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逼着华人表忠心,加拿大会成为下一个澳大利亚吗?

 
 

10月14日,澳大利亚政客歧华再上一个台阶,当天,澳大利亚参议院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希望就外来移民如何融入当地社会的问题听取各方意见。但澳大利亚自由党参议员阿贝兹(Eric Abetz)竟要求参加听证的澳国华裔公民在听证会上“攻击中国”,以自证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

 

虽然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表示,澳大利亚在捍卫国家利益的同时也应该避免造成种族恐慌,该议员的这一行为很“恶心”,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6日在回应该风波时表示,澳籍公民坚守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是“正常做法”,这一回答进一步引发争议。

 

澳保守派参议员Eric Abetz被指煽动种族麦卡锡主义,但他拒绝向华裔公民道歉(图源:The Guardian)

此事不仅引起澳洲华人的广泛关注,远在加拿大的华人也普遍的心中一紧。

 

因为,同为将昔日“异域”作为今日安身立命的“新乡”的华人,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懂得的。尤其是当三位被质疑忠诚度的华裔是澳大利亚华人群中的精英时,这种感觉尤其令人忧心。这三位无论是资历,还是影响力,都是华人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杰出代表:一位是地缘政治专家、澳大利亚知名智库Per

Capita高级研究员奥斯蒙德·邱,一位是曾在总理办公室和内阁工作过的老牌中国问题分析专家姜云,最后一位则是墨尔本副市长候选人、澳大利亚工党党员邹慧心

 

 奥斯蒙德·邱(图源: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连这些在主流社会混得风生水起的华人,都要被白人议员当面无礼质疑,普通华人的地位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记错,新冠疫情后,澳大利亚的媒体是第一批用“中国病毒”来定义新冠的西方媒体,随之而来的是对华裔孩子上学的歧视。

 

 

接着,这股攻击华人的潮流便波及各个层面。好在澳大利亚华人中有硬骨头,袁祖文就是一例。作为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袁祖文先后组织了大量物资支援中澳两国抗疫,但他的善举被当地主流媒体刻意抹黑。面对无所不在的污名化和歧视,袁祖文不惜倾家荡产,拿起法律武器抗争,最终成功逼得主流媒体向他及华社道歉

 

 

图源:7News

虽然袁以个人之力为华人赢得一份尊重,但澳大利亚的歧华形势仍然严峻。上述逼华人“表忠心”就是鲜明一例。

 

实际上,加拿大也有这种暗潮在时时涌动。前不久,《环球新闻》将华人自愿购买口罩送往中国支援抗疫与中国国家行为联系起来,就是刻意抹黑华人,制造社会分裂的明确例证。相关报道自始至终,也在质疑着加拿大华裔对加拿大的“忠诚”。

 

《环球新闻》这篇文章现在依然没有撤掉

 

实际上,就常识而言,一个移民国家,由于族裔众多,文化差异巨大,国民的国家认同感更为重要。既然选择了移民到这里,相信大部分人是认同移居国的,否则也不会来。

 

另外,就文化及社会生活而言,因与祖籍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绝大部分移民也都希望祖籍国与新居国能搞好关系,比如印裔希望加印关系良好,菲裔希望菲加关系良好,华裔希望加中关系良好,等等(那些满怀恨意,只希望祖籍国倒霉的,毕竟是极少数)。当祖籍国与新居国关系紧张时,夹在其间的族裔便左右为难,为修复双力关系而竭尽全力;当祖籍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紧张时,也都希望新居国能发声支持自己的祖籍国。这些都是发生在移民群体中的日常,与忠不忠诚没有半点关系

 

少数族裔声援难民政策(图源:AsianNews)

 

比如,当初南海仲裁案发生后,在菲裔活动下,加拿大选择站在美国一边支持菲律宾,要求中国接受南海仲裁结果,结果加拿大政府的声明得到菲裔的欢呼,让加拿大的华人感到失望。类似这一类事件中,并没有人质疑菲裔或其他族裔对加拿大的忠诚问题

 

而今,面对疫情,为何又独对华裔,质疑其“忠诚度”问题来了?

