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孟晚舟案:海关督察多次失忆 华为高层料真相可大白

孟随行保安首次戴口罩

孟晚舟于昨日上午9时30分现身卑诗最高法院,戴粉红色口罩,身穿黑色连衣裙配黑色高跟鞋,快步进入法庭。鉴于现时新冠疫情严重,随行保安首次戴上口罩。

疑取走孟晚舟电子设备交FBI 退休华裔骑警拒出庭接受盘问

一名退休华裔皇家骑警警长,在咨询过律师后,拒绝出庭接受孟晚舟的律师盘问。孟晚舟的律师相信,该证人可能可以证明加方与FBI合谋对孟晚舟进行了秘密刑事调查,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

中国华为副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盘问证人程序昨日再在卑诗最高法院聆讯,进入第三、第四名证人传唤程序。

孟方律师帕克(Richard Peck)向主审法官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列出接下来三周将接受交叉盘问的证人名单。其中提到,原本在名单上的皇家骑警退休警长Ben Chang在经过与其法律顾问的讨论后,拒绝出庭。

帕克强调,这一变化令辩方担忧:“他拒绝作证可能会导致许多后果”;帕克指,会将Ben Chang拒绝作证一事,作为明年2月提交的有关孟晚舟宪章权利遭到侵犯指控证据中的一部分。

据先前的法庭材料,在孟晚舟于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捕时,Ben Chang担任卑诗骑警打击洗黑钱行动小组(Financial Integrity Unit)负责人,辩方希望他的证词可以解答有关执法部门在获取及交换孟的电子设备序列号和其他技术信息上的疑虑,不排除可以证明加方与FBI合谋对孟晚舟进行了秘密刑事调查,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

孟方律师指,Ben Chang涉嫌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要求下,未经过两国司法互助协议的正当程序下,将孟晚舟电子设备的技术信息发送给了美方,。

但在一份此前递交给法庭的宣誓书中,Ben Chang否认曾与FBI共享过信息。就此,孟方律师指,根据法庭调取其他警员笔记显示,警员Janice Vander Graaf曾称,同事Gurvinder Dhaliwal告诉她,当时负责调查的Ben Chang确实通过电子邮件将孟晚舟手机电话卡、电子设备序列号、移动设备国际识别码等资料,一并发给了FBI探员John Sgroi。

Ben Chang拒绝作证,围绕“是谁将电子设备信息透露给FBI”一事,将无法得知详情。不过,在试图动摇骑警证人信誉上,孟晚舟一方取得了有利进展,他们指出,上述三份宣誓书中存在“实质性矛盾”,更讥讽三名警员上演了一场“信用竞赛(credibility contest)”。

昨日,第三名证人、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督察麦克雷(Bryce McRae)继续出庭作供。他表示,边境服务局(CBSA)在取走孟晚舟的电子设备上,没有收到其他机构的指示。他称自己是于10月末出庭的前一名证人、CBSA官员科克伦(Scott Kirkland)的上级,但在扣留孟晚舟一事上,自己极少参与。

边境局督察多次失忆“不记得”

在面对孟方律师达克特(Mona Duckett)关于孟晚舟逮捕当日边境局内部如何作部署时,麦克雷多次用“不记得了(can’t recall)”来回答,他的声音含糊,多次被法官要求覆述答案。

达克特对麦克雷的回答非常不满,几次以严肃的口吻要求他以“是或否”来作出“适合庭审场合”的回答。她更怀疑,麦克雷在“接受长官哪些建议”上捏造了证据,并指出,边境局在扣留孟当日,没有记下详尽的会议纪录,有绕过自由资讯(FOI)法例之嫌;她更称,麦克雷实际上是一名外围参与者(peripheral player)。

第四位证人是在边境局工作了13年的时任署理高级督察德隆(Sanjit Dhillon),他下午出庭,接受检控律师卡斯利(John Gibb-Carsley)质询。德隆表示,在就犯罪及国家安全问题判断来者能否入境时,边境局可以使用开源信息(open source info)——例如Google上的搜索结果。他强调,虽然孟晚舟在抵达温哥华当日是为转机去墨西哥,但按照规定,就算不在本地停留的外国人,只要站上加拿大领土,边境局都有权进行检查,并判断是否获准入境。

