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 / 正文

触目:就在我发言反对仇恨亚裔犯罪次日,温哥华唐人街遭到全面恶意涂鸦

 

2021年5月13日,我作为「中华文化中心主席」受邀出席「温哥华警察委员会」举办的关于“仇恨亚裔犯罪”的圆桌会议。

出席会议的包括市长兼警察局委员会主席甘乃迪,警察局长 Adam Palmer及警察委员会全部理事、 温市市警高层官员、联邦国会秘书、犹太族裔代表、穆斯林族群代表等。及各界代表。

会议上,我发表了题为《在加拿大对华人的种族歧视》的讲话。讲话内容是:

以下叙述是我在“中华文化中心”亲身经历的个人回忆。

加拿大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可以追溯到第一位华人踏上卑诗省海岸的那一天。

2000年,联邦政府就关于对华裔的“历史性歧视法例”正式向华人道歉。

2014年,省长简蕙芝在卑诗省 省议会发表了正式道歉。我目睹了这些历史性时刻。

随后在2018年,温哥华市议会 在“中华文化中心”林思齐堂(David Lam Hall)举行了一次特别意义的市议会会议,

我也出席并见证了温哥华市 在市议会会议中,就加拿大华人在历史上受到歧视,公开向华人 作官方道歉。

在道歉的同时,政府也承认了中国人对加拿大国家的贡献。

道歉和认可使华人社区深受感动。

但是,当民选官员们到达文化中心举行道歉典礼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会场的门窗被故意破坏、砸烂的6扇玻璃窗户。

众多官员也不知道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为了迎接这次道歉典礼,花了两天时间清理中华文化中心的周边环境,包括清理垃圾、注射毒品的针筒、粪便,并清洗外面地面。市府工作人员还用木板盖住了被砸烂的窗户,并在木板刷上了漆油。

以使其不那么引人注目。

清洁之后,工作人员在中华文化中心周围竖起临时的保安围栏,并且加上24小时安保,以保证清洁成果。

所有这些,无论是被恶意破坏的窗户,损毁的水电设施,留在大街上的粪便、尿液,墙壁上的涂鸦,盗窃和闯入,都是当代对华人社区的种族仇恨的具体体现。

除此之外,你还能用什么其他理由来解释 – 中华文化中心一年里就有26扇窗户被砸?

怎样解释 中华文化中心的监控摄像能录制到那么多故意纵火、恶意破坏的事件?

有一次,肇事者砸了玻璃后,次日返回中华文化中心 、试图放火烧毁一块盖在被破坏的大玻璃上面的夹板。当时正值圣诞节假期中。

数度而注射毒品的针筒头被插入中华文化中心大门的门缝。

还有一次,我目睹了一个无家可归者故意将两片长而且锋利的玻璃片插在唐人街入口处牌坊石狮子脚边。玻璃像尖刺的一样伸出来。这人用报纸盖住玻璃尖。很显然,此人的意图是希望路过的人无意间受害。

同时,中华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到文化中心上课的学生及其父母、到文化中心的游客都曾受到语言的攻击和威胁。

“不安全”是一个导致大多数唐人街中文学校的家长, 让孩子退学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中华文化研习班计划也因此而受挫。

在过去的五年中,温哥华唐人街中华文化中心的学生注册人数从900多名学生下降到500多名学生,下降了45%。

我们无数次向市政府对公众开放的311报警、致电话温哥华警察局及市政府官员,但是未见对这些破坏采取任何具体行动来阻止这类破坏行为。

2019年初,唐人街社区领袖在市长甘乃迪就职三个月内即与其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接洽,至今仍然没有结果。

去年新冠疫情爆发后,高峯期时,唐人街上到处都见到人类粪便是。中华文化中心曾经向市政府要求在唐人街上安置 流动洗手间,以减轻公共卫生的压力。但是,市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理由是流动洗手间会遭到破坏。

市政府工作人员也解释不来清理粪便的理由, 是未接受过处理生物排便的训练。但是中华文化中心的职员在没有选择余地下,不得不每天清理粪便。并用高压水喉清洗地面。政府不承担应有的公共服务责任,中华文化中心 唯有承担清洁公共区域的费用。中华文化中心每年向市政府支付约10万元的租项目税,却不能获得应有的公共服务。

疫情期间,第一个被广泛报道的「针对华裔仇恨犯罪」的案子是,2020年4月,中华文化中心林思齐堂的 十多面玻璃窗上 , 发现涂鸦仇恨华人的 讯息。仇恨涂鸦讯息内容包括 「杀害、枪杀」及「对华裔种族灭绝」。其中一句「就像希特勒灭绝犹太人所做的一样」。