 

其中原因极其复杂。能让政客和新闻媒体无视“族裔平等”“反种族歧视”的基本的政治正确,而对华裔随意抹黑、指责,就基本面来说,有三个大的层面:

 

 

是中国迅速崛起和西方多年停滞造成的巨大张力。如果说2008年之前中国的发展仍然能被西方所接受,是因为那时的西方人仍可以保持高高在上俯视中国及中国人的优势;那么2008年之后,这种差距虽然仍然存在,但西方人已经发现自己不能再优雅地端着咖啡对中国评头论足了,中国已经表现出随时超越西方的种种可能。这让西方社会顿感不适,甚至是一种威胁——就像以前街边根本没人瞧得起的穷人家的老二现在成了富豪,邻居们由下眼皮瞧人必须变成恭敬问候,甚至是必须请到家里当座上客一样。那真是浑身的不自在。

 

图源:Twitter

 

是对当地政府的认同感下降,政客面临的质疑增大。尤其是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表现出强大的全民防控体系及成果,让西方国家的政府备感压力,尤其是他们赖以自信的制度优势受到挑战;而海外华人受中国现实影响,在自觉严格防控的同时,出于善意向当地提供抗疫物资,甚至向当地政府提出各种建议,在一定程度上,映衬出当地政府防控方面的一些问题;面对质疑,政客们首先觉得华人对他们的认同感下降,为了转移压力,于是他们将对政府和政客的认同问题转移为对于整个国家的认同,拿出所谓的“忠诚”问题来抵挡质疑,转移视线,引导民粹。

 

 

是华人社群过往在社会议题上长久沉默,几无话语权,向来就是率先歧视打击的对象。这方面就不用多说了,如果谁认为华人在当地社会议题中很有影响力,政客们都很重视华裔,举个例子来。

 

一个反证是,试问,当今的澳大利亚、加拿大,甚至是美国,有谁敢质疑印裔的“忠诚度”?又有谁敢质疑西亚裔的“忠诚度”?——我们到处可见的,是其他族裔对于母国的坚决支持,或者对于母文化的强力捍卫。以至有政客投其所好,在已经有了人权宪章并运作良好的情况下,又假以民主,提出并颁行有利于某一特定族裔或族裔的特权法案,M103其实就是一个特权法案。

 

无论是在澳大利亚,还是在加拿大,华裔人口都超过所在国总人口的5%,是这两个国家最大的少数民族。而且华人居住地相对集中,如果投票,按理很容易形成局部选票优势。但可叹的是,这种现象并没有出现。比如2018年的选举中,华人人口超过50%的加拿大列治文,华人市议员只有两位;温哥华更是没有华人市议员。相反,政客们在收割华人的赞助资金之后,往往对华人不闻不问。究其原因,华人入籍率太低,而已入籍的华人中,投票率也很低

 

比如,2011人口统计中,加拿大卑诗省440万人中有10.7%的华裔,但有公民权的华裔比例仅为8.9%。这几年,涌入的华人更多,但选择入籍的更少。看似人多的华人,一旦遇到事关社会发展进程的选择时,基本失去话语权,就算有华人政治人物跻身各省政府,也多是因为政党需要,是政党将其带入话语圈作一个花瓶,而非华人影响力决定。

 

而由政党选择的华人政客,在政治议题上的,也基本上听党指挥,当华人权益与主流社会产生冲突时,他们基本上没有可以依仗的华人票池来为华人争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一旦发生事关亚裔的种族歧视问题时,华人政客要先说服本党领袖表达立场,然后自己才能跟进,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原因——这已是难能可贵,在夹鏠中千方百计为华人求保护了。

 

总之,一句话,自己不参与,自己不争气,自己要率先当个软柿子,那被踩一脚的命运就成为必然 

 

至于,加拿大会不会成为澳大利亚,也要华人“表忠心”?个人认为,那是必然的,如果我们再不觉醒,再不从我做起,再不拿起手中的选票,那是注定的结果。

 

至于那些还在犹豫要不要入籍的,或者干脆不想入,就要在这边好山好水地过自己日子的人,建议还是回国去吧。一则您在这边稀释了华人的凝聚力和影响力,二则现在中国发展那么好,社会那么安全,没人骂您歧视您冲您吐唾沫,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借崔哥一句话:要是现在这时候问我还移民美国吗?我傻呀,中国发展那么好,机会那么多。

 

至于留下来的,打算带着老婆孩子在这儿安身立命的,除自强之外,无立足之本

 

而当下的自强,首先是自重,拿起选票,投给那个对你对华人报以真诚微笑的——不管他是谁,哪个党,只要他或她真诚看待你就好。至于政纲云云,你真觉得华人到了与人家讨论社会发展的层面了吗?相反,只要你投得勤投得多,他们会反过来问你:您觉得我们社区哪些方面还需要改善?或者,您对哪些方面不满意;关于经济发展,您有何建议……

因为你手里的票,之所以是政客的通行证,就因为它是话语权的象征。

回到开头的问题,如果你足够强大,你甚至可以反过来质疑他们的忠诚度问题。

所以,忠诚度问题的本质其实就是权利问题;忠不忠诚不重要,谁问谁,谁敢问很重要。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逼着华人表忠心,加拿大会成为下一个澳大利亚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