唐山的真相

  连续多日霸榜热搜之后,风口浪尖上的唐山成了一些人眼中的“黑恶之城”。

  一个可能唐山本地人更容易注意到的细节是,打人案件事发的烧烤店,位于路北区的机场路中段。被女子实名举报殴打和非法拘禁的涉事酒吧,也在路北区,商铺林立的长宁道上。

  路北区是唐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核心城区。唐山火车站和唐山百货大楼等诸多地标性建筑,都在那里。唐山市人民政府,就坐落在路北区西山道3号。

  一座城市最繁华的区段,而且就在市政府眼皮子底下,接连爆出引发社会公愤的恶性事件,换谁都会觉得,这地方一定哪里出了严重问题。案发以及警方处理过程中的疑点,也让人猜想,背后是否还有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更多隐秘没被揭开。

  事情发酵这些天来,我的微信群和朋友圈频繁被“唐山”刷屏。作为唐山人,我和我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几乎所有人都在谴责施暴的恶徒。生在那里长在那里的唐山人比别处人更痛心更愤怒,更强烈地要求严惩嫌犯,严查严办背后的潜在灰色关联。

  但渐渐的,网上开始出现一些让人不舒服甚至刺耳的声调。

  有人开始调侃,“再不老实,就把你送唐山去”“要不是这几个垃圾,还真不知道唐山男的什么样”。我们轻易不以恶意揣度别人,但如果这还只是无心的戏谑,那么“穷山恶水就是出刁民”,甚至“看来还得再来几场大地震才能震醒唐山”之类的话,就是带着满满恶意的地域歧视和攻击。

  对同样是受害者的广大普通唐山人来说,这是二次伤害。

  不能因为出了这些黑恶分子,他们背后可能还有复杂的关系网和保护伞,就把700多万唐山乡亲和整座凤凰城一踩到底,甚至揭开大地震的伤疤撒盐。这不客观,更不厚道。

  01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河北“第一工业大城”到底怎么了?烧烤店打人案引爆舆情后,网上有人梳理过往资料,寻找“为什么唐山发生这种事件绝非偶然”的线索。

  一个说法,是这座城市压根就有着某种“黑社会传统”。

  这是重提“菜刀队”的人试图呈现的逻辑。唐山“菜刀队”,起于1976年大地震后特殊的社会、失业和治安环境,从小偷小摸小打小闹发展到1980年代初拦路抢劫分外猖獗。1983年全国严打据说就始自唐山,“菜刀队”主要黑恶分子被一网打尽。

  故事讲到末尾,有自媒体总结:“历史正在唐山重演”。

  马皑,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40年前“菜刀队”流氓团伙横行时正在唐山法院系统实习。他对媒体谈及唐山打人案时说,从中看到了当年“菜刀队”的影子。

  欺行霸市、恃强凌弱、寻衅滋事,马皑总结,这是流氓团伙的群体性特征。今日唐山的社情民情和时代背景都与40年前大不相同,马教授描述无论什么时候的流氓都有这些共性,比嚷嚷“菜刀队回来了”或者“唐山本来就有黑恶传统”客观得多。

  但不管怎样,现实情况表明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仍是唐山社会治安的一颗毒瘤。

  问题盘根错节,根子则较清晰地指向唐山的产业结构以及混乱庞杂的政商关系。

  2020年4月,一则“张和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唤起不少老唐山人对这个“老虎书记”主政时期的记忆。三个月后,70岁的张和在退休6年后正式宣告落马。因为主动交待和悔错态度较好,张被从宽处理,开除党籍,按四级调研员确定退休待遇。

  张和的政治履历相对简单。2006年跻身河北省委常委、担任副省长之前,一直都在唐山工作。其中,1994年至2002年任代市长市长,2002年至2006年任市委书记。

  深耕唐山官场37年,张和违法乱纪的传言颇多。他曾自诩“布衣市长”,坊间却说他“黑白两道通吃”。传言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但连与张有过交集的人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处分文件说张和“违规选任干部,贪钱敛财,纵容亲属谋取私利”,这在唐山人听来一点都不吃惊。