德隆表示,当日他被指派与督察麦克雷一起负责针对孟的第二度检查(secondary inspection),包括询问她有关华为在伊朗业务上的欺诈指控。德隆说:“我知道我们总要在某个时候拦截她,因为有逮捕令(Have intercept her at some point, because there’s a warrant)。”

德隆表示,在孟晚舟降落前几个小时,骑警曾要求在登机口拦截孟,但他和麦克雷均予以拒绝,并坚持由边境局先对孟晚舟进行第一阶段的检查,再由骑警介入。被问到为何作出这样的安排时,德隆回答:“我们(CBSA)就是这样受训的。”

在被检方问及使用了哪些“开源信息”判断孟晚舟的身分时,德隆指,他在孟晚舟抵达前,搜索了华为的维基百科页面,发现公司涉及间谍活动、违反美国经济制裁令、以及在出售给别国的产品上安装后门等争议。

德隆作证指,边境局判断对孟晚舟入境有“特定的安全疑虑(specific security concern)”,曾致电国家安全部门,对方提出,希望边境局向孟晚舟做出下列询问:“你要去哪里?在每个地点待多久?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德隆续指,当日问孟晚舟华为是否在美国出售产品时,遭到否认。“然后我问她,为什么你们不跟美国做生意?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说,按照你的首席财务官身分,我不太相信你不知道。于是我又换了种问法,她安静了一阵子才回答说——因为美国政府对华为产品有安全疑虑。”

德隆回忆,孟晚舟被盘问时,整体态度镇定、坦率,直到被问到有关安全问题时,才变得有些吞吞吐吐(closed-off)。另外,德隆表示自己从未直接向孟提及她所面临的引渡逮捕令及美国对其的指控,“她如果想起来的话,我想让她自己说。但最后在谈及该话题前,询问就结束了。”

德隆的作证将于今日下午继续,卑诗最高法院将于本周、11月23日起的一周、及12月7日起一周内,继续传唤边境服务局及皇家骑警相关证人出庭,以了解逮捕孟时是否涉嫌滥用程序。在Ben Chang拒绝出庭的情况下,接受交叉质询的证人减为9人。

华为高层强调公平听证 证人供词矛盾 料真相可大白

华为企业事务副总裁维尔施(Alykhan Velshi)昨日出席旁听聆讯,他指出,目前仍处在证人传唤程序的早期阶段,却已经见到各证人的证词出现矛盾。而证人拒绝出庭作供,亦令人深感忧虑

而昨日更了解到一位证人(即退休骑警警长Ben Chang)拒绝上庭,这令人深感忧虑。“每个人都有权得到公平听证的机会,而是否公平取决于所有证据均被呈堂,而不仅仅是某一方想要呈现的局面。”

维尔施更指出,涉事机构的错误已不能仅用“办事草率(sloppyness)”来形容,种种不当行为反映出,这已成为一种行为模式。

华为对加拿大法律体系有信心,相信不久后孟晚舟案会真相大白。

维尔施透露,目前孟晚舟非常顽强、坚毅,除了处理首席财务官工作及诉讼事项外,她亦关注身边的家人,“她的孩子即将上大学。”

拒预测拜登上场后情况

被问及拜登政府是否将扭转中、美、加三方关系局面时,维尔施表示,拜登与特朗普的性格大相迳庭,但在目前的政权过渡时期,还无法对两位总统的风格做出预测,要到未来几个月,方能知晓拜登政府在处理美中、美加及加中关系上的措施为何。

在预测新总统上任后的美国对华为关系方面,维尔施昨天表明态度:“华为一直希望以事实作为评价依据,显然在特朗普政府时期,情况并非如此。”

但他态度谨慎,不愿谈及更多揣测性话题,只指对拜登的国际战略预期与大众并无二致,唯一较确信的是,拜登政府会更倾向于建立调解性的同盟关系,而非执着于激进的单边主义策略。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孟晚舟案:海关督察多次失忆 华为高层料真相可大白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