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教育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加拿大疯了,政府强推“跨性别恐惧症”测试,12岁孩子都得参加

2019-4-12 15:57|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温村小四眼

乐活按语:当一个国家整天走火入魔专注于跨性别而非发展经济,那么走向末路是必然结果。

自从特鲁多2015年当选加拿大总理以来,全国上下从联邦到各省,整天琢磨的不是怎样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而是紧盯着跨性别议题不放,天天想着的都是人裤腰带里的那点事,好像这才是最要紧的国家大事。你要是稍微发点牢骚,立马就会被扣上歧视的大帽子。

最近在与联邦自由党执政有连带关系的新斯科舍省,教育厅开始推广一本关于跨性别恐惧症的读物《跨性别恐惧症:应对与超越》(Transphobia: Deal with it and become a gender transcender),里面包括所谓的自我测试,12岁以上的孩子都得参加。

 

对于这种读物堂而皇之地进入到课堂,新斯科舍省教育厅丝毫不予以避讳,甚至发言人还证实全省8年级英文课课堂都会采用这本读物,而8年级学生的年龄范围就在1213岁以内。耐人寻味的是,针对外界的质疑,省教育厅一方面表示这本书既不属于教科书,也不属于必修的范畴,另一方面却表示这本书将作为学生的课内阅读资源一部分,教师也会提供更多辅导材料帮助学生理解这部书,给人直接观感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小四眼好奇的是,这本书的作者是谁,有何背景和来历? 经过查询后发现,原来这部书的作者名为J. Wallace Skelton,是多伦多教育局防范性别暴力办公室(Gender Violence Prevention Office)职员,同时也是跨性别权益活动人士和作家,自我性别认同为酷儿(queer),即非异性恋者。难怪他会写这本有关跨性别恐惧症的读物,自己就是相关利益者,写的书全面向学校推广,这样做真的就合适吗?

 

除了作者本身性别认同为酷儿以外,图书编辑和审查团队中还包括一名变性人,完全丧失了作为学生读物应包括的基本中立原则。试想,当这种读物在学校大行其道之时,孩子的性别认知能不受到影响吗? 难道这样做才是对孩子成长负责吗?

更离谱的是,这本书中竟然还包括所谓跨性别恐惧症自我测试题,要求学生必须回答,小四眼作为成人看完后都会感到发怵,更别谈那些懵懂无知的未成年孩子们了。小四眼现在就举几道测试题例子,比如我从来不用跨性别厕所/我没有交过跨性别朋友/我没有使用过特定代词形容跨性别者等,假如你的答案为是,而且回答是的问题占多数,那么根据书上的定义,你就患有跨性别恐惧症,需要多学习了解与性有关的知识。


小四眼觉得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稽,12岁的男孩女孩刚刚进入青春期和开始生理变化,连正常的性知识可能都未必懂得多少,但现在却要他们参加所谓的跨性别恐惧症自我测试,并且问题完全是诱导式,这不就是摆明要鼓励孩子们成为跨性别人士吗? 而且从2013年开始,加拿大大西洋省份包括新斯科舍中小学数学成绩是年年下滑,许多孩子数学差的连九九乘法表和基本公式都背不出来既然教育厅有闲工夫引进读物,试图改善所谓跨性别恐惧症难题,怎么就不能想想办法,同时帮助孩子们提高数学成绩呢?

其实放眼全国来看,新斯科舍省并不是个案,在卑诗省早已大行其道。温哥华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ARC基金会(ARC Foundation),动员省府实施SOGI跨性别教育,资助SOGI教育顾问,对外则宣称帮助学校拓展所需要的政策和反对霸凌,确保包容性取向和性别认同,而且还赞助一年一度的同性恋电影节(Queer Film Festival)和校外(Out in Schools)计划,用打游击的市场手段,让更多学生前往同性恋电影节,把孩子们卷入性争议。不仅如此,卑诗省已形成SOGI教育网(The BC SOGI Educator Network),同样由ARC基金会设立,全省有49所学校加入并进行网上教学,此外ARC基金会还与卑诗省教育厅,卑诗教联,卑诗大学教育系和卑诗省9个教育局至LGBTQ社区组织多方合作,不断修订教学内容。

如果说新斯科舍省跨性别恐惧症读本所接触的对象还是12岁以上的孩子,那么温哥华骄傲地说出(Pride Speaks)则做的更绝,直接是面向从幼儿园到3年级学生,每节课长度40分钟,包括什么是性,讲解性的多样性,阅读性多样性画册,把跨性别人士当朋友,并要求在学生守则里加入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内容,对LGBTQ给予特殊权利。但殊不知不管这门课程如何巧妙包装,对孩子的误导之嫌始终无法回避。

跨性别教育究竟会对孩子成长带来什么后果,想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根据调查显示,凡是接受相关教育后对自己的性别产生怀疑,通过手术和药物刺激以改变身体本身性特征的跨性别人士,自杀几率是普通人的20倍。当中许多人都会感到后悔,并且为身体上所遭受的痛苦感到苦不堪言。其中英国一名17岁男孩Bradley Cooper曾三番五次要求家人让他变性,但不到一年他又决定取消已提上日程的手术,停止服用女性荷尔蒙,结果情绪经历极大波动,两度试图自杀,比利时44岁女性Nancy Verhelst因两次转接男性性器官手术失败,每天心理和生理上受到极大折磨,最终选择安乐死,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别看跨性别者只占加拿大总人口的1%,但他们的政治能量很大,与信仰某宗教的族裔有的一拼。穆斯林议员弄出了M-103动议,谴责穆斯林恐惧症,万一哪天跨性别支持者议员也搞出个动议,谴责跨性别恐惧症,那么到时候哪怕一丁点的反对的声音都是犯法,想想都可怕。如果我们的孩子说了什么不太理解跨性别的话,是不是也会被扣上歧视,霸凌的帽子?作为独立自由的个体,他们如果真对变性不敢兴趣,可否直接说“不”,可否也有自由表达“不愿接受”此类信息的权利。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高度见闻微信平台立场。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