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华社 / 乐尚俱乐部 / 正文

【乐尚人物】“牛津妈妈”孔书玉:生活不设限,世界才广阔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王立撰文】2021年9月,温哥华“牛津妈妈”圈里又多了一位新成员——西蒙菲莎大学的人文学系教授孔书玉。儿子欧文成为牛津大学法学院的新生,他们的三口之家也因此生活在三块大陆上。

互联网搜索“孔书玉”,会看到一份典型的学者型简历——1988年北大中文系毕业,1991年北大中文系比较文学硕士,1992年来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读博士,1997年获得UBC大学亚洲研究的博士学位后留校任讲师。1999年在阿尔伯塔大学东亚系担任助理教授,2005年任教于悉尼大学中文系,2008年西蒙菲莎大学(SFU)以副教授的职位把她从澳洲召回, 七年后她获得终身教职并升职正教授。除了三本英文学术专著外,她的《故事照亮旅程》去年由三联出版社出版,为人文类、泛学术话题类的热销品。

孔书玉(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如果看这份“光鲜”的简历,完全可以认为,“龙生龙凤生凤”,大学教授培养牛津娃天经地义。但是,绕到这轮明亮的“满月”的背后,看到的是坑坑洼洼的另一面,搬家,分居, 换工作, 生养孩子——哪一个坑都可能是一个半途折戟的陷阱。

细看这些“坑”,不仅令人惊讶孔书玉的多次人生转折。她是如何在意外连连的曲折中保持方向,一次次突破限制,让自己总能逆风飞扬?

分 居

孔书玉和丈夫柯霖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UBC毕业博士时,搞现代文学研究的孔书玉与博士同学、专攻古代文学的英国留学生柯霖已经结婚。两顶闪着金光的博士帽却不能保证小夫妻衣食无忧,他们同样面临着“毕业也是失业时”的危险。

所以1999年,阿尔伯塔大学数位教授退休,在UBC做“合同”讲师的孔书玉和读了一年法学院的柯霖双双申请到了助理教授。助理教授是长期合同,继续发展就有可能成为终身教授。因此,尽管留恋温哥华的如春四季,孔书玉和丈夫还是决定先从这份工作做起,毅然搬家去了半年冰封的埃德蒙顿市。

家安顿下来,事业有了着落,貌似可以一路坦途走到老。然而,两个被温哥华宠坏的年轻人还是想找一个更适宜生活的地方。

于是,他们再次“ 折腾“。柯霖回到UBC法学院继续学习,因为律师事务所比大学工作的机会多的多。。2003年,儿子欧文出生。同年,柯霖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并且在温哥华一家大型律所找到工作。

律师收入不菲,人搬回了温哥华,家添新丁,日子总算回到了轨道上。然而,很快也又一次脱轨。金领的律师工作不是学者型的柯霖喜欢的职业。他的个性和爱好使他更喜欢做研究、在大学教书。再加上律所工作繁重、常常加班,根本无暇顾及家庭生活,而随着欧文的到来, 他们夫妻俩都意识到一种平衡的生活的重要。那就是,两个人都不能放弃事业,而且都要同等的分担家庭责任。尽管放弃律师工作便意味着从头再来,夫妻俩却没有任何纠结。柯霖开始全球撒网投简历寻找教职。

没多久,柯霖收到了悉尼科技大学教职的录取信。于是欧文两岁时,一家三口搬去了阳光灿烂的悉尼。柯霖如愿地续上了大学教书的生涯,不过这次教的是法律。他十来年中国文化研读也没有白费,走过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他的教学研究领域是亚洲法和公司/企业法。十年间,柯霖出了两本本学术专著都与中国企业文化有关, 《企业文化的中国转型》有日译,而《中国企业生态系统》今年夏天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孔书玉一家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炎热的悉尼与清凉的温哥华是两个天地。孩子一天天长大,丈夫的事业顺利发展。孔书玉又开始了追求更好发展自己事业的机会。2008年,孔书玉获得了西蒙菲沙大学的聘书。孔书玉带着欧文回到温哥华。除了对事业的追求,温哥华也一直是书玉心中最美好的可以成为家的地方。当时另一个促使书玉回来的重要原因是已经移民加拿大的父母年事已高,希望孔书玉能回来陪伴。

就这样他们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分居生活。

 

