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大温黑帮“瞄准”有钱人家的小孩:14岁男孩命丧华人区!

加拿大皇家骑警正在调查素里市在24小时内发生的两次致命枪击事件,死者分别只有14岁和19岁。

图源:Burnabynow

 

2020年12月29日,才19岁的青年迪希西(Harman Singh Dhesi)在137A Street和90 Avenue的惠利区(Whalley)遭到枪击,被紧急送医后还是没能挽回生命。

Frank Jang  图源:surreynowleader

 

然而当天晚上7时30分左右,又有一名14岁的本拿比少年在吉尔福德社区(Guildford)内148A街被人枪杀。凶杀案综合调查小组(IHIT)Frank

Jang说,这名少年当时刚下了出租车,不久即被枪杀,出租车司机留在现场协助调查。“我们认为受害者是有目标性地被杀害。正努力找出他被杀害的动机。”而遇害少年还是警方熟悉人物。

Guildford区是北素里知名的华人区,住着大量的中国移民,消息一出,华人圈里议论纷纷。又过了几个小时,同样还是在素里市又发现一辆汽车着火,警方正调查烧车是否涉及枪击案。Frank

Jang说:“我们需要社区帮助,需要目击者,需要带有行车记录仪视频的人,如果你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例如在该地区有车辆加速行驶离开,我们都需要这些信息。”

 

还不确定烧车与命案是否有关

迪希西是警方熟悉人物,据信这是一宗有目标的死亡袭击案件。调查人员正努力确认可能的动机。

Frank Jang说,对于命案和被燃烧的汽车之间是否有联系,还有两宗命案是否有关联,目前都未能下定论。“当然,出于谨慎考虑,我们不能冒然下结论,但将其视为有可能的联系。”

图源:RCINEWS

 

IHIT正在与素里皇家骑警主要犯罪科合作处理这两宗案件。Frank Jang说,以上提及的任何地区若有相关行车记录仪的人都应与调查人员联系,让警方尽早采取行动,确保能抓紧时间敏感性和易丧失的证据。自11月29日以来,素里共发生了4宗致命枪击事件,当时29岁的罗思西德(Riyad Rasheed)在购物中心外被枪杀。

警方说,这次袭击很可能与“低陆平原”帮派之间的冲突有关。至于在12月3日在车中被发现死亡的29岁贝恩斯(Lisa Ellie Marie Baines),调查员最初认为是撞车引致,但后来则确定是枪击致死的凶杀案。如有上述案件资料的市民,可致电1-877-551-4448或CrimeStoppers,以匿名方式提供线索。

 

BC省青少年帮派为啥与众不同?

加拿大大温哥华郊素里市是个青少年帮派犯罪问题严重的城市,但这里并不是帮派团伙活跃的沃土贫民区,而是中产阶层聚集的地区。统计数字显示,2017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与帮派团伙有关的46起杀人案件中有超过一半发生在大温及附近地区,其中7起在Abbotsford市、6起在Surrey市、6起在列治文市Richmond 市、5起在温哥华市。

富裕的素里市

素里市居民家庭平均收入$68,060加元,明显高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家庭平均收入$61,280加元的水平,这里独立房的平均房价是110万加元。

在街头夜班执勤的警官Ryan Schwerdfeger说,他刚刚检查的一个帮派团伙头目是否遵守了夜间不许出家的禁令,这个25岁左右的帮派头目并没有用其贩卖毒品的收入买自己的住宅、而是仍然住在父母家里。

 图源:RCINEWS

 

Ryan Schwerdfeger警官认为,素里市的青少年帮派团伙与美国帮派团伙有很大的不同,这里青少年们不是为了生存去加入帮派团伙,帮派团伙也不是按照街区地段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加入素里市帮派团伙的青少年们没有生活贫穷这样的问题,他们中很多来自中产或高收入家庭;虽然可能是自新移民家庭,但他们的父母是带着钱来加拿大的,买下一百多万加元的住宅、买好车,孩子们想要什么父母都给买。

找寻归属感“家”

专家们指出,素里市这些家里不缺钱的孩子参加帮派团伙不是生活所迫,而是为了寻求归属感、或者为了模仿社交媒体上帮派团伙成员的生活方式、或者是受朋友的影响糊里糊涂地成了帮派成员。

 

图源:DAYU NEWS

 

但与其他城市犯罪团伙相同的是,素里市的帮派团伙也卷入贩卖毒品、街头枪战等犯罪活动;一旦成为帮派团伙成员,要想洗手退出也是难上加难。

 

暴力

今年22岁的男青年Ary Azez十几岁时就参加了素里市的一个帮派团伙,他身边的7个伙伴或者死于枪战、或者死于毒品过量。刚开始他看见朋友被打伤流血还打哆嗦,到后来麻木到见到血腥场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程度,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图源:DAYU NEWS

 

当然,死于枪弹年轻人的家人们的痛苦和悲伤却是没有尽头的。如果年轻人厌倦了帮派团伙的生活想退出,他们会发现帮派团伙是进来容易、出去难。除了直接威胁之外,有时帮派团伙还会上演蒙面打劫的戏码,在想退出的成员在街头贩卖毒品时打劫抢走其毒品,然后迫使其继续工作以还清损失毒品的债务。

图源:ybyg

Ary Azez最后离开帮派团伙是因为他被所在的高中开除了,他可以作为局外人观察帮派团伙成员的生活,他发现这是一种愚蠢而没有前途的人生道路。他后来参加了一个名叫“兄弟姐妹互助项目”Yo Bro Yo Girl Youth Initiative的组织,帮助中小学学生远离帮派团伙。

 

帮助中小学生

Ary Azez回忆说,他小时候上学时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是午饭休息时留在教室里与那些书呆子学生们一起下棋,或者是到外面与那些特酷的学生们一起抽烟、打闹、玩耍;对大多数学生们来说其实就只有一种选择,这就是到外面去成为本校帮派团伙的一员。

 

图源:DAYU NEWS

 

专家们指出,要解决Surrey市的帮派团伙犯罪问题,就先要了解Surrey市帮派团伙的特殊性,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帮派成员共进退的黑帮团伙,比如美国芝加哥的黑帮团伙、加拿大的地狱天使帮派团伙等,Surrey市的帮派团伙应该属于是贩卖毒品的年轻人组织。

本文所有内容未经版权方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她乡LaChic

责任编辑:林伯儒

平台:温哥华头条

微信ID:Vancouverheadline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大温黑帮“瞄准”有钱人家的小孩:14岁男孩命丧华人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