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人物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怪谈:王子总理与芭比部长太入戏,为何说十月他们将谢幕?

2019-4-26 15:1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温存一刀

乐活按语:这两位为了他们的权势早已饥不择食不择手段,十月大选选民会用选票说话。

对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来说,除了小土豆这个绰号外,还有另一个绰号王子总理。而这一称谓来源于美国动画片怪物史瑞克里的一个主角Prince Charming,意喻华而不实。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特鲁多华而不实,他手下的部长也和他一个德行,其中环境部长麦康娜(Catherine McKenna)整天叫嚣气候变化,睁着眼睛说瞎话,被讽刺为芭比部长(climate Barbie)。然而就是这一对活宝,为了权力不择手段太入戏,成为全球一大笑料。

在刚刚落幕的七国集团峰会中,当谈到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时,特鲁多竟然指使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态白人至上对世界构成最大安全威胁。不仅如此,现在早已四面楚歌的特鲁多为了十月大选,开始主打白人至上牌,先将主要对手联邦保守党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抹黑为白人至上者,甚至据联邦政府内部人士透露,自由党为了强化所谓白人至上威胁世界安全宣传策略,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被抹黑成不受欢迎的橙色发型世界领导人(orange-hued and unpopular world leader),其心可诛。

让一刀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前几年都没听说所谓的白人至上,怎么自从难民危机爆发后就出现白人至上了呢? 20178月温哥华曾出现种族主义者要集会的传言,为了进行反制,左派举行反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大游行,结果一到场才发现,好嘛,哪有什么种族主义者,全是左派在集会,只有几个所谓种族主义者在举牌,抗议内容还是针对边境难民危机。


仅仅过了一年,2018年根据CBC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65%的加拿大民众对边境难民危机有看法,前不久特鲁多政府为了边境选民选票,对边境难民政策也开始收紧。那么一刀想请问,难道这65%的民众都是白人至上吗,拜托,要知道上届大选的时候,自由党总得票率也不过39%,而且如果边境难民政策没有问题,为何你特鲁多要去调整呢? 现在来看,只能说当时在温哥华举牌抗议的那几个人真的是有先见之明。

上个月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发生枪击案后,所有政客都把矛头对准白人至上,没人去反思背后真正原因,就连风马牛不相及的卑诗省长贺谨都跑去本地某族裔社团去慰问。但就在421日斯里兰卡教堂发生如此惨痛的爆炸案,加拿大大多伦多地区士嘉堡一带是斯里兰卡裔聚居区,虽然政要们都纷纷发电慰问和谴责,怎么就不见政客深入社区走访慰问呢?

坦率地说,虽然我们不能一棍子把一种宗教打死,但如果进行深究,为何恐怖分子都以某族裔居多,怎么就很少见到有佛教徒和基督徒呢? 最可笑的是,现在随便浏览一家加拿大主流媒体网站,但凡涉及到某族裔和难民群体的负面新闻,一律都是评论已关闭,如果有人在社交媒体哪怕发了一句牢骚,白人至上和极右的帽子立马会扣给你,Facebook甚至还采取行动,关闭一批所谓白人至上者账号和公共主页。

 

但离奇的是,这几年经过自由党的一系列操作和煽风点火,获赔千万的恐怖分子卡德尔(Omar Khadr)都能登上CBC节目,成为嘉宾并大言不惭地说他得到的赔款是赔给每位加拿大人的,丝毫没有任何悔意。而被叙利亚难民杀害的华裔女童申小雨始终不见有主流媒体前来声援,凶手也被有意保护。这就奇了怪了,受害人没人关心,施害人反而成为保护对象。

其实纵观全球来看,这种现象也不是个案。自从大规模接收难民以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已经沦为强奸之都,没人去追究施暴者罪行,反而有极左怪罪是瑞典女生裙子穿的太短了。德国左翼党一位90后女党工在下夜班路上被难民抢劫并强奸,警察抓到凶手后女生竟要求不要向公众公布凶手的难民背景,这哪里有什么白人至上,分明是对某族裔噤若寒蝉。

在加拿大这样的例子就更多了,某族裔女孩报假案说头巾被剪,特鲁多第一时间就发声谴责,相反201811月据多伦多太阳报报道,多伦多犹太教孩子在放学路上被某族裔欺凌殴打,眼镜都被打碎,不见任何政要发声。更离谱的是,一位黑人小业主把自己的房子租给叙利亚难民,只因进屋时没脱鞋就被对方告上法庭,说是侵犯了宗教信仰,官司一拖就是几年,导致他婚也离了,赔偿和律师费高达十几万,让人不堪忍受。

为了迎接今年大选,据本地媒体报道,加拿大某族裔主要社团阿訇联名发声,要求所有信众必须投票,否则会被开除教籍。而我们华人社区先不说没有这么团结,就算真团结了你发表个类似声明试试,主流媒体立马给你打成中国威胁论。所以说在加拿大白人至上倒是没有迹象,某族裔独大却是真实发生。

 

当特鲁多继续煽动反白人至上的时候,他为何就不能反思,他作为一国总理,飞机飞五趟光酒水钱就高达35万加元,而芭比部长麦康娜也是奇葩,成天嚷嚷气候变化,但每次出国开会就必须随身带摄影师拍照,加起来光摄影师开销就十几万,难道我们交的碳税根本与气候变化无关,全被这样随便挥霍了吗?

 

2018年安省省选开始,到昨天落幕的爱德华王子岛省选,自由党及其盟友一个接一个垮台,当地选民已经用选票为自由党打分。特鲁多和他的内阁成员鼓噪反白人至上和气候变化,实际掩盖的是他们执政失败和德不配位。

如果说白人至上威胁到所谓的国家安全,那么请让他们以事实根据说话,多少恐袭是白人至上者干的,斯德哥尔摩的强奸案有多少是白人至上者干的,针对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的破坏和信仰者的屠杀又有多少是白人至上者所为?拿出铁证,我们无话可说,跟着总理和部长一起谴责。拿不出证据,那就别怪大家的不齿和愤怒。10月,受够了的民众会以选票说话,与王子总理与环他左右的芭比部长们挥手拜拜。

本人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高度见闻微信平台立场。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