平 衡

孔书玉和儿子欧文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其实, 在大学教授中, 这种分居家庭并不在少数。但是像我们这样南北半球分居的家庭的确少见。“书玉笑着说。“而且是两人都各自发展了各自的事业,还能够在一起的家庭。”

这的确需要很好的平衡能力,尤其是必要时的自我牺牲, 出于爱的牺牲。

当年柯霖决定放弃律师职业回到大学教书, 书玉曾经一度不满。但是在看到丈夫痛苦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活儿,她接受了柯霖的重新选择,并放弃了在阿尔伯塔大学的教职跟他一起来到悉尼。同样 , 当她决定再回温哥华时, 两个人也是纠结了一年多,才最后决定听从内心的需要,全力支持对方。

飞回温哥华的路,丈夫陪了一半——柯霖恰好有一个在北京的访学机会,三口在北京住了四个月,之后兵分两路——孔书玉带着欧文飞温哥华,柯霖独自飞回悉尼。“这个机会很好,欧文在北京不仅学会了中文, 还看到了一种跟澳洲和北美都很不一样的社会和人群。”

刚回SFU两年,由于学术研究压力大、工作紧张、父亲的阿兹海默症日渐严重、还要照顾欧文,孔书玉感到难以应付。这个时候,柯霖做出了一个令孔书玉非常感动的选择——他停薪留职两年。尽管柯霖工作稳定,但是两年的间隔也绝对影响他的升职,然而他毫不在乎地选择了家庭,来尽人夫、人父之责。“他的付出给我非常大的帮助。在两人都面临困难的时候,谁更合适,谁来做出现牺牲。”孔书玉感叹说,“女性不要给自己束缚,不要认为家庭生活中,就应该是女性去做牺牲。”

孔书玉一家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下面的十年, 他们硬是活出了一个全球化时代的世界公民家庭。这些年,柯霖虽然多在悉尼,但每年寒暑假加上假日,至少回来四次。而且他们还利用各种出差访学的机会,比如一起到欧洲, 或者台湾日本,只要有机会全家就尽量聚在一起生活,不管是在南北,还是东西。回忆起频繁的旅行和分居的模式,孔书玉很自豪,“当然有时会感到很累,常常离别时也有难受。但是我们活出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模式。不仅两个人的情感经受了考验,而且欧文从小就在两地读书,去欧洲、亚洲各地,增加了不少见识。这也是高中时他能自己选择去英国读书的某种原因吧。”

小时候的欧文和爸爸(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欧文五年级时,孔书玉有了一年学术休假,母子俩回到澳洲。一年后,当孔书玉要回西蒙菲沙大学上班时,欧文留在爸爸身边读六年级。“柯霖比我有耐心,孩子更喜欢和他在一起,他对孩子照顾得也细心。我那些年忙于工作,心放在孩子身上的不多。”也是这个原因,欧文读七年级时,孔书玉又要做选择了——是让欧文在澳洲跟着爸爸读高中,还是回加拿大跟着妈妈读高中?

高中与未来的大学衔接,孩子必须在一边稳定下来读书。孔书玉心理没底。“欧文本来就和我没有那么亲密,不像和他爸爸那样。他在澳洲读六年级,我们又分开近一年,我有些担心是否能和他融洽相处。如果让孩子继续在澳洲,对孩子和我都容易,但是我失去了和孩子建立亲密关系的机会。”和一位学心理的朋友交流后,孔书玉决定听从朋友的建议,迎接挑战。

怀着忐忑的心,孔书玉和欧文开启了“更年期遇到青春期”模式。“还好,孩子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还常常替我考虑。孩子从小就学会照顾我,比如睡觉前懂得检查门窗这应该与欧文是个有安全感的阳光型孩子有关、与我们家的亲子关系一直很好有关。孩子一直由父母自己带大,从没分离。朋友的建议是对的,长期陪伴,才能建立起亲密的关系。”

与孩子的相依相伴也让孔书玉学会爱的表达。“对我来说,是一个爱的学习的过程。因为以前的家庭和教育,有时候我们很爱一个人,但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这是一个难得学习的机会。这也是是我们为何要孩子的原因吧——孩子是上天恩赐的机会,给我们一个机会挑战自我、学习成长的过程。”

 

成 长

欧文和爸爸(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进入大学,才是孩子“人生之路”的开始。而孩子进入大学,也是孔书玉空巢生活的开始。“孩子刚走时,我特别怕那种空巢的感觉。这个阶段也是靠自己调整。找到更好的状态,找些喜欢的事情去做。”

