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亚洲 / 正文

亚太局势:为什么澳大利亚要宣告太平洋“新时代”

  • 蒂凡尼·汤布尔(Tiffanie Turnbull)
  • BBC记者,发自悉尼
 
125021377_gettyimages-1366703985_62a0ec5700493
阿尔巴尼斯的新工党政府已经宣布,澳大利亚与太平洋各国将迎来新时代。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澳大利亚长久以来都被很多太平洋国家看作是“大哥”,但是其近年的取态一直令这个“大家庭”四分五裂。这正是该国新一届政府想要改变的一点。

“你声称太平洋诸岛是你的兄弟姐妹,然后却在你的兄弟姐妹有麻烦的时候视而不见,”悉尼一座教堂的澳籍汤加裔负责人阿里莫尼‧陶莫佩(Alimoni Taumoepeau)说。

有人说,这当中最显著的例证,就是往届澳大利亚政府对于气候变化应对行动的不情愿。

“它对太平洋岛国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危机——而是一个紧急状况,”陶莫佩牧师说。他形容他的祖国是一个正在下沉的天堂岛屿。

在太平洋各地,海平面上升、气旋、风暴潮乃至干旱,都正在令日常生活“非常艰难”。

图瓦卢前总理埃内莱·索波阿加(Enele Sopoaga)曾在2019年评价当时的莫里森政府,指太平洋诸国基本上是被告知“拿钱……然后闭嘴,不谈气候变化”。

那是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的澳大利亚新政府所希望摒弃的思维模式。事实上,这一届政府已经宣布澳大利亚在太平洋事务处理上将迎来一个“新时代”。

很多事情都取决于澳大利亚在这个地区的外交关系稳固程度。它的很多邻国都位于太平洋,而澳大利亚要依赖它们来抵御中国的影响,而后者被它视为国家与地区安全的巨大威胁。

于是,新政府计划如何将这些拼图组合起来?

弥补气候问题“错失的十年”

尽管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保持着良好运转,但是一些分析人士称,该国的形象却已经因为其在气候变化上的立场而严重受损。

历史学家、作家帕特丽西娅·奥布莱恩(Patricia O’Brien)指,好几个国家领袖都就这一问题,对前一届澳大利亚政府“大加鞭挞”。

她还指出,新上任的自由党领袖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曾被镜头捕捉到拿海平面上升对太平洋岛国的影响来开玩笑,而当时的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还在他旁边一起笑。

“太平洋各国都没有忘记那件事,”奥布莱恩博士说。

2019年,斐济总理法兰克·姆拜尼马拉马(Frank Bainimarama)曾经炮轰时任总理莫里森,指其“非常有冒犯性和高姿态”,并在上月再度指责他称斐济是澳大利亚在太平洋的“后院”。

“斐济不是任何人的后院——我们是太平洋大家庭的一分子,”他说。

但是奥布莱恩表示,随着工党当选执政,并承诺通过更快地减排来“弥补”在气候应对行动上“错失的十年”,澳大利亚在区域关系中最关键的压力已经消失了。

新任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表示,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她对挥之不去的殖民者心态有“个人的体会”,并承诺会带着更多的尊重与太平洋各国对话。

她还宣布,新政府将对真实存在的气候变化应对“更投入”。

“我明白,在过去的政府治下,澳大利亚忽视了自身应对气候变化的义务,漠视了我们太平洋大家庭对行动的呼声,”黄英贤上周在斐济演讲时这样表示。

“我想向你们保证,我们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们会与太平洋大家庭肩并肩应对这场危机。”

黄英贤宣布,澳大利亚将设立“澳太气候基础设施伙伴关系(Australia-Pacific Climate Infrastructure Partnership),以支持在太平洋诸国和东帝汶与气候相关的基础建设和能源项目”。

对华措辞将趋缓和?

