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移民 移民动态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6个故事: 人口贩卖和嗜血的加拿大签证

2019-4-26 11:27|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6个血淋淋的故事。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黄海/Lydia撰写】加拿大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梦,殊不知任何梦想开始的地方都是考验人性的大炼场。这块传说中的北美"金银岛”,不带怜悯,不带宽容,没有片寸土地可以容纳弱者的家。

  很多人踏上加拿大的那一刻,就掉进了不见底的深渊……

  根据官方数据,2008年有41,000人“黑”在加拿大,其中有一些人持合法证件入境,尔后因各种因素非法逗留,最后申请难民身份寻求庇护,是人口贩卖活动的目标群体。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认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只是被强迫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实际上不光是女性,男性也被诱骗到加拿大从事农业、服务业、建筑业等工作。

  无良的招聘中介和雇主会通过征收高额的招聘费用,让人们还未淘到金就背上一身债务,更有人通过扣押工资、工作环境恶劣、生理虐待以及侮辱等方式剥削外劳。尽管受到不公平,甚至非人的待遇,但因为害怕失去工作,外劳们通常只能忍气吞声。

  1. 生命的代价

  Ajesh Chopra,25岁,来自印度。2018年,当加拿大边境官员告诉Ajesh Chopra必须离开加拿大的时候,Ajesh Chopra选择了自杀。

  故事要从一则电视招聘广告说起。

  几年前,Ajesh Chopra被电视上一家大型招聘公司Global Opportunities的招聘广告所吸引,那几句“办理加拿大留学签证”的广告词始终在他耳边撩拨着他的心。于是,他联系了一个移民留学中介,从中得知,如果他在加拿大职业学院毕业就可以获得工作签证,然后便可“一步登天”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象所有心怀加拿大梦的人一样,Ajesh Chopra选择了相信。

  2018年,Ajesh Chopra从安大略省 St. Clair College毕业,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工作签证被拒,眼看4万元学费、中介费、梦想,所有的一切顿时化为泡影,万分沮丧的Ajesh Chopra来到Prescott的加拿大边境服务办公室再次申请工作许可。没料到加拿大边境人员告诉Akshay Chopra必须在几天内离开加拿大,理由是他没有合法的居留权。突如其来的噩耗直接摧毁了Ajesh Chopra,崩溃的他从边境一路开车到 Ogdensburg-Prescott 国际大桥,纵身一跃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Ajesh Chopra的哥哥Akshay Chopra称,“我谴责加拿大政府,我的弟弟Ajesh Chopra他再也回不来了,我想讨个说法。”Ajesh Chopra的父亲Charanjeet Chopra从印度给加拿大总理总理特鲁多写了一封信,要求有关部门对儿子的死亡进行调查,并指出是加拿大边境人员是把他儿子Ajesh Chopra推向绝路的原因。过了许久,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回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慰问的同时也表达了对Ajesh Chopra的死无能为力。

  《环球邮报》曾多次尝试与Ajesh Chopra自杀源头的招聘公司Global Opportunities联系,但都未果。《环球邮报》还发现,事实上,在St. Clair 学院与Ajesh Chopra有相同遭遇的国际留学生还有很多,为此他们都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St. Clair 学院方面则表示这不是他们的错,是政府的问题。随着事情的发酵,最后加拿大移民部长不得不出面为受困的学生们申请了工作许可。可惜,对Ajesh Chopra来说,这一切为时已晚。

  除了Ajesh Chopra,还有30多名受访者向《环球邮报》讲述了他们与家人在被欺骗的情况下招募,工作签证泡汤的经历。目前,这些人大多在加拿大农场和酒店做苦工,住在极其简陋的临时宿舍里,面临着与自杀身亡的Ajesh Chopra一样的困境。

  2. 噬血的加拿大通行证

  Manuel Burgos,来自洪都拉斯。

  Manuel Burgos在加拿大的经历可谓是步步惊心。

  5年前,Manuel Burgos向当地高利贷借款$4000加元,支付给一名所谓的“招聘人员”得到了加拿大工作签证。事与愿违,当Manuel Burgos来到加拿大,他却只能打散工,有时候每天只能工作2小时。

