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慈母教诲,困境出征(三)

一个月的回国探亲很快就结束了,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再一次离开祖国飞往加拿大。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国探亲,望着重病多年的母亲心如刀绞,深深地感到那种无助与无奈,唯一让我能得到安慰的是弟妹对母亲无微不致的关心与照顾。
而让我再次能狠狠心离开母亲,不仅仅是我对自己小家庭及对孩子的责任感,一个从未对别人讲过的诅咒一直困扰着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与母亲的命不和,我只有远走他乡才有利于母亲的健康。所以当我看到母亲眼里的泪,我的心在滴血,我知道她是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许这就是永别,她不知道还能否再等下一个七年。但我知道对于老人对于孩子我已经没有回头路的时候,我对母亲说:“妈妈你让我走吧,我想让您多活几年。”也许母亲也知道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也许她也被这诅咒所辖制,为了她自己的健康,为了女儿还有母亲,我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老人家擦擦眼泪,又显示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平静地目送我离开。
回到温哥华后,母亲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过日子是三起三落过到老,就像小鸟垒窝一样一点点就把日子过起来了。”那时候我的小儿子才一岁半,我得在家里照看他,老公为了生活也找了个工作先干着。看着老公为养家糊口去干与他专业不相干的工作,我心里难受极了。于是想是否可以开个东北小餐馆。做饭一直是我的最爱,各种东北面食都做得非常好,炒菜的味道也相当不错。

于是我在家里一边带小儿子一边试着做各种好吃的。细心又聪明的老公看出了问题,他对我说;“你做饭很好吃,但是每次的味道都不一样,你要把各种用料定量才行。”是啊,我做饭都是凭感觉,可是要做生意不能凭感觉啊!就在我一天天探索怎么能做出美味又能科学地保持稳定性的时候,老公在温莎大学的同学,工程系的孟大姐来到温哥华看望刚刚生了宝宝的女儿,并表示很想见我老公一面。
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中小学时期又都在军工厂区生活,从小就喜欢观察生活,记性特别好,所以头脑中旧思想特别多。比如女儿出嫁后不能在娘家过年,男人不能去刚刚分娩女人的家等等。于是我对老公说:“你开车带我过去,我进去看看送上礼物,你在车里等我。”老公明白我的意思是为他好,但他对我说:“我已经够倒霉了,还怕再倒霉吗?”于是我们俩带着礼物去孟老师女儿家与孟老师见面。
一晃分别两年多了,老同学相聚各自讲叙这两年多的生活与变化。当孟老师得知我老公的遭遇与现状后感到非常惋惜,她无意中的一句话令我的心咯噔一下。她说:“你应当去做家教,很适合你又很挣钱。”
回到家后,我对老公说:“你数理化那么棒,能做家教也是学有所用,可以试试看。”

于是我们在世界日报上打了一个最小的广告,没想到,很快就有很多人询问。我就从每天琢磨做美食试着开餐馆变成接电话及安排课程表的人。

那时候台湾移民特别多,他们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请家教非常流行。有一句特别经典的话就是:“混学分上学校,学知识找家教。”由于老公坚实的数理化基础,很快就在家教行业非常出名,学生家长一传十 ,十传百,很快学生就多了起来,而且收入也很可观。
老公的第一个学生是住在本那比叫爱美莉(Emily)的十二年级的女生。她开珠宝店的母亲说她的宝贝女儿不知辞退了多少老师,希望我老公是她女儿的最后一个家教。说来也巧,她的这句话还真是如愿以偿,老公一直为她补课到大学二年级,听说毕业后她也当上了中学物理教师。
爱美莉的母亲为我老公做了大量宣传,吸引了许多台湾富商,一时洛阳纸贵,供不应求,为了儿女的前途,有些父母提出加价求得辅导。
老公收入稳定,我们以前又有一些积蓄,母亲的话又一次在我脑海里回荡,小鸟垒窝小鸟垒窝,我们人的窝不就是房子吗?我多么渴望有自己的房子啊!

本文发布于: 2018-6-8 12:01
0 0 投票
文章评分

阅读 149071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慈母教诲,困境出征(三)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