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俄罗斯 / 正文

普京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强大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的统治正在面临十年来的首次持续性的挑战。

在过去的两个周末里,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上全国各地城镇的街道,表达对逮捕反贪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的抗议。政治异见的强烈表达迎来的是越来越多的武力镇压。周日,超过5000人被拘捕——是俄罗斯史上被拘捕人数最多的一天——其中仅莫斯科就有1600人。

镇压的策略在过去是成功的。在2011和2012年的冬天,数千人就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选举舞弊和即将到来的普京连任进行了示威抗议。这些抗议活动被一些人誉为普京终结的开始,最终被警察和法院联手的压制行动扼杀。从周日有意的武力展示来看,普京认为他可以安然度过最近的动荡。

他可能是对的。抗议者没有多少胜算,他们占人口中的极小部分。虽然支持率已经从以前的高点下降,普京仍然掌握着广泛的民众支持。俄罗斯精英阶层内部几乎没有裂痕,政府也拥有着强大的镇压手段。克里姆林宫对政治体制也有牢牢的把握:统一俄罗斯党拥有国家杜马450个席位中的335个,而余下的席位大部分由支持政府的政党占据。

但是,我们应该警惕高估普京的权力和他主持的政治体系的牢固性。两者都不如它们看起来那么强大。

该系统通常被描述为一个独裁一体化系统,它是怪异的,更是矛盾的。这个系统从根本上是不民主的——自从共产主义垮台以来,俄罗斯没有任何反对党上台——但它仍然从选民的支持和对宪法规范的明显遵守中获得合法性。正如俄罗斯政治学家德米特里·弗曼(Dmitri Furman)所说,这是一种“模仿民主”。普京可能希望成为独裁者,但他仍然需要合法性和定期选举的包装。

这就是该系统的弱点:它为民众创造了一个很小的窗口,不仅可以表达他们的不满,还可以使其产生政治后果。

这是当前纳瓦尔尼领导的运动与2011和2012年抗议活动不同的地方。除了他的反贪姿态外,他还制定了一种“智能投票”策略,旨在吸引选民支持最能击败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将分散的抗议票变成对现状更有针对性的拒绝。

该策略在2019年的地方选举中进行了首次尝试,并于去年再次部署,迄今具体取得了多少成效还很难说——但对普京及其政党提出了新的挑战。统一俄罗斯的支持率约为30%,需要加倍小心:议会选举将于9月进行。

有很多激发动荡的因素。去年1月至9月,俄罗斯的平均可支配收入下降了10%以上,这场大流行使本来已经疲软的经济陷入低迷。生活水平仍然非常低下:2020年,将近2000万俄罗斯人处于官方贫困线以下。在这种情况下,纳瓦尔尼的反贪姿态——尤其是他详细介绍了该国统治者用纳税人的钱过奢侈生活的视频——已经击中要害。

对于克里姆林宫来说,也许最令人震惊的是,这一姿态尤其引起了俄罗斯年轻人的共鸣。完全在普京统治下成长的一代人比他们的长辈更愿意走上街头并持反对意见。

政府对抗议活动的积极反应显然是为了显示力量。但这也指出了该体系所基于的共识的潜在脆弱性。在其他前苏联国家,例如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有争议的选举掀起了导致权力移交的运动。

克里姆林宫希望完全扼杀出现这种结果的可能性。自纳瓦尔尼被捕以来,政府已逮捕了他的几名亲密助手——而纳瓦尔尼在周二被判处两年以上徒刑。任何进一步的抗议浪潮都可能被武力击退。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中,普京面临一个困境。过于严厉的镇压只会加剧政治异见,而过分公然地操纵9月的选举则会损害普京掌权的民主基础。但是,允许纳瓦尔尼的运动发展壮大的话,克里姆林宫将在选举上面临挑战,而它对这种挑战是毫无准备的。

要使俄罗斯的“模仿民主”政权变成一个有生命的民主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是长期以来,普京第一次没有握住所有的牌。

Tony Wood是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拉丁美洲研究助理研究员。他著有《Russia Without Putin: Money, Power and the Myths of the New Cold War》一书。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20715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普京并不像他看起来那么强大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