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美国新时代进步力量崛起:Justice Democrats带来的启迪

2019-4-12 15:47|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作为一个美国民主党新兴组织短时段内培养出不少政客来说,最终在积习已久的建制派垄断大局下异军突起,奇袭政坛,深值有志从政的华人学习。

时下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已经成为美国一个迅速蹿红的专业政治词汇,貌似偶然,实际上它的出现与形成,内含着民主社会选举政治某种内在逻辑。不否认这里有特殊时间点和周延环境,但从它作为一个美国民主党新兴组织短时段内培养出不少政客来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主政治一般规律和民选程式运作策略,最终在积习已久的建制派垄断大局下异军突起,奇袭政坛,成功斩获议会席位,深值有志从政的华人学习。

 

《高度》周刊认为,华人不能只停留在表面花哨的皮毛上浅尝辄止,那样画虎不成反类犬,要深入探究,了解始末,洞悉最核心内质。正义民主党人提供的一个最基本启示就是作为相对劣势一方,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民主政治所提供的现成框架,又不拘泥于这个框架,寻找边缘嫁接地带确立突破点,实现翻转。华人在加拿大生存百年,以两百余万人数居少数族裔之首,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然依旧存在瓶颈问题有待突破,我们在战略检讨之余,也要重视战术层面的细节,从而有效实现华人从政的突围。

 

  从低谷处理性反弹

 

     2016年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竞选美国总统失利之后,美国民主党一度陷入权力与意识形态上空窗期,而进步派则通过正义民主党人Justice Democrats这一社运组织,在民主党中有了较选前更大的影响力。为顺应民主党选民改变,全民医保与进一步控枪等进步派政策开始为陆天娜(Kristen Gillibrand)等一些建制派民主党人所接受。

 

可以说正义民主党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产物,其主要目的是在败选后改革民主党,其成分包括库林斯基(Kyle Kulinski)的安全谈话(Secular Talk)、约格尔(Cenk Uygur)的年轻土耳其(The Young Turks)和2016年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竞选团队。

2017123日,库林斯基领衔连同其他10个人,共同创办了正义民主党组织,创办人包括前桑德斯阵营成员,如组织技术总裁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和MoveOn.org募捐者埃克斯雷Zack Exley)等,洛加斯(Alexandra Rojas)成为该组织行政总裁。

根据正义民主党人官方简介,他们寻求创造一场左翼公民运动,以此来支持另类民主党候选人参与2018年中期选举,其目的为了击败现任建制派民主党人,或者促使他们在其选区成为可信任的人。他们还希望在国家层面重建民主党,并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特朗普(Donald Trump)。

 

正义民主党人对华人的启示之一是优质从政者陷入低谷不可怕,政治征途上胜败乃兵家常事,可怕的是丧失斗志一蹶不振。关键在于要学会对症下药,勇于革新,反弹就有希望,数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寻找病灶对症下药

 

2016年大选以特朗普(Donald Trump)胜出告终,一些进步派人士把政客的忠诚度与金主挂钩,归结为希拉里败选主因。这些批评断言桑德斯竞选经费模式要更好一些,他在2016年竞选经费主要来自于小额个人资助,增加了公共信任和可信度。

 

痛定思痛之后,正义民主党通过分析决定用统一战略来代替财团支持的各自为政,通过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突破来重建民主党,并要求这些候选人承诺,拒绝亿万富翁和公司财团捐助。

根据正义民主党理念和政治观点,他们最高优先选项是有效地消除金钱与利益冲突在政客中的作用。就这样,任何加盟正义民主党的候选人都必须承诺拒绝任何亿万富翁和公司财团捐助。

 

正义民主党人分析认为,所有竞选都需要捐助,而候选人推举的政策若不符合公司财团和富人们的利益,就不会再获得他们捐助。为此这种制度安排被迫断绝了政客们对政策的改变,以适合当下商业环境,这也是他们经验之谈。

 

