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人生如戏 我却希望能在你面前脱下面具

[复制链接]
andyxu 发表于 2019-2-21 15: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treet life in Paris.jpg

【她乡华闻(微信ID:chicvancouver)讯】为了能更衬《波西米亚人》的名称,更融入剧情,我特地穿了一件有点皱的格子布西服上衣去剧场。歌剧院熟识的老友说,很好,这很波西米亚。第四幕,当躺在破沙发上弥留中的咪咪,唱起第一幕中初次相遇时,鲁道夫唱给她的“你那冰凉的小手”,我的眼眶终于装不下酸涩的液体,有一滴流下脸颊。冰凉。

Mimi 1.jpg Mimi and Rudolf 3.jpg

回到刚开场,暗灯,拉幕,《波西米亚人》的剧情,一开始就让我很有代入感。韩国男高音朴智明不愧是出演百场的鲁道夫专业户,把穷诗人的落魄,乐观,幽默和自嘲表现得活灵活现。出彩的不止鲁道夫一人,剧中每个人物都个性鲜明,深深引起观众的共鸣。当咪咪和鲁道夫一个不想走,一个想要留,心照不宣地各自吹灭蜡烛,台下一片会心的低笑。我前面的一对夫妻,到这里女的往男的肩膀靠得更近,男的把搂着她的手臂又收得更紧。

Mimi and Rudolf 2.jpg

第二幕的亮点,无疑是饰演交际花Musetta的女高音Sharleen Joynt。她完美地表现出什么是表面轻浮浪荡,内心却对真爱充满渴望。西方戏剧中,往往都有这样一个角色,魅力不可阻挡,例如《巴黎圣母院》中的埃斯梅拉达,《卡门》更是以这样一个主角得名。Sharleen扮演的Musetta,无疑能让任何男人拜倒在裙下。

Mimi and Rudolf.jpg

第三幕,鲁道夫因为自己的贫穷,既不能给咪咪良好舒适的生活条件,也没钱给她求医买药,眼见爱情并不能治愈疾病,咪咪日渐虚弱,鲁道夫不得不假装疯狂的嫉妒,希望恶劣的脾气能赶走咪咪,让她找一个有钱的情人,给她优渥的生活。朴智明的歌声和表演,淋漓尽致地诠释出了一个男人最深的绝望,普契尼也一定会觉得他的表演无愧于这部传世的杰作。从米兰音乐学院毕业后,普契尼度过了整整十年穷困潦倒的时光。正是这段怀才不遇的落魄音乐家生涯,让他能把鲁道夫这个角色,通过音乐刻画得如此真实而深刻。也正是这段时间给他得感受和共鸣,让他在看到《波西米亚人》歌剧脚本后,不惜与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反目,也要抢先创作出歌剧抢先公演,纪念自己的青春,赞颂纯真的爱情。

Musetta 3.jpg Musetta 4.jpg Rudolf 1.jpg

但是并非世间所有人的认真努力,都能有普契尼的完满结局。也许更多的人,还是和诗人鲁道夫,画家Marcello一样,终其一生无缘名利。有时也许只是和我这个新闻记者一样,选择了一个自己热爱却难有钱途的行业。在我过去幸福过的时光里,你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除了穷,其他哪儿都好”。因为职业的关系,我爱批判爱较真儿爱认死理儿,在我过去幸福的时光里,你也一样喜欢和我一起吐槽一起挑刺儿。不过当生活在平静中继续,日子虽然比以前租房子坐公车好很多但依然清贫,爱情却依然会被清贫所侵蚀。终于有一天,也许正是我的穷,让后来的我哪儿都不好。最好的爱情,是相处时不用戴着面具,当各怀心事,哪怕是为了对方的好,也到了该分开的时刻。

我希望能在你面前脱下面具

Rudolf 2.jpg

每个人的擅长的领域和能力不同,诗人鲁道夫和画家Marcello最终也没有能因为自己的才能改变命运。我也是。虽然也做了不少主持,市场推广的freelance工作,致富依旧和我无缘。《波西米亚人》,也是我生活的一种写照吧。

未来的生活和感情,答案在哪里?也许仍然在歌剧里。今年四月底到五月初,温哥华歌剧节上演的两部歌剧,提供了两种选择。一种是像《灰姑娘》一样,用童话和幻想来逃避

避现实的冷酷。另一种是像《浮士德》一样,向冷酷的现实低头,向魔鬼出售灵魂换取荣华富贵。到底该怎么选,请你们和我一起去看了这两部歌剧后,也许能给我一些中肯的建议。

在生命快走到终点的时候,咪咪选择逃离了金丝编造的笼子,回到初遇鲁道夫的那个寒冷彻骨的公寓。是不是所有的分离,在心底也会留下幸福的印记。人生入戏,我面对时全靠演技,可是我总想遇到你,让我可以脱下面具。《波西米亚人》还有2月21和24最后两场,我还是会回到剧场,去聆听“你那冰凉的小手”,和“我的名字叫咪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创建账户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