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全球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美国名校极致丑闻:中国女孩花808万进耶鲁,另有华人出4300万

2019-4-29 17:1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兮兮|来自: 北美报告

乐活按语:哪里升学都是一个难字!
今年3月12日,FBI爆出美国史上最惊人的招生舞弊案,全球哗然。美方起诉了50名涉嫌在名校录取中造假欺诈的人,其中包括2名SAT/ACT考试管理负责人、1名监考、1名大学管理人员、9名精英学校教师、33名家长。

这些人涉嫌欺诈的顶级名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得克萨斯大学、圣地亚哥大学等。

而该系列欺诈案的主角叫威廉·辛格,名字听起来挺大气,但是做的事情很无耻。他专门帮富豪子女作弊,虚假提高SAT/ACT考试成绩,或建立非真实的特长生档案,助富豪子女“弯道超车”进入顶级名校。

威廉·辛格/Key Worldwide Foundation创始人

这个过程中,每个环节都需要用钱“开路”,普通人承受不起。因此,辛格的客户都是美国富豪、明星之类,其中也不乏中国“新贵”……

然而就在4月27日,美方传来了此案最新的调查结果:33位涉案家长中,华人家庭出手最为“阔绰”,而且“阔绰”很多很多倍。

《华尔街日报》文章截图

21岁中国女孩花808万上耶鲁?更有华人家庭壕掷4300万!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起美国大学入学丑闻中,有两个中国家庭特别引人注目,因为他们支付的金额远远超过了其他家长。

其中,一个中国家庭豪掷650万美元(即4373万人民币),从涉案大学申请顾问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处,为孩子购买了名校入场券。

这是迄今为止在家长群体中查获出的最高行贿金额,也是一笔颠覆想象的天文巨款。不过无论检方还是媒体,均未透露这个中国家庭的具体身份和就读学校。

图源:JESSICA HILL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另一例华人家庭的身份则明朗得多,《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都曝光了详细情况。

这位学生名为 Sherry Guo,在法庭文件中的代号是“Yale Applicant 1”(耶鲁1号申请人),她的家人则豪掷120万美元(约808万人民币),为她进耶鲁保驾护航。

这名涉事学生的律师 James Spertus 确认,Sherry Guo现年21岁,大约五年前从中国搬到南加州,就读于圣胡安(San Juan )一所名为 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的天主教高中。

由于搬到美国之后才开始研习英语,所以Guo入学的时间较晚,21岁才刚读大一。

Sherry Guo

James Spertus 律师表示,Guo原本的目标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或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但由于辛格建议她去耶鲁大学并保证录取,因此 Sherry 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Spertus 律师还补充道,在2017年的11月,Guo的父亲致信辛格,称愿意向女儿申请的其中一所顶尖大学捐款。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辛格在收到Guo父亲信件的第二天,便联系了时任耶鲁女子足球队的教练 Rudolph Meredith,把Guo的简历和个人陈述发了过去,并附上了该学生的艺术作品集。

辛格写道,他建议Meredith把艺术相关材料改成“足球”方面,并为Guo捏造了两个虚假身份:中国某初级国家训练队队员,以及南加州某著名足球俱乐部的女足队长。

随即,辛格从Guo家庭为他支付的120万美元中,抽出40万美元付给Meredith,然后该教练便将Guo列进了耶鲁女足校队的特招名单。

2018年秋季,Sherry Guo 顺利被耶鲁录取,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但律师 James Spertus 表示,Guo现在已经不在耶鲁了。

耶鲁大学表示,上月撤销了一名学生的入学资格,同时调查了该校前女足主教练卷入辛格一案的指控。但耶鲁校方没有透露相关学生的身份。

直到4月10日之前,Guo还在耶鲁大学的名录中,但现在该名录已经没有她的名字。

与此同时,Guo曾就读的JSerra Catholic High School 的天主教高中官网显示,Guo的艺术作品屡次获奖。她还是该校国家荣誉学会(National Honor Society)分会的国际学生干事。

高中校长 Eric Stroupe 表示,Guo是一位“不可思议的艺术家”、“超级有天赋”,成绩非常好。Eric Stroupe 称,在《华尔街日报》联系他之前,他并不知道Guo涉及招生丑闻,他对此感到十分震惊。