20177月,几个进步派组织宣布鼓励国会中的民主党人签约一个人民平台(Peoples Platform),包括我们的革命(Our Revolution)、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国家护工联盟(National Nurses United)、劳工家庭党(Working Families Party)和新国会标志(Brand New Congress)。

 

这个平台支持众议院当下8个议案,内容都是关注美国民生:1.全民医保法案(the Medicare For All Act);2.免费高等教育(the College for All Act of 2017);3.工人权益(the Raise the Wage Act);4.妇女权益(the Equal Access to Abortion Coverage in Health Insurance (EACH Woman) Act of 2017);5.选举权(the Automatic Voter Registration Act);6.环境正义(the Environmental Justice Act of 2017);7.刑事正义和移民权益(the Justice Is Not for Sale Act of 2017);8.征税华尔街(the Inclusive Prosperity Act)。

 

正义民主党人对华人的启示之二是要学会认真总结,仔细找出败选原因所在,这样才能使后面的选战有正确方向。

 

  尊重体制敢于创新

                                                                                     

正义民主党所描述的观点为大多数美国人所熟知,但是由于制度性问题,目前在政治上受到诸多限制,这样就要在现有体制内寻找突破点,其动力和能量来自于创新意识,并把创新转化为行动。

 

约格尔在解释正义民主党这个名字的时候说:“民主党人过往习惯于代表选民,认为这是了不起的事情。而我们要你只代表我们,而不是你的金主。”

 

拒绝公司财团捐助,支持全民医疗(Medicare For All),成为正义民主党最高检验。正义民主党支持公开捐助选举的做法,禁止Super PACs和私人给政客竞选捐助。另外,正义民主党主张复原1965年选举权法案(the 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条款,主张禁止杰利蝾螈(Gerrymander,即为使本党候选人在选举中获得优势而不公正重划选区行为。若干正义民主党成员力挺修订选区,目的在于将金钱从美国政界排除出去。

 

为了配合上述做法,库林斯基和约格尔发表了进步派联盟原则,自从2017年以来进行着调整,在正义民主党网页上出现了稍微不同的平台,创造了新的基础结构,号称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新政主张中断对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军售;执行联邦就业保障,承诺所有国民时薪15美元外加福利;取消死刑;禁止单方面发动战争,除非涉及到保卫美国本土;通过立法和征税来结束毒品战争,宽宥所有非暴力瘾君子;确保校园言论自由,支持网络中立;确保广泛教育权,包括免费公立高等教育;确保广泛医疗健保权利;确立带薪产假和休假制度,免费托儿服务;完善反歧视法,适应同性恋和跨性别人群;扩大涉及到军火的背景审查,禁止大容量持有军火和进攻性武器;资助规划生育和其他节育堕胎服务,确认生育权;实施选举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选举财务,去除大公司财团不相干和过时选举捐助;在全国范围内修订排序复选制(Instant-Runoff Voting),有效增加第三党和独立候选人可见度。

 

此外新政还包括修订巴菲特条例(the Buffett Rule),终结离岸金融中心(offshore financial centers),增收收入税和房产税;制定可生存最低薪水,对应通货膨胀;赦免斯诺登(Edward Snowden),指控中央情报局(CIA)虐待行径和美国国防部战争罪行;关闭关塔那摩湾拘留营(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和其他所有海外监狱,取消美国国家安全局(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无证监听和批量数据收集;通过公平薪水法(the Paycheck Fairness Act);废除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the 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agencyICE);改革强制人体摄像机政策,建立社区监督委员会,取消破窗政策(broken windows policing),结束拦截搜身做法,任命特别公诉人来保持法庭上的政策可信度。

 

在国际事务领域,除了中美洲自贸协定(CAFTA-DR)和北美自贸协定(NAFTA)外,重新谈判其他自贸协定,反对与中国和世贸组织(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建立永久正常贸易关系(the 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停止对社会保障、医疗护理和医务援助的任何削减,建立全民医保单一付款人制度;通过生态革命,消除人为气候变化,促使美国参与《巴黎气候协议》(he Paris Climate Agreement)。反对特朗普移民规划与政策,尤其反对他的13769行政指令(the Executive Order 13769)和驱逐非法移民,实施广泛移民改革,给予无犯罪非法移民一条归化入籍出路。