  由于Manuel Burgos找不到全职工作,不能及时偿还高利贷,Manuel Burgos的哥哥在洪都拉斯被杀。事发后,Manuel Burgos还收到了威胁短信,暗示他离死不远了。

  Manuel Burgos说:“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绝对不会来加拿大。我非常害怕和恐慌,因为我无法偿还债务,只能留在这里,不能回家。”他还补充说,他为自己家里的妻子和三个孩子感到万分担心。在哥哥被杀后,高利贷通过Facebook联系他要钱,目前他已经申请了以难民身份留在加拿大……

  3.我想在妈妈忘记我前,再抱她一次

  (左起)菲律宾人Lourdes dela Pena, Jessie Veneranda ,Maila Ceguerra,他们持临时工作许可来到加拿大,可现在三人都无法获得工签续签,照片摄于2019年1月7日。

  44岁的Pena女士被安大略省Vaugha市一家名为“Link4staff”的职业中介以“获得工作签证和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为条件,指派到一名男士家中工作,并要求Pena支付$5000加元“介绍费”。工作内容是,打扫房间,每周三天。

  Pena回忆道:“当他们把我带到个男人的房子时,我发现那个男人更像是要找个情人,我也没多想。后来,工签竟然没有下来。”

  Pena在加拿大已经生活了七年,但仍然没有资格留在加拿大,由于工签申请失败,Pena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了“人道主义援助humanitarian and compassionate ”签证的申请。

  除了$5000加元外(相当于Pena在加拿大一年的薪水),Pena前前后后损失了大概$2.4万加币,其中包括移民中介费用和被雇主克扣的工资。

  Pena曾在安大略的两个农场干着极度累人和低收入的工作,有时候还会惨遭“被农场主扣去杂费”,一个月只能赚$74加元,Pena之所以能上咬着牙挺过来,原因就是她被告知这是她留在加拿大唯一的途径。

  Pena说,“为要争取到合法留在加拿大,我们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可结果却只是徒劳和漫长的等待。”于是,Lourdes dela Pena, Jessie Veneranda ,Maila Ceguerra三人联合起来把 Link4staff告上法庭,可是Link4staff通过律师驳回了指控。

  如今,Pena在一家三明治工厂工作,每小时挣$12.5加币(约合人民币34.5元)。“我真想在妈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之前见见她,拥抱她一下。我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母亲了,但如果她回到菲律宾,根本无法养活83岁的母亲。” Pena说到这里,泣不成声。

  十年前Pena与她母亲的合影

  4.众叛亲离

  Rafael Medina,46岁,墨西哥人。

  故乡墨西哥对已有四个孩子的Rafael Medina来说就象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被引爆。因为Rafael Medina说服家乡的亲朋好友花钱雇了一位“招聘人员”,帮他们在加拿大得到了一份从来没有兑现的工作……从此,Rafael Medina被家乡的人们视为仇敌,对他恨之入骨。

  故事要从Rafael Medina在加拿大为一家食品出口企业采购的时候遇到一位叫Nelson Reinoso的职业中介说起。当时看起来友好,诚恳的中介Nelson Reinoso向Rafael Medina承诺,如果他可以让他的朋友或家人每人支付$1800加元,便可以让他们在多伦多一家汽车修理店工作,还向Rafael Medina出示了安大略省公司营业执照。Rafael Medina便信以为真了,还鼓动了24名父老乡亲汇款,但不幸的是,职业中介Nelson Reinoso拿到钱后就消失了。

  后来,Rafael Medina向多伦多警方报警,但是未果。

  Rafael Medina说:“这次欺骗,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失去了在墨西哥的工作,还背上了大笔债务,不得不卖掉在墨西哥的车来还债。”

  Rafael Medina告诉《环球邮报》,他无法回家,没有工作,只能流落街头。在寒冷的冬夜,只好在Tim Hortons待到关门,然后乘坐多伦多的公交车,直到早上6点地铁站开门,一天又一天。