而据《华尔街日报》提供的数据,对比这两位“豪掷千金”的华人家长,大部分涉案家长的行贿金额在25万到40万美元之间,手段也无非是篡改成绩和体育生特招。

可见这两户中国新贵家庭,由于不清楚“美国名校圈内的潜规则”,被大宰特宰了一把……几乎算是遭遇了趁火打劫。

目前,Guo的家人尚未受到指控。美国检方表示,调查正在进行。据知情人士透露,被指向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服务费的家庭也还未受到指控。

James Spertus 律师还补充道:“没有证据表明,Sherry一家对120万美元的金额动向知情。”

由于华人和当地学生的文化背景相差悬殊,他们并不知道常规的申请流程,也不知道这笔钱会用来行贿,以为只是单纯的社会捐款,因此也不存在明显的作案动机,基于这些因素,检方才至今仍未起诉。

案件撬开无数利益相关人员

不难发现,本案所有被指控人员都被辛格拴在了一根绳上,拉一拉便可以连根拔起许多利益相关体。

多年来,辛格依靠自己建立的 Key Worldwide Foundation 机构,给无数富豪家长提供了“在分数上动手脚”和“捏造体育特长生身份”这两种“服务”,以赚取“空降美国名校”的高昂服务费。

大学申请顾问辛格

涉案的富豪家长全都是社会上响当当的人物,包括:

Jane Buckingham,洛杉矶一家精品营销公司Trendera的首席执行官

Robert Flaxman,房地产开发公司Crown Realty&Development的创始人兼CEO

Elisabeth Kimmel,Midwest 电视台前老板兼总裁

Felicity Hoffman,艾美奖最佳女主,《绝望的主妇》主演之一

Mossimo 服装品牌创始人 Mossimo Giannulli 和妻子女演员 Lori Loughlin

本案曝光不久后,“始作俑者”辛格便宣布认罪,承认自己犯下:敲诈勒索罪、阴谋罪、洗钱罪和妨害司法制度罪的4项罪名。

4月8号,“绝望主妇” Felicity Hoffman 认罪,承认自己为了大女儿的录取情况,直接参与到作弊计划当中。

除了Felicity Hoffman,另外其他12名家长也认了罪,分别涉及诈骗和洗钱两项罪名。

未来更多信息,也将陆续浮出水面。


寒门难出贵子,在美国逐渐变成一种不争的事实

或许很多读者会有疑问,为何那么多明星富豪会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也要送孩子上名校呢?

因为,当前美国社会阶层总体趋于稳固,而高等教育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一个加深阶层固化的角色。人人都相信,一旦进入美国名校接受教育,无论人脉也好,学识也罢,足令自己一日千里。

《纽约时报》报道称,藤校学生的群体里,家庭来自于美国最富裕1%的学生数量,比来自家庭收入位于金字塔底部60%的学生加在一块儿都多。

北北此前曾发布一篇报道:如今,不少中国留学服务商在其微信订阅号上,公开发文宣称提供常青藤院校保录取的项目,甚至明晃晃地给出价码——

综合排名前20保录取价格是七位数(人民币),比较高的七位数,综合排名前50的保录取价格只要六位数,只是六位数开始几个数字,价格不高。

这个没有标准价格的市场里,价格的浮动,往往取决于学生与家长的决心和意愿,甚至连哈佛大学也在可以保录取的范围之内。家长们时常可以看到类似广告——

卡耐基梅隆大学,硕士、博士保录取,2018年9月入学,释放1个名额。申请费260万人民币。

目前来看,“藤校热”已经在中国中上等收入家庭中蔓延开来。借由金钱铺就的一条康庄大道,笔直延伸至高高在上的象牙塔,这似乎也是家长们的一种人文理想主义,是给子女最好的礼物。

当年被指称花了250万美金买进哈佛大学政府管理专业的贾里德•库什纳,如今已37岁,他成为了白宫里的一名职业政客,是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背后最有权势的幕后推手之一,他甚至还有了另一个为人所知的身份——总统女婿,特朗普最心爱的女儿伊万卡的丈夫。

而伊万卡凭借着父亲特朗普的“传承录取”,顺利入读沃顿商学院。两个美国地产大亨的后代贾里德•库什纳和伊万卡如今有了一个八岁的可爱女儿,用不了多久,就到了他们女儿选择预备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了……

花谢花又开,
这个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美国名校招生丑闻爆发,
揭开的只是当今不平等社会中
最浅显丑陋的一角。

更多云泥殊路的画面,
你可曾看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华尔街日报、INSIGHT视界等。感谢!

作者:兮兮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