 

正义民主党人对华人的启示之三是政纲要具体,最好一目了然,才有号召力。

 

 举集约之力制造胜势

 

为了进一步推进所奉行目标,正义民主党20173月宣布,他们与桑德斯竞选支持者建立的Brand New Congress联合成一个团队。同年同月,正义民主党报告说他们接受了8,300位提名,得到募捐一百万美元。通过种种努力,遂使进步派候选人在这一过程中获得民主党提名,从这个角度看,进步派崛起一度大有茶党运动2010年在共和党中崛起态势。

 

201759日,加州第17选区国会众议员候选人卡纳Ro Khanna宣布成为正义民主党成员,并支持该组织议事日程,这也是第一位现任国会众议员加盟该组织。同年126日,正义民主党人宣布亚利桑那州第三选区的格里加尔瓦(Raul Grijalva)加盟该组织。稍后尽管库林斯基从岗位上退下来,但是仍要求他的支持者们继续力挺正义民主党候选人。

 

正义民主党人支持明尼苏达州第五选区的艾利逊(Keith Ellison)竞选参议员,该位置当时由佛兰肯(Al Franken)占有。艾利逊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他并没有表态对正义民主党人支持与否。

 

2018416日,正义民主党人宣布华盛顿州第七选区的加亚帕尔(Pramila Jayapal)加盟该组织。同年822日,正义民主党人正式支持79位候选人参选,其中有26位赢得了初选,7位在中期选举中最后胜出,他们分别是:格里加尔瓦(Raul Grijalva)、卡纳(Ro Khanna)、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特兰布(Rashida Tlaib)、奥马尔(Ilhan Omar)、奥卡斯-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扎雅帕尔(Pramila Jayapal)。从选区分布来看,代表了民主党人的中坚地带,而不是摇摆地区,尽管埃斯特曼(Kara Eastman)和坎帕-纳加尔(Ammar Campa-Najjar)在这些地区接近胜选。

 

201913日,三名当选国会议员作为正义民主党人成员宣誓,他们分别是纽约州第14选区的奥卡索-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明尼苏达州第五选区的奥马尔(Ilhan Omar)和密西根州第13选区的特兰布Rashida Tlaib)。

 

正义民主党人对华人的启示之四是,在选举政治中尽量避免单打独斗,要善于营造合力,把伸开的手指攥拢成拳头,也就是战术上的集中优势兵力,方能各个击破。

 

当然正义民主党人也有需要检讨和进一步努力的空间,因为从中期选举结果上看,进步派候选人的选情却不甚乐观。尽管进步派在民主党重夺众议院的过程中获得了一些席位,但大多数的翻转席位来自于较保守的“蓝狗”民主党人。这些候选人虽然愿意接受民主党提名与民主党的基本政策,但却往往与进步派政策划清界限,从而在较保守的选区赢得竞选。

 

从人口结构上看,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吸引的主要是不满特朗普的白人中产阶级郊区选民,而他们也往往对进步派的政策抱有怀疑态度。在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得克萨斯州这些较为保守的州参选的进步派候选人,如亚布兰斯(Stacey Abrams)、吉鲁穆( Andrew Gillum)和奥罗克(Beto ORourke)等,都选择了支持进步政策、巩固自身基本盘、吸引少数族裔投票的竞选策略,但最终都以小于3%的差距落败。和2010年的共和党茶党运动相比,进步派仍然缺乏新的人口结构层面的基本盘选民,仅能通过意识形态与社会议题吸引到民主党选民的支持,这与茶党运动当时对共和党白人中产阶级选民的大规模动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无论如何,正义民主党人的成军结果说明,一方面进步派在民主党选民中获得了相当大的影响力,已经有能力在民主党的基本盘中赢得竞选并挑战建制派;另一方面进步派尚无法直接与共和党对决,暂时更没有撬动共和党选民的能力。这是当前需要接受的事实,也是需要继续努力的空间所在。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