  好在,他得到了安大略省有关部门的援助,并提出了难民申请。

  男人在街头努力看着镜头,想到伤心处便移开了视线,眼泪流了下来。

  5.非人的待遇

  Brayan Aguilar,33岁,来自危地马拉(照片摄于2019年1月10日)他拿到工签后在一家农场工作,但因为监工虐待、侮辱工人。他不得已离开了农场,现在他找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并申请了难民身份。

  一些外国工人来加拿大工作不得不面临被业主欺压的情况。Brayan Aguilar在四年前从危地马拉被招工至安大略的一家大型农场工作。多年来,这家农场已经引进了数十名临时外籍劳工,但问题是农场老板每天象对待奴隶一样对待这些外籍劳工。

  Aguilar说,“由于我们的英语不好,听不懂监工的指令,监工对他们喊,‘你们是笨蛋’。”Aguilar被骂后没多久就被通知不会续签劳工合同。

  而危地马拉当地臭名昭著的街头帮派Mara 18为了钱不断对Aguilar的妻子进行骚扰,因为他们相信任何去加拿大工作的人都会变成有钱人。Aguilar妻子为了安全不得不告诉别人丈夫已经死在异乡,她是个寡妇。

  随后,Aguilar提出了难民申请,并获得了在加拿大的工作许可。他现在为一家居装修公司工作,他说希望在自己7岁的儿子被黑帮招募之前把家人带到加拿大。

  6.一念无明

  调查显示,大多数移民、劳工中介都不会对申请人签证被拒承担责任,而人们却为此支付了大笔大笔的金钱。2019年,在魁北克有十几名外国工人因非法打工被拘留,等待遣返。

  来自危地马拉31岁的Rudy Vasquez就是其中之一。

  Rudy Vasquez说,他有三个孩子,家里在等着他寄钱。他和工友都是被中介介绍来的,当时大家都认为这是合法的,而且养鸡场也没有支付象承诺中所说的工资。职业介绍所不应该利用象他们这样不了解当地法律的人。后来,农场主还向移民局报告称Rudy Vasquez等人失踪了,最终他们几个被下令遣返危地马拉。他虽然得到了暂时的缓刑,但其他人已经被送回老家。Rudy Vasquez在监狱中度过了几个月,没有一分钱寄给家里人。

  养鸡场其他拥有与Rudy Vasquez相同境遇的工人们表示,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Esvin Cordon扣留了他们的部分工资,而且自农场遭到移民当局突击搜查以来,已有两年多时间,但农场一直没有受到指控。

  结尾

  在《环球邮报》调查的几个案例中,人们被一份“空头工作”骗到加拿大占大多数,当人们走投无路时,只好选择做难民。联邦数据显示,来自印度和墨西哥的公民是近年来加拿大境内提出难民申请的前十名。而这两个国家,也是全球“廉价劳动力”的主要输出口。

  2018年,印度人获得的学签的数量是2015年的3倍,印度人提出的难民申请竟是2015年的15倍,同期墨西哥人提出的申请则是2015年的5倍。但来自印度的难民申请被拒绝的人数几乎与被接受的人数一样多,而大多数来自墨西哥的难民申请都被拒绝了。

  另外,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大约有45名移民顾问、招聘人员以及相关的职业介绍所被指控利用“通过在加拿大工作或学习来获得永久居民”这一招,误导至少2300名外国留学生和工人来到加拿大,并从中收取高额,甚至超过法定金额的“招聘费”。

  而这些被人肉贩子“卖到”加拿大的外国留学生和工人中,很多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沦入“打黑工”的地步。他们背负着远离家人的痛苦,冒着被暗杀的危险,忍受一切折磨留在加拿大,只为偿还沉重的中介费用、高利贷。

  图片来自:Global and Mail

  编辑:黄海

  责任编辑:林伯宴

  平台:温哥华头条

  微信ID:Vancouverheadline

  更多精彩内容 请点击图片!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