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美国现状:民主党分歧 共和党分裂

 

By | Eric
 

民主党内部有一些相对激进的团体,包括 Battle Born Collective,Justices Democrats, Sunrise Movement 等,上周出了一份报告,阐述了他们对拜登总统执政 100 天的看法。他们肯定了拜登推出的纾困计划,工作计划和家庭计划都有助于美国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表示了对拜登的支持。但在报告的结尾部分,他们表示,“我们和拜登的蜜月期,结束了。”

民主党和共和党相比,是一个相对更躁动不安,更为松散的组织。民主党内部从温和派到激进派的跨度比共和党要大很多,因此内部意见分歧也较大。拜登之所以最终在 2020 年被民主党选中为总统候选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资历。在拜登长期的从政历史中,他被认为是具有和民主党内部的左右两派都有较好的沟通能力的人。

但毕竟激进派和温和派有着很大的理念不同。他们在同样一件事上的看法,往往南辕北辙。比如对于拜登在前三个月取得的成就,激进派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窗口,这时候民意的支持率高,更有助于推进一个类似小罗斯福总统或者林登约翰逊总统那样的彻底改革。小罗斯福总统建立了美国基本的社保制度,约翰逊总统建立了今天的 Medicare 和 Medicaid,那么拜登总统的历史任务,就是要建立免费的高等教育和促进更进一步的社会公平。

但是这些激进派可能忽略了一个现实问题:小罗斯福时代和约翰逊时代,民主党在议会中几乎没有任何阻力(他们更多的阻力来自最高法院)。而今天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Filibuster (冗长辩论)的存在使得民主党要推行自己的政策举步维艰。民主党内部还有两名参议员不赞成废除 Filibuster。而拜登本人对 Filibuster 的改革也相对温和,他只希望进行有限的改革,而不是彻底废除 Filibuster。这使得激进派的民主党人非常不满,甚至非常愤怒。

而于此相对的,温和派的民主党人呢?他们更希望将拜登已经取得的成功,作为谈判的筹码来赢得共和党的部分支持。换句话说,他们已经决定和共和党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以换回美国历史上健康的两党合作的政治氛围。他们成功地说服了拜登暂时放弃了提高联邦最低工资的做法,也成功地使拜登的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期限,从竞选时的 4 年,延长到现在的 8 年时间。

但温和派也可能忽视了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今天的美国政治氛围已经完全不同于上个世纪,甚至不同于十六年之前。严重的 polarization(不是 extremization)  和身份政治,使得共和党已经失去了弹性。要争取共和党的支持,变得非常的不可能。美国目前内部的政治对立,恐怕很难从单方面的让步和妥协来得到缓解的。

目前拜登总的来说更倾向于激进派的民主党人,除了在 Filibuster 的问题上引起激进派不满以外,激进派对拜登还是持肯定态度。年轻的民主党议员 AOC ( Alexandria Ocasio-Cortez)甚至表示:“拜登的表现甚至超过了我们进步派的期待。我虽然还是认为拜登的基建计划规模还不够,但我认为他的看法还是对的。” 但是,他们依然有很多主张亟待拜登总统的支持,而看上去这并不容易。比如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到 15 美元/小时,扩大Obama 医疗的适用范围,通过选举权法,消除共和党州对选民投票的压制等等。因为这些都最终会落实到拜登对 Filibuster 的态度上。

民主党对于自己的弱点,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们总是在关键的问题,比如气候问题上,由拜登和桑德斯共同挑选人选组建一个委员会,目的在于事先统一立场,达成共识。另外也可以看出,在拜登挑选内阁人员和总统班底时,拜登也加入了很多年轻的激进派民主党人,因为他们毕竟代表了未来的方向。拜登在政策制定上也尽量照顾双方的要求。比如纾困计划更倾向于激进派的主张,而减排措施和投入上,则更倾向于温和派的立场。虽然年轻的激进派依然不满,但他们已经学会了接受现实,支持拜登目前是他们的选择。但这不意味着拜登可以一直忽略他们的存在,因为这些人的政治热情和能量,都是巨大的。