在过去的14个月中,我目睹了流浪者大规模入侵唐人街。中华文化中心受到重创。流浪者破坏了停车场栅栏,以便在停车场内露营。光天化日之下,华埠停车场进行性交 。 每天 流浪者 把大量的垃圾带到文化中心停车场及后门,故意将垃圾散开,扔在文化中心附近地域。然后才不慌不忙地离开。夜间爆窃频繁。爆窃者撬开大门,导致警钟大作。流浪者占据了整个停车场。倘若我们胆敢靠近他们的营地,他们马上表现出敌意。还好的是,我们报警时,警察会为我们提供帮助。

在唐人街区内,惟有有亚裔受到辱骂性语言的骚扰及攻击。通常情况下,受害者放弃报警,只是自认倒霉。因为他们知道报警后也没有用,只能是浪费时间。

我本人曾协助一名华裔女士将骚扰事件报告警察局督察。事缘华裔女子受辱骂骚扰, 拨打了非紧急报警电话,但是值班警员表示对被骚扰类案件不感兴趣。我发电邮给警局,一位女警督向受害人提供了恊助。两天后,女警督来到中华文化中心,我向她致谢。

疫情以来,爆出多起对华裔、亚裔的袭击案件,可是没有任何一位民选的官员公开谴责这一罪行,也没有民选官员向中华文化中心直接表示支持或协助。

请问,三级政府官员对于仇恨亚裔的情绪怎样看待?是何种态度?

综上所述,种族仇恨歧视有多种表现,从明显的人身攻击到没有用那么明显的歧视。其中包括对代表华裔文化的机构的攻击。比如温哥华唐人街的中华文化中心、中山公园、华人雕塑的破坏、放火、在周围或其中大小便。

缺乏对这些破坏活动的反击,三级政府对歧视华人和人头税的道歉是空洞的。

仅有谴责是不够的。

一些新闻媒体的误导性信息和报道对反亚裔情绪推波助澜。

例如在谈到COVID死亡时,显示武汉疫症的情景,或者当谈到地产市场价钱飙升时,显示亚裔的影像。

民选的官员们,你们怎么看待这些新闻报道?你们会质疑这些报道吗?

华裔并没有要求特殊的考虑或待遇,我们所希望的只是得到公平和平等的对待。

当我走过这个40年来一直被视为家园的街区时,我还要忍受多少次仇恨的辱骂?

我收到这次“反亚洲仇恨犯罪”的邀请时, 感到非常乐观,但是这次会议之后是否有实质行动才是真正的考验。

我们面前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只是漫漫长路的第一步。

感谢警察委员会给我机会提出意见, 也表达我的关注。

我期待着与各级政府和我们的公共安全合作伙伴合作,以解决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一问题。

(发言稿完)

附注:原计划的“闭门讨论”环节在发言后被取消,可能是由于我的发言冒犯了市长甘乃迪。因为“闭门讨论”被取消,我便没有机会陈述第二部分建议。

我的第二部分发言主要是想说

第一点:仇恨亚裔的情绪来源于川普的言论。自从他于2020年3月开始频繁地使用“中国病毒”一词时,诱发了潜藏在部门民众心中的一些想法。执政者们为针对亚裔的袭击案件找借口,让袭击者的攻击的借口合理化。

第二点:主流新闻媒体发布的针对华裔有危害的误导信息,也诱发了针对亚裔的仇恨。使得对华裔毫无凭据的指控狼烟四起。

歧视、仇恨亚裔的现象从本质上说非常危险,因为会随时引发各种排华运动。有可能是一场排华暴乱,或者是在仇恨亚裔的情绪下的政治时间,或者是主流媒体新的对华裔的污蔑。

我这些发言的目的是提醒温哥华警局注意,要在更大的危险来临之前,对不良的苗头及时处理。

我的意思是提出这个问题,希望警察委员会关注、 需要提前疏导那些对华裔、对唐人街的偏见心态。

就在我参加完警局圆桌会议, 次日早上,我看到整个唐人街布满了涂鸦。 无论是商店的铺前、后巷,建筑物从底部到顶部全被涂鸦。

5月15日,我录制了名为“涂鸦”的视频。几天之内,各地点击次数超过达到5万人次。大部分观者都惊叹温哥华唐人街的遭遇。

  • 郭英华: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主席,中华会馆理事长。
  • 图片:作者提供
5 2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0255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触目:就在我发言反对仇恨亚裔犯罪次日,温哥华唐人街遭到全面恶意涂鸦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