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加拿大经济正在赤血突围 能否如愿?

高度地产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导语
从不久前公布的自由党政府第一个联邦预算案来看,变化幅度之大,已经超出了不少专家的预判,甚至也超过了竞选承诺。这种行为方式本身就是一个信号,有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破釜沉舟架式。《高度》周刊特邀温哥华资深媒体人萧元恺先生带领大家深入探究联邦预算案释放的信号。

正文
随着加国联邦层面的政权更迭和总理易位,由于大政方针出现颠覆性变局,急剧地把加国经济推到历史性十字路口。这次路向的选择远非小修小补,而是具有中期效应和长远影响。这是对前联邦保守党政府刻意守成做法的大胆挑战,也是通过举债拉动基建的方式所进行的刺激尝试。由于连续数年的庞大赤字,更被视为加国经济一场殊死的绝地反击。在赤字问题上,自由党政府在不到四个月时间里做出两次调整,这是罕见的。从不久前公布的杜鲁多政府第一份联邦预算案来看,一切都还是理论性的沙盘推演,但从运作的方式与额度的巨大来看,风险与危险往往一线之隔。而就大的形势和加国自身承受能力来说,杜鲁多政府的经济模式由于没有预留多少回旋余地,似乎只许成功,否则就会出现雪崩式的后果。
预算首秀转守为攻
哈珀政府在为期十年的执政过程中,特别是在费拉逖(Jim Flaherty)为财长时期,加国财政运作以保守主义风格见长。其主要特点是守住地盘量力而行,说白了就是兜里有多少钱,就办多大事。就像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一样,这种做法有利有弊,尤其是当经济重心放在石油能源上面,在石油价格暴跌的国际大盘变动中,单一化会使经济结构过于僵硬。但其优点也不言而喻,大体上稳健持衡,在金融危机中的抗压力强,所以加拿大在七国集团中赢得口碑,尽管国际社会风云诡谲,加拿大却没有出现大的漏子,保持了AAA信用等级。
江山易手后,联邦自由党上台调整财经政策,应该在意料之中,亦无可厚非。但从不久前公布的自由党政府第一个联邦预算案来看,变化幅度之大,已经超出了不少专家的预判,甚至也超过了竞选承诺。这种行为方式本身就是一个信号,有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破釜沉舟架式。从机会角度看,杜鲁多(Justin Trudeau )初生牛犊后生可畏,想靠活水挹注来盘活经济;从风险角度看,一旦庞大债务收不回来,就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因此杜鲁多是否有货真价实的经济智囊团把关,则至为关键。据悉,自由党政府或请资深经济学家在今年年底以前就经济发展战略提出建议,这种做法值得嘉许。
联邦财政部长摩尼奥(Bill Morneau)于3月22日公布自由党政府财政预算,预计2016-17财政年度赤字达184亿,远高出3个月前预测的5倍。未来5年内财政赤字总额为1132亿元,这个天文数字几乎与未来10年的基建款项相等。
在赤字飙升的同时,新预算给中产阶层家庭减税,同时给富裕家庭加税,增加给退伍军人的福利。提高学生贷款上限、增加给高等教育的拨款、延长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时间、资助绿色能源技术研发。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杜鲁多政府标榜惠泽于中产阶层,然而卡尔加里大学公共政策学院(University of Calgary School of Public Policy)日前综合分析发现,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的加拿大人比例,已经从70%下降至47%。
押赌基建成双刃剑
杜鲁多本人称,预算案给出基础设施投资及其他经济刺激政策相关的细节,由能源为导向转为由基建为导向,希望透过基础建设来刺激加国经济发展。自由党在去年大选时承诺拨款174亿元投资基建,以增加就业,刺激经济。而新预算案说明,10年内拨款1200亿元用于基建,而其中约70亿到90亿的基础建设费用是从上一届政府接收下来。基建内容包括公共交通、废品回收、房屋建设和绿色能源等,用承担二分之一来代替三分成本的投资模式。在基建方面获益最大的前三个省,分别是安省、魁省和卑诗省。
通过基础建设来拉动经济,通常是经济危机和大萧条时期的非常手段,理论框架体现为凯恩斯主义。即由政府出面干预,用增加开支扩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政府行为,来激活停滞和衰退的国家经济。作为自由经济体制的一种补充,这种做法有应急特征。目前加国经济是否真到了这种非常时刻,还是杜鲁多政府有意要与前哈珀政府拉开距离,标新立异,就见仁见智了。