家的另一半仍然在悉尼, 所以今年休学术假,书玉又在悉尼陪丈夫三个月。“夫妻关系也要重新调整。以前很多时候是围绕孩子交流,现在夫妻有了更多的交流机会。这是我下面人际关系的重点,毕竟夫妻是伴老的。” 能在花香鸟语的悉尼度过北半球的冬天,书玉把这看成对她敢于走自己的路的赏赐:“全球化的时代,漂泊是注定的,变化是恒常的,内心有了解决办法,便有了安宁和平静,在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好的。生命的丰厚才是我最在意的。”

同时,职业发展和个人兴趣也面临着选择和再生的机会,是固守,还是给自己新的方向和目标?

很多人,尤其男人,认为女性到了四五十岁, 年老色衰,也没有什么追求。“其实我周围的女性朋友, 到了这个阶段却正是开始自我成长的第二春。她们自信,成熟,事业和经济上都已经自立,而且不再受儿女家庭的羁绊, 真正开始为自己而活。”

孔书玉(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书玉以前的学术训练和研究主要在文学文化和传媒方面。但最近几年, 因为有很多艺术界的朋友,同时也为自己补上艺术这一重要的领域, 她也开始了艺术史方面的研究。2020年她与郑胜天老师和美国的安雅兰教授主持了社会主义时期的文化艺术交流工作坊, 并把论文汇集成书。同时她邀请郑胜天老师成为SFU林思齐中心的研究员,并向英文出版社介绍翻译他研究中国和墨西哥当代艺术交流的专著《风起扶桑》。

“我自己的新研究是关于二十世纪初中国艺术家去欧洲旅行学习的课题。去年九月送儿子去牛津上学后我就直接去巴黎做档案研究,呆了两个月,感觉太好了。每天除了去巴黎的艺术图书馆, 还有机会去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和巴黎高等艺术学院。每天在塞纳河两岸行走,读书, 泡咖啡馆,认识新的同事朋友,正是我需要的生活,把空巢的失落、悲哀都排除了。”

因为在巴黎认识了一位法国同行,她们的计划是将英、法、中文材料综合起来,拍摄一部关于二十世纪初中国新女性在巴黎学习艺术以及她们回国后遭遇的纪录片,希望能将学界的研究成果用视觉语言向大众展示中国第一批新女性如何迈出走向世界艺术的第一步。

她近年所著的《故事照亮旅程》一书,灵感就来自于书玉的海外阅读和游历。这本书从与某地有关的电影和艺术家的作品、书店、美术馆和公共图书馆出发,以一个阅读者的视角,深入了解当地的历史和风土人情,并生发出充满热情和有想象力的对话空间,不断发现新的故事。书中所介绍的作家和艺术家,既有一般读者熟知的门罗、德波顿、李安等,又有在中国不算知名的麦克唐纳、阿娜伊斯等,这些作家作品在书玉笔下释放着他们各自独特的魅力和令人尊敬的价值,让人着迷。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3月3日在温哥华公共图书馆有一个读书活动,就是关于《故事照亮旅程》一书的阅读和讨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去参加。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书玉这几年也越来越钟情于创作。“我从二十几岁开始写博士论文,而且是洋八股。所以用中文写作,而且是文学性的原创写作,对我是一种类似生命深处的表达, 或者可以叫呼吸。”

“我目前正写一部回忆录《四海一家》。关于全球化时代的混血、分居家庭中的自我成长,亲子关系及个人与家庭层面上的跨文化的交流沟通。”

孔书玉一家在古巴 (图片由孔书玉提供)

四海一家。悦纳天下,才能被世界悦纳。将所有的变化当作必选项,不畏惧、不纠结,不要给自己设限。“对事情不要渴求一成不变。不要怕变化,在一个变动不居的世界人的态度很重要。” 而对于家的概念和家庭生活的模式, 书玉更愿意采取一种开放、接受和宽容的态度。

她喜欢印裔美国作家皮柯耶尔的那句话 “在今天的世界, 你到哪里去远比你从哪里来更重要。家不只是你碰巧出生的地方, 更是你成为你自己的地方。”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24581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乐尚人物】“牛津妈妈”孔书玉:生活不设限,世界才广阔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