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丁果低调专栏:特鲁多访华突显华人社群弱势

高度地产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在特鲁多访华行程中,加拿大华人在高层团队中几乎没有踪影,这是二十多年来罕见的现象。在联邦自由党克里田和马田政府时期(1993-2006),内阁中有陈卓愉,国务秘书有梁陈明任等,每逢总理访华,他们总会追随左右,出现在电视镜头前;在哈珀政府时期(2006-2015),有黄陈小萍部长和多元文化国务秘书梁中心等人,他们在哈珀访华时,也会出现在首脑高峰会的场合,与北京领袖握手。除此之外,庞大的华人社区企业家和投资移民构成的访华“国家团队”主力,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是,随着投资移民项目的消失,留学生成为特鲁多政府要网罗的对象,这样的风景线也成为“昨日黄花”。

这次特鲁多访华,内阁没有一个华裔部长,媒体访问中自然就不见华人踪影,这让加拿大华人社区十分不爽,再次反省为何特鲁多政府中有一半女性,却没有华人代表?

如果华文媒体把特鲁多访华看成是成绩斐然的一次出访,也是当今加国政府豪华代表在中国集体亮相的一次机会,那他们一定会在特鲁多未来率团出访印度时感到震惊,那种排场和阵容将是加国外交上罕见的现象。因为至少特鲁多内阁会有多达四位印裔内阁正部长随总理出访,那阵势绝非华人社群可以比拟。

而我在此敢大胆预言,尽管特鲁多会延续其父亲开创的亲善中国政策,但加拿大与印度的双边关系,将在特鲁多时代远超加拿大与中國的关系,加拿大无论在接受移民或者外来劳工方面,都会向印度倾斜,开创出加印“黄金时代”。

说穿了,以迎合民意获取选票为政治最高目标的特鲁多,并不太在乎加拿大华人的感受,所以他可以在两岸同感愤慨的南海仲裁等问题上,肆无忌惮与华人社区主流立场针锋相对。这就是民主政治的现实:华人没有选票和政治游说力量让特鲁多在这些敏感问题上稍有忌讳。

当然,华人社区不要把这种尴尬全部推给特鲁多,特鲁多永远相信“民意调查治国”和“选票政治实力”治国的法则,只要大部分加拿大人对中国仍然不爽,而加拿大华人社区又没有足够的选票让特鲁多青睐,特鲁多就不会时时念着中国“老朋友”的儿子身份,对华人格外照顾,对中国另眼相看。

因此,华人必须反省,为何特鲁多不愿意在联邦自由党三个当选的国会议员中选拔一人进入内阁?为何到今天为止,特鲁多仍然在使用在华人社区中并无民望的老政客作为与社区沟通的主要代表?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加拿大华人社区的选票不多也不重要,同时也没有上乘的人选投入政治选举之中,或者形成强大的政治游说团体,来影响特鲁多和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他们仍然像婴孩一样,只用嗷嗷待哺的“眼神”,在乞求特鲁多的“恩宠”,连“嚎啕大哭”都不敢。

这,正是今天华人社区与印裔社区(宽泛讲是南亚裔社区)的最大不同点。

华人必须痛定思痛,有所改变和行动。不然,这种差距还会在特鲁多时代进一步扩大,华人社区的政治弱势还会进一步加深。

丁果低调专栏特鲁多访华突显华人社群弱势在特鲁多访华行程中,加拿大华人在高层团队中几乎没有踪影,这是二十多年来罕见的现象。在联邦自由党克里田和马田政府时期(1993-2006),内阁中有陈卓愉,国务秘书有梁陈明任等,每逢总理访华,他们总会追随左右,出现在电视镜头前;在哈珀政府时期(2006-2015),有黄陈小萍部长和多元文化国务秘书梁中心等人,他们在哈珀访华时,也会出现在首脑高峰会的场合,与北京领袖握手。除此之外,庞大的华人社区企业家和投资移民构成的访华“国家团队”主力,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是,随着投资移民项目的消失,留学生成为特鲁多政府要网罗的对象,这样的风景线也成为“昨日黄花”。

这次特鲁多访华,内阁没有一个华裔部长,媒体访问中自然就不见华人踪影,这让加拿大华人社区十分不爽,再次反省为何特鲁多政府中有一半女性,却没有华人代表?

如果华文媒体把特鲁多访华看成是成绩斐然的一次出访,也是当今加国政府豪华代表在中国集体亮相的一次机会,那他们一定会在特鲁多未来率团出访印度时感到震惊,那种排场和阵容将是加国外交上罕见的现象。因为至少特鲁多内阁会有多达四位印裔内阁正部长随总理出访,那阵势绝非华人社群可以比拟。

而我在此敢大胆预言,尽管特鲁多会延续其父亲开创的亲善中国政策,但加拿大与印度的双边关系,将在特鲁多时代远超加拿大与中國的关系,加拿大无论在接受移民或者外来劳工方面,都会向印度倾斜,开创出加印“黄金时代”。

说穿了,以迎合民意获取选票为政治最高目标的特鲁多,并不太在乎加拿大华人的感受,所以他可以在两岸同感愤慨的南海仲裁等问题上,肆无忌惮与华人社区主流立场针锋相对。这就是民主政治的现实:华人没有选票和政治游说力量让特鲁多在这些敏感问题上稍有忌讳。

当然,华人社区不要把这种尴尬全部推给特鲁多,特鲁多永远相信“民意调查治国”和“选票政治实力”治国的法则,只要大部分加拿大人对中国仍然不爽,而加拿大华人社区又没有足够的选票让特鲁多青睐,特鲁多就不会时时念着中国“老朋友”的儿子身份,对华人格外照顾,对中国另眼相看。

因此,华人必须反省,为何特鲁多不愿意在联邦自由党三个当选的国会议员中选拔一人进入内阁?为何到今天为止,特鲁多仍然在使用在华人社区中并无民望的老政客作为与社区沟通的主要代表?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加拿大华人社区的选票不多也不重要,同时也没有上乘的人选投入政治选举之中,或者形成强大的政治游说团体,来影响特鲁多和联邦政府的政策制定。他们仍然像婴孩一样,只用嗷嗷待哺的“眼神”,在乞求特鲁多的“恩宠”,连“嚎啕大哭”都不敢。

这,正是今天华人社区与印裔社区(宽泛讲是南亚裔社区)的最大不同点。

华人必须痛定思痛,有所改变和行动。不然,这种差距还会在特鲁多时代进一步扩大,华人社区的政治弱势还会进一步加深。

https://lahoo.ca/portal.php?mod=view&aid=87749

本文发布于: 2016-9-13 22:14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丁果低调专栏:特鲁多访华突显华人社群弱势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