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战略 / 中欧 / 正文

欧洲绿色能源对中国有多依赖?

欧洲绿色能源对中国有多依赖?

为了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欧洲和德国将加速能源转型,加大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而在这其中不少领域,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主导地位。这是否意味着新的依赖关系?    

59625753_303_6283d2b41c091 

(德国之声中文网)按照欧盟委员会的计划,欧盟应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而乌克兰战争的爆发后,欧盟选择将对俄部分能源禁运作为制裁手段之一,更加大了能源转型的紧迫性。在各国加速寻找替代能源方案之时,专家提醒,由于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供应链中的部分垄断地位,其它国家在大步迈向新能源时,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可能提高。

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和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日前共同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在绿色能源领域,欧洲可能面临的一个风险是,对中国供应链以及北京政策决策形成新的依赖。

中国是很多关键原材料、部件和前期产品的主要产地。生产商的运营被干扰或地缘政治紧张都可能造成供货受阻。

稀土垄断

奥地利利欧本矿业大学(Montanuniversität Leoben)的地质学教授在接受《维也纳日报》采访时介绍,中国在20多种矿产原料的开采和出口中都世界领先,在欧盟列出的27种依靠进口的关键原料中,四分之三都来自中国,有些甚至为中国所垄断。在内蒙古有一个规模巨大的矿产原料库存基地,中国可以通过投放量来控制价格和市场。

56599214_401_6283d2b43499f

全球都依赖中国在稀土开采、加工

德国政论杂志《西塞罗》(Cicero)今年1月刊登的一篇分析指出,生产如锂离子电池、燃料电池、风力发电涡轮机、电动车引擎、太阳能光伏板等绿色能源产品,需要锂、石墨、钴、钛和稀土等的矿产原料。而欧盟进口的稀土,98%来自中国。中国出产的钕目前占全球产量的80%,镝占全球产量的99%,中国的镨储量全球第一,产量也世界领先。上述三种稀土元素是生产风力发电涡轮机和电动车引擎必不可少的原料。

中国还是最大的锂离子电池生产国,产量占全球的66%,全球45%的锂冶炼设施也集中在中国。此外,生产燃料电池所需的原料方面,中国以20%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之首。中国的钕铁硼产量占全球的85%到90%,它是电动发动机所需的一种材料。

在太阳能光伏板的生产链领域,中国也占据主导地位,2019年全球生产多晶硅电池的企业中,来自中国的占了8成。

58277333_401_6283d2b418f0a

太阳能:主导完整产业链

荣鼎集团的报告指出,在太阳能领域,中国虽不垄断原料市场,但因大量的政府投资和低投入成本,形成了如今全球大部分制造链集中在中国的局面。全球最大的10家多晶硅生产商中,7家来自中国。中国硅锭和晶圆产量更占到世界的97%。

而在太阳能工业一度全球领先的德国,则因产业政策倾斜力度不够,不敌来自中国的廉价竞争,光伏企业纷纷破产,市场占有丧失殆尽。据中德意志电视台(MDR)报道,德国太阳能设备企业多数只是组装进口自中国的模板,对中国产品的依赖度达95%。

风能:进军欧洲市场

在风能领域,对中国的依赖主要体现在原材料进口。例如生产风力发电机所需的钕,开采和冶炼产能集中在中国。在产业链的某些环节,欧洲和其它西方国家不乏竞争力,欧盟在风力发电涡轮机组的出口上仍全球领先。但在风力涡轮机制造和装配方面,中国则已在全球占据半壁江山,并进军欧洲。

59760147_401_6283d2b4359d4

风电涡轮机是中国的强项

今年4月,意大利最大的近海风力发电场在南部港口塔兰托(Taranto)投入运营,采用的是中国明阳集团的涡轮机,标志中国该行业巨头在欧洲近海风电市场上的首次成功。去年12月,克罗地亚最大的塞尼(Senj)风电场并网发电,由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建造并运营,涡轮机也来自中国。

蓄电池、绿色氢能

据荣鼎集团的分析,在对电网和电动车都至关重要的蓄电技术方面,欧洲供应链也存在诸多薄弱环节。蓄电池所需的钴、镍、锂等原料依赖进口。中国锂和钴的冶炼产能占全球60%以上,阴极、阳极、分离器和电解质产量也占全球60%以上,电池片产量占到近80%。

与太阳能和风能相比,绿色氢能起步较晚,供应链尚未定型,因此评估风险为时过早。不过某些关键部件生产需要稀有金属铂和铱,目前储量最大的是俄罗斯和南非。欧洲公司在电解槽行业仍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中国在该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这可能会带来类似于太阳能行业的挑战。

49276098_401_6283d2b44ca5f

中国在绿色氢能领域也雄心勃勃

欧洲能做些什么?

欧洲发展替代能源,在上述行业均对中国的产品或技术存在重度依赖,报告作者向欧洲国家政治决策界提出了一些风险管理和应对的建议。

首先,应重新审视地缘政治风险对供应链的影响,对各个环节进行现实的评估。绿色能源在欧洲能源供给中占比的提升,因此应将其视为敏感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而中国近年来对日、韩、澳、挪威、立陶宛等国家采取了以贸易制裁作为政治施压的手段,已给欧洲敲响了警钟。

欧洲国家可以运用拨款、补贴和优先采购等激励机制,和监管、推行标准、贸易限制等措施。这对纳税人、企业和消费者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因此仅适用于供应链中最关键和具风险的部分。结果是“适度”的向中国开放。

报告还建议欧洲国家政府应寻求供应链来源的多样化,与其它潜在的贸易伙伴合作。同时以直接补贴、税收减免、配额和规范标准等形式,支持本土和欧盟的绿色能源产品生产和消费。采取向企业倾斜的政策,努力提升欧洲企业可持续的竞争力,以及市场对本土产业的信心。

今年年初,欧盟内部市场委员布雷顿宣布,布鲁塞尔正在制定新的规则,以保障供应链在危机时期的安全。不久后爆发的乌克兰战争再度证明,欧盟必须加紧作这门“功课”。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168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欧洲绿色能源对中国有多依赖?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