在去年大选期间,自由党曾经提出把财政赤字保持在1百亿以下,四年内平衡预算。而在稍早时候,杜鲁多又改口说:“在震荡经济的影响下,完成这项目标需要的时间比我们预期的长。”目标将重新定为“降低加拿大债务对本地生产总值的比例”,从约31%降至27%。

就基础设施建设,杜鲁多与“大城市市长团体”会面,讨论联邦与城市的合作,当时基础建设部长索赫(Amarjeet Sohi)也在场。
根据经济学理论,大规模扩张基础建设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会由此启动新一轮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也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如何化解这一矛盾,至少在眼下尚未看到自由党政府的配套对策。中央银行若维持低利率,也只能加促房地产市场的持续火热。有关方面分析说,靠赤字开支投资基建是否成功,至少有3个衡量标准:首先看就业机会是否增加,其次看通货膨胀是否抬头,第三要看雇员薪金水平是否提高。
舆论分析臧否两极
杜鲁多政府出台上述联邦预算后,民意测验公司 Abacus Data网上民调说,多数国民表示在目前加国经济遇到困难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预算。
有学者支持用赤字开支的方式投资于基建,认为可以吸收经济领域过剩的产能。该学者还认为通胀承受力在10%左右,目前经济增长缓慢,市场已无力吸纳失业人口,企业中止投资项目,随之而来的是工资增长停滞,家庭减少消费。这样的经济大环境,正是政府应该出手的时候。
但经济学家巴尔勒顿(Derek Burleton)等评估振市开支对经济的刺激,发现尚不能带来足够的税收收入,对消灭赤字难有建设性贡献。经济专栏作者桑松(J. Jacques Samson)指出,经济衰退造成政府税收减少,油价下跌不能被当作增加赤字的借口,而投资基建是“无的放矢”。

曾担任联邦移民部长的保守党卡尔加里国会议员康尼(Jason Kenney),形容预算案为“灾难性”和“不诚实”,并发起网上签名行动。联邦保守党临时党魁安布丝(Rona Ambrose)则认为,上述预算案毫不考虑长期后果,缺乏收支的明确数字。没节制的借债花钱,会使民生更加艰难。保守党政府将政权交给自由党时,2015-16年前9月财政盈余32亿元。现任财政部长摩尼奥则表示,上一届政府留下的财政状况远比表面上看起来糟糕。
调整供需背水一战
五年财政赤字总额1132亿元,这就像头上一把达摩克利斯悬剑(The Sword of Damocles),亦像如山的压力,注定杜鲁多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要有大的作为。
具体来讲,必须要扩大市场需求,同时提升广大国民的消费能力,由此提高就业率,这是一对相辅相成的依存关系,捋顺了就能形成良性循环,错位了就会造成恶性循环。
还要使公司企业在有所收益的基础上,投资于更新设备和扩大生产。去年第四季度加国GDP微增0.8%,去年全年经济增长为1.2%。商业投资、出口和内需疲弱,是影响国内生产总值的主要原因。
虽然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能源一个篮子里,但能源对加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现政府切勿以党争来“冷冻”正在衰退的能源业。保守党大本营阿尔伯塔省也是能源重镇,杜鲁多应以国家利益为重,尽快出台良策帮助阿省度过难关。稳住能源板块,就等于为未来预算平衡固桩。

要尽量避免靠增加税收或削减更多服务等做法,来达到平衡预算的目的。而道明银行(TD)日前预测,未来五年联邦赤字可能达到1500亿元,平衡预算可能需要十年以上。在此情况下,联邦自由党政府其实只有两个选择:加税或者削减开支和服务。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报告称,在所有G7国家中,加拿大仅次于法国成为对富人收税最高的国家之一。倘若属实,这不利于杜鲁多所做的吸引更多高技术人才的承诺,也不利于从根本上扭转经济困境,因为会出现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局面。
有些方面要堤内损失堤外补,诸如联邦财政部给国税局拨款4.44亿元,用于打击逃税避税活动。但也不能过度指望靠打压逃税来创收,那就本末倒置了。
总体上来看,自由党政府的全盘经济规划,拟设在连续坐庄的基础之上,而且是大多数政府。仅照预算案的赤字推算,联邦总理和财政部长都明确了一个十年周期的安排。这意思很明白,设若只让我做满一届,给政治对手留下的就是一个巨大黑洞。至于第二届能否看到预算平衡的一缕曙光,到时候再说。问题是国民的耐心程度有多大?去年秋季的联邦大选,选民们已有一些躁动的情绪,这是自由党政府要特别关注的,因为利用经济衰退民怨增升而上台,也会因同样原因而下台。所以在这场血红色的经济突围中,要找准突破口。
本文发布于: 2016-4-4 15:10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经济正在赤血突围 能否如愿?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