  张和落马,只是唐山“塌方式贪腐”的冰山一角。

  光是今年,就有唐山市政协主席胡国辉4月在任上被查,之前他曾任副市长;更早时候,今年1月,刚刚调任省府不到一年的唐山原市长高建民,因涉嫌受贿罪被捕。

  过去几年,陈学军、于山、李国忠、王久宗等曾经的唐山“副市长们”,也都纷纷被查落马。他们有的跟张和一样曾盘踞唐山官场30多年,有的更直接得益于张的提拔。

  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公安局长。。。。。。曾经的唐山官场上梁不正,“下梁”走歪,敢做不法商人和黑社会的后台和保护伞,也就不足为奇了。

  02

  烧烤店打人案发生后,网上好几个版本的“唐山豪强榜”“十大黑道大哥”又被翻了出来。

  其中有些人,是已经被警方“认证”了的黑老大。

  2009年,小名“三宝儿”的唐山华云实业集团老板杨树宽,因组织领导黑社会罪被判无期,团伙另外42人也都各有获刑。敲诈数亿,非法拥枪,甚至开着装甲车和豪车车队“炸街”。。。。。。三宝儿的跋扈,至今飘荡在唐山老街坊们的茶余饭后。


  这些“唐山狼”榜单,我曾拿给老家一些朋友看,他们说,真真假假,没证据不瞎说,但都特有钱是真的。巧合的是,上榜的人虽然不尽相同,发家史却十有七八都跟矿山、煤炭、钢材、水泥等行业有关。

  这契合了人们对唐山这座资源型城市的印象。

  因煤而起,因钢而兴,有关唐山的介绍,无论严肃的还是玩笑的,都会提到这些。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不是说:“全世界的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国第四,唐山瞒报的产量第五。”

  资源密集型背后,是发财门槛被降低。在唐山小煤矿、小钢厂和小水泥厂凌乱发展的那些年,有人开玩笑说,变成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连一张小学文凭都不需要。在我的记忆里,这在前些年的唐山确实是不足为奇的事。

  但产业结构的粗放彪悍,也给唐山蒙上灰色:

  污染严重导致天空蒙尘还只是一方面,更恶劣的,是黑恶势力获得滋生蔓延的灰色空间。一些资源和利益竞争有时干脆变成暴力抢夺,搞黑社会和做生意变成了同一件事。腐败官员与“商人”勾连,也就成了对黑恶势力的包庇纵容。

  张和等“大老虎”纷纷落马后,不少人说,唐山官场“塌方式腐败”根源在于官员权力“含金量”太高,尤其是掌握着资源分配大权,导致权力寻租空间难以禁绝。

  武汉大学教授吕德文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分析黑社会的生存之道:

  与拥有“社会控制力”的官员形成特殊的利益与权力联盟,是黑社会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而“混混”一旦拥有财富,并且垄断特定行业或产业,便摇身变为成功商人。。。。。。

  过去的唐山,就存在这样的一套灰暗逻辑。

  烧烤店打人案多名嫌犯被爆有着黑恶前科,涉黑举报事件这几天来“泉涌式”爆发。愤慨痛恨之余,很多人显然想知道,今日唐山是否依然存在这种黑恶和政商逻辑,到底有多严重。

  03

  说了这么多“唐山往事”,主要是想表达唐山人不护短。

  这些天来,社会上对受害者和普通唐山人抱以同情支持,强烈谴责恶徒并要求彻查的声音连成一片。但在同仇敌忾中,网上和现实唐山人身边也都出现一些误解或杂音。

  烧烤店打人事件引爆舆论仅两天后,12日,@微博管理员发帖称,极少数人“趁虚而入,借机恶意发布有害言论”。站方依规违规微博1983条,并对992个用户做出禁言处理。

b7551696f995ca2fcb958230c0d6fd62_62aa5097ada69
  五大被处置类型中,“恶意践踏唐山大地震伤痕、宣扬仇恨与歧视言论”,赫然在列。