而相对于内部分歧还能相互包容的民主党来说,共和党内部的对立则更加充满敌意。上周,共和党大佬罗姆尼( Mitt Romney) 在犹他州的一次共和党内部集会上,讲到自己不喜欢前总统川普的一些品质,被下面的部分听众大声起哄。他们高声指责罗姆尼是“共掺谠”,是“叛徒”,以至于最终大会主持人不得不出来维持场面。

在共和党内部,是否支持川普,成为了泾渭分明的两股力量。

共和党的第三号人物,共和党党主席李兹·切尼( Liz Cheney ,其父为小布什总统的副总统迪克切尼)多次被要求下台。反对者认为一个反对川普的人,是不能领导共和党的。

在德克萨斯,11 名参加众议院特殊选举(此席位上的共和党议员 Ron Wright 2 月死于 Covid 19)的共和党候选人争先恐后地赞扬川普以争取选民。

温和派的共和党人依旧呼唤从前的价值观,缅因州的参议员 Susan Collins 说,”我们不是某一个人的政党,我们是一些共同理念下的政党。这些理念团结了我们,我们不是被某一个领袖所领导的。“

川普在共和党内部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目前依然有 2/3 的共和党人认为川普是正确的,没有任何其他共和党人的威望可以和他匹敌。川普明确表示说,将使用自己的影响力来惩罚那些敢于反对他的共和党人,他要让他们在 2022 年中期选举中付出代价。

共和党的这种分歧局面有些微妙。支持川普似乎成了某种共和党内部的政治正确。这个意思是说,共和党人在谈到川普的时候,他们必须公开表示支持,但这可能并不总是真心的。因为在一次对 Liz Cheney 是否还应该连任党主席的秘密投票中,大多数共和党人却支持了她的连任。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情况。

共和党内的激进派,像密苏里州的 Josh Hawley 也被边缘化。川普的忠诚战士,佛罗里达的 Matt Gaetz 议员和佐治亚的 Marjorie Greene 议员在出现个人麻烦的时候,大多数议会中的共和党人保持了奇怪的缄默。似乎大多数共和党人并不愿意和川普党走得太近,但需要表态的时候,他们别无选择。

为什么共和党会沦落为川普党?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因为川普无论从行政经验还是行政能力,甚至个人魅力来说,都远逊于共和党目前的一些精英人物。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川普敢于公开煽动人们平时不敢煽动的内心的恶意。比如白人至上,比如美国第一美国孤立,比如严厉打击非法移民,比如大力宣扬基督教,比如直接喊出 China Virus,Kungflu,比如直接把国家税收大幅砍掉,同时砍掉医保这样的福利等等。这种恶的释放,有时候很吸引人,正如希特勒释放了德国人对盟国的仇恨,XXXX领导人释放了穷人对富人的仇恨。这种释放的一个明显效果是:大大地吸引了支持者参与政治的热情。这一点,对于共和党来说,至关重要。

从大的方面来看,共和党变得越来越虚弱,力量变得越来越小。这一趋势大约是从本世纪初开始的。民调中的民主党人和倾向于民主党人的比例越来越高,现在基本上已经稳定在 50% 左右,而共和党人和倾向于共和党人的比例,萎缩到了 40% 左右。本世纪初的时候,两者是基本相当的,而现在民主党出现明显占优的局面。目前注册为民主党人的人数,比注册为共和党人的人数高出 1200 万人,或者说,高出 30%。共和党面临的危机,是被时代抛弃的危机。

这种情况下,生存是第一位的,谁能让他们生存,他们就会选谁。这是基本的人性,这也是川普能够胜出的最根本原因。但老一辈的共和党人还有自己的政治信念,他们也看不上川普的粗鄙。所以这种裂痕,相对于民主党内部的左右之争来说,显得更为本质和更加无法弥合。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844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美国现状:民主党分歧 共和党分裂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