在太平洋诸国的首要关注事务上展现出进展的同时,澳大利亚也希望能够说服这些国家,反过来帮助澳大利亚应对它的关注点:中国。

上周较早前,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这个地区开展了自己的马拉松式访问。

澳大利亚随即也展开了对应的访问行程,派出黄英贤前往斐济,加强与“太平洋大家庭”的联系,当时她刚刚上任几天。

此次出访正值中国在今年较早前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一份广泛的安全协定之际,引发外界对中国于该地区加强影响力并可能建立军事基地的恐惧。

北京向太平洋各国提供快速援助或借贷,以及警务支援等支持,但是当中很多被批评是“债务陷阱”。

阿尔巴尼斯政府表示,这一状况是其前任在太平洋“掉球”失误的明证,给北京打开了大门,来威胁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但是,莫里森为其政府的做法辩护称,他们不可能“大步流星地到太平洋各国领导人面前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

政治分析家里查德·赫尔博士(Dr Richard Herr)表示,这是事实,但是上届政府关于中国在该地区事务的说法,很可能不利于其实现目标。

莫里森曾经指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基地对澳大利亚来说是“红线”,之后国防部长达顿又说,澳大利亚要准备好开战。

赫尔博士表示,这些措辞令澳大利亚显得“过度敏感”和“反应被动”。

他说,澳大利亚将不得不接受,北京无可避免要在太平洋扮演某种角色,而新政府将需要令自己变成更具吸引力的伙伴。

“我们做什么都不可能将中国排挤出这个地区。”

这不现实,因为太平洋各国也会从其他国家接受援助,并寻求建立它们自己的友好关系。

通过移民加强联系

但是,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太平洋研究院的联合主任乔治·卡特博士(Dr George Carter)表示,新政府要更好地加强与太平洋各国的联系,最可见的方式就是改变移民政策。

澳大利亚已经承诺严厉打击对该国季节性工人计划(seasonal worker programme)的滥用,转而让持有较长期签证的太平洋各国劳工携同家人进入澳大利亚,以及每年向太平洋岛国公民提供3000个永久居留签证。

卡特表示,这将令他们的家人获得工作和教育的机会,他们当中很多人会汇款回自己的祖国,从而刺激他们国家的经济。

澳大利亚国内的太平洋岛国社群扩大,是一件互利的事情——它能加强澳洲与这一地区的联系,而且是中国至目前为止无法与之竞争的方面。

“一些岛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系,已经比和中国强大得多……(但是)要打开准许移民进入之门,这将是非常受欢迎的政策。”

澳大利亚还作了很多其他承诺——包括在未来四年额外增加5亿澳元(2.89亿英镑;3.635亿美元)援助,重振地区广播,还有一所由澳大利亚运营的新防务学校,为太平洋军队提供训练。

延续,而非改变

但是,专家表示,这个承诺下的新时代,总体上并不如黄英贤所表达的那样激进。

澳大利亚前高级外交官詹姆斯·巴特利(James Batley)指,澳大利亚与太平洋各国的关系仍然牢固。

前任政府的援助和发展项目收效不俗,其在全球大流行疫情期间的支援也是——无论是财政援助还是像防护服和疫苗等关键用品供给都是。

“将会有很多的延续性。澳大利亚在处理这一地区事务的政策上,也有很多必不可少的两党合作,”巴特利说。

但是,陶莫佩牧师表示,即使是一个细小改变的承诺,也足够给太平洋岛国社群打开“希望之窗”,无论是在该地区内还是在澳大利亚本土。

125008213_moni_62a0ec575b799

陶莫佩牧师表示,现在他们听到了改变的承诺。图像来源,UNITING CHURCH NSW/ACT

 

“我们过去非常受伤害,是因为这个政府不想听我们的故事,”他说。

“大哥有时候就是这样——不是和太平洋各国对话,而是他们说,太平洋各国听。但是(这个新政府)愿意合作,所以我们非常期待这样做。”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8197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亚太局势:为什么澳大利亚要宣告太平洋“新时代”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