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财经 / 正文

他在股市用2万多个账户盈利近百亿然后赔光了

唐万新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450亿并造成172亿亏空 涉嫌动用近2.5万个账户操纵股价并累计盈利近百亿,最终赔光,这是一个由天分、狂想、贪婪和老鼠会构建的商业帝国 。1月19日清晨8时,唐万新出现在武汉公安局第二看守所门口,这位德隆案主角即将被押往武汉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即使是这么一个人,仍然有财经杂志称之为枭雄唐万新。
1月19日清晨8时,唐万新出现在武汉公安局第二看守所门口,这位德隆案主角即将被押往武汉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凄风冷雨细雪中,穿着浅蓝色囚服的唐万新不时用手扶一下黑框眼镜,拂拭一下有些冻僵的面部。
进入法院后,唐万新开始显得神情轻松,这位前股市大庄家棱角依旧分明,但标志性的八字胡已被看守所勒令剃掉,以往那种桀骜不驯的霸气也似乎随之而去。
这是一间能容纳458人的大法庭,但空荡荡地只坐了大约六七十名旁听者,他们大多数是涉案人员的亲属,早在几天前就已入住紧邻法院的汇申酒店。从全国各地赶来的众多新闻记者则被严阵以待的法院人员挡在门外。
唐万新被武汉检察院指控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两宗罪。德隆主案涉及面庞杂,超过900多本案卷,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就用了40多分钟。起诉书称德隆系公司变相吸收公众存款450亿元,其中未兑付金额172亿元,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自1997年3月至2004年4月,德隆系公司使用24705个股东账号操纵新疆屯河、合金投资、湘火炬三只股票(以下简称“老三股”),累计盈利98.61亿,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庭审波澜不惊地在进行两天后结束,主审法官表示将择日宣判。审判结果被猜测将在春节后宣布。
唐万新在自辩时认可起诉书的大部分事实,在最后陈述里他表达了羞愧:“(我)负罪感强烈,完全服从法院的判决”。
此次庭审,唐万里也在旁听者之列。法庭之外,他在记者的追问之下连说“对不起、对不起”。作为德隆唐氏四兄弟的老大,唐万里一向被称为“面善心善”,他一直为唐万新的冒险豪赌而感到担忧和恐惧,但他最终还是姑息而不是阻止唐万新的疯狂把戏。
2004年4月德隆崩溃后,唐万新选择了逃亡,并在缅甸热带丛林中尝到了被追捕的滋味。亡命数月后,他在唐万里的劝说下回国接受政府调查。此刻,树倒猢狲散,曾经胆大妄为的德隆高管们纷纷内讧。唐万新对此深感不满,他幻想力揽狂澜,提出了一个貌似恢弘的整体重组德隆计划。然而,托管德隆的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态度冷淡———德隆的资产和股权在后来的处置中被零碎变卖,这是对唐氏兄弟吹嘘的“产业整合”神话的最大嘲弄。
2004年底,唐带着冷冰冰的手铐被关进武汉看守所,他底气不足地强撑场面,“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眼见德隆帝国分崩离析,无奈之余,唐万新学起了考古学,看守所反而成为他安静看书的场所,这里他听不到债权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逼债声,而他三年来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终于可以松弛下来。
但是,随着德隆案系列庭审的展开,尤其是唐万新案公诉书的披露,这个制造了建国以来最大金融黑洞的冒险家的故事,却像电影画面一样一幕幕重现在公众面前。
唐万新的故事是从整整20年前开始的。1986年,唐万新承包一家名叫“朋友”的彩扩部,并从此开始他的商人生涯。唐出身新疆乌鲁木齐市一个干部家庭,父母均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支边的知识分子。唐万新是个天性不安分的人——两次考上大学又两次主动退学,他对经商的兴趣比读书要大,这与他父母对儿子的期望相差甚远。

那正是“十亿人民九亿商”的经商热年代。唐万新很快适应了新的“个体户”角色。新疆当时还没有彩照冲印机,唐万新就亲自坐飞机带着客户的胶卷到广州冲洗,或者托去广州的乘客代为冲洗胶卷。
唐万新还展现无师自通的“借鸡生蛋”的融资才能:彩扩部对外招工,唐万新要求前来报名的在家待业的女青年先交押金,这些押金为彩扩生意提供了宝贵的启动资金。
此外,唐万新出手阔绰,当时能乘坐飞机的大多数是新疆本地经济领域的实力人物,唐就此在当地银行圈结交了广泛的人脉。
据称唐万新在彩扩生意上赚了60万人民币,这在上世纪80年代并不是个小数目。后来唐又尝试过自行车锁、卫星接收器、魔芋挂面等诸多生意,但均遭到失败,他一度还欠下银行180万债务,差点被送进监狱。
“对一个魔法师来说,死只是生命的另一次冒险。”然而,对于唐万新来说,破产只是一个赌徒的另一次冒险的开始。侥幸逃脱牢狱之灾的唐万新又分别在海南热、新疆石油开发热中寻找机遇,但都不很成功。1990年代初中国股市创立,“杨百万”、“孙百万”等股市一夜暴富的故事鼓舞了唐万新,他开始打算到股市上寻找机会。
按照唐万新在公安局的供述,1992年,唐从朋友赵世平那里借了5万元一个人来到西安,在西安先后做了精密合金、西安民生、陕解放等十几家企业的法人股认购权买卖,然后再倒卖给新疆和深圳两地的下家。
这是很赚钱的交易。唐万新从中可以赚取每股0.5元到1.5元的差价。唐在供述里承认:“到1993年3月份,我就赚到了5000万元至7000万元。”唐万新以前在飞机上结交的金融圈的人脉此时发挥了作用,新疆一些金融机构为唐从事此种交易提供资金,使唐完成了大规模的法人股收购。
1992年,唐万新成立新疆德隆国际实业总公司,此时,他已经完成了从屡败屡战的个体户到股市暴发户的蜕变。
这是个需要资金高速运转以及大量融资的行当。唐万新渴望得到一家金融机构作为自己的融资平台。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进入唐的视野。唐打通各种关节,终于得以参股新疆金融租赁(德隆在2000年公开控股),并在1994年承包了新疆金融租赁在武汉证券交易中心的席位。
在武汉,唐万新窥得金融机构的门径之后,精明地发现其中的漏洞和诀窍,他开始胆大包天地进行国债回购交易,分别向海南华银信托、中农信融得3亿元的巨资进行国债回购。这是唐第一次大手笔豪赌,后来的事实表明,这种豪赌成为日后引爆德隆的定时炸弹之一。巧合的是,武汉也成了唐日后身陷囹圄之地,这是后话。
新疆金融租赁成了唐万新的第一个融资平台,借助于此,唐万新开始了“点石成金”的魔术游戏。唐万新继续在一级半市场上淘金,他总是抢在第一时间飞到准备发行新股的公司的所在地,然后雇佣大量民工认购新股中签表,等新股上市后转手卖掉。唐在西安、上海从事的一级半市场业务一直持续到2001年。
未完待续
本文发布于: 2014-10-10 22:46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171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他在股市用2万多个账户盈利近百亿然后赔光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