  一位自称就住在事发烧烤店附近的唐山网友说得好:

  行凶作恶的是黑恶势力和罪犯,受害者是唐山普通老百姓。没有道理让受害者跟着一起遭受歧视和误解,也没道理一个城市几百万人就因极个别犯罪人员而被针对。

  是的,不要把9个嫌犯跟700多万唐山同胞划等号。更不要拿大地震来说事,那是唐山人永远的痛。

  打人案把唐山送上热搜后,有人联系起最近两个月这座城市另外两次登上热搜的事件。一次是4月底,唐山迁安个别社区对住户铁丝绑门“硬隔离”;之后5月初,唐山一位农民因在疫情期间下地种地被当地巡查人员批评,被要求用大喇叭向村民“道歉”。

  没错,铁丝绑门和种地道歉粗暴荒唐,暴露出地方部门和官员工作方式简单偏激,甚至依法行政意识淡漠。这种“官风”在唐山也一直有,亟需清查纠正。

  但这跟烧烤店打人事件和其他涉黑举报毕竟性质不同。打人案是实打实的恶性犯罪,背后如果查出保护伞,还涉及官员违法乱纪,是要受到公检法部门严查严惩的“黑”和“伞”。

  我们能理解舆论敦促唐山厉行法治、改善治安的迫切。清廉官风提高治理和扫黑除恶打保护伞,二者也都是唐山人自己的所急所盼。但在当下的风口浪尖,不应该把它们混为一谈,那样只会加深外界对唐山的刻板印象和片面认知。

  说到底,一座城市总有它复杂多样的面向。

  我在老家一些同学和朋友的朋友圈中看到一篇网文,标题是“其实,这些才是唐山的样子。。。”

  文章图文都挺简单的,就是罗列唐山人耳熟能详的一些内容:文化悠久,物产丰富,抗震精神,中国近代工业摇篮,北方瓷都,评剧皮影乐亭大鼓。。。。。。发文的公号之前平均阅读量四五千,但这篇拒绝污名化唐山的稿子,发布当天就快速冲上10万+。

  那么多唐山人转发点赞,我想,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标题,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2016年举办世园会后,南湖生态公园成为唐山的新名片。南湖原址,是开滦130多年煤矿开采形成的沉降区,既是这个重工业城市的地貌疮疤,也是环境污染市容脏差的现实印迹。但改造后的南湖,疫情前我去过,绿地湖光,意境优美,不是虚夸。

  本地人越来越喜欢向来唐山市区玩的朋友推荐南湖,因为南湖大、美,更因为它新。

  地震、钢煤水泥、雾霾弥城,还有实际并不是唐山人的赵丽蓉以及她老人家那口唐山话,长期以来都是外地人眼中的唐山标签。

  但这座城市正在转型在求新,市容变得更加整洁,空气在变清新,产业结构也在优化。去年唐山GDP总量再次排名全省第一,资源密集型的第二产业持续淘汰落后产能,第三产业产值稳步上升。唐山受惠于资源丰富,但在力求摆脱资源型城市弊病的困扰。

  南湖只是唐山一隅,但它是这座城市求新求变的一个缩影。

  12日以来,一场“雷霆风暴”专项行动正在唐山全面拉开。知耻而后勇,唐山人自己也期待家乡社会治安能够为之一新,更希望“雷霆万钧尽锐出战”的短期行动能跟长效机制结合起来,带来政清人和长久安宁。别再打黑除恶破伞好几年,一朝事发“原来还在解放前”。

  接二连三的事件暴露出唐山灰色的一面。但这不是它的主要面貌,更不是它的全貌。

  错的是施暴者,不是唐山这座城市,不是勤恳向上古道热肠的唐山父老乡亲。强烈要求严查严惩,但别对唐山搞地域黑,搞污名化。这始终还是一座从灾难中涅槃重生的英雄城市。

  来源:补壹刀/刀剑笑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540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补壹刀:我是唐山人 我有话要说!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