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揭开政治雾霾下的碳税真相

2019-4-12 15:30|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碳税问题正在成为今年联邦大选政纲议题,朝野从相反方向都在打“碳税牌”,在相当程度上会对选民投票取向产生加减效应。

201941日开始,联邦政府正式将碳税做出制度性安排,在4个省份订定实施标准,其他省份相应行事。对于特鲁多政府而言,碳税不仅仅是履行大选承诺的一个指标性决断,而且被视为一项践行政治理念的国策,至少要朝此方向跃进,带有相当浓郁的中左意识形态色彩。

 无论从加拿大国内还是整个国际社会来看,碳税已经不只是一个环保概念,它正在演变为一种复杂化政治现象,甚至是激进派与保守主义所进行的一种博弈。如同“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等提法一样,碳税已然不是气象学上纯粹术语,而成为事关地球共同体攻防大战。有政客标榜为环保做殊死良心抗争,把“碳税”这架战车当作拯救人类命运“诺亚方舟”;也有舆论认为“气候变暖”是20世纪最大骗局,细思极恐。在自然雾霾和政治雾霾双重缭绕下的碳税,益发显得扑朔迷离。《高度》周刊认为,作为纳税人,我们呼唤真相,或者说走向真相,也希望政客们做出理性省思,尽管时下这仍然是一种超标的奢望,无论如何,碳税问题正在成为今年联邦大选政纲议题,朝野从相反方向都在打“碳税牌”,在相当程度上会对选民投票取向产生加减效应。

全国范围碳税布局

所谓“碳税”carbon tax,应该称为“碳排放税”。为了节能减排,联邦政府决定对化石燃料消费征收碳税,帮助减排温室气体通过对碳排放产生者征税,迫使他们减少自己碳排放的办法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以帮助加拿大落实巴黎气候协议减排目标,缓解地球表面升温。该计划是“泛加拿大清洁增长和气候变化框架”一部分,加国已同意到2030年将排放量在2005年基础上减少30%。这意味着需要在13年内减少近2亿吨碳排放量,相当于加国所有汽车排放量两倍。

 

国会曾就是否确认《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进行辩论,各省环境厅长齐集蒙特利尔,与联邦环境部长商讨气候变化策略。当时特鲁多政府就表示,各省和行政区或自行制订和征收碳税,或设立限制碳排放和碳交易制度,从而达至或超越联邦政府定下的全国减排目标。无论地方政府选择哪个方法,联邦库房不会获得任何进账,所有收益都保留作该省或行政区使用。

 

联邦一份技术文件表明,各省在2018年底前必须推出碳定价方案,否则联邦政府将实施自己的模式。当时联邦环境部长麦克肯纳(Catherine McKenna给各省碳定价三个选择:自己立法征收每吨至少10元碳税;自己立法制定总量管制和交易制度(cap-and-trade),确保减少相当于实施碳税而减少的排放量;或者实施联邦政府制定的混合模式,主要基于阿省方案。所谓“阿省方案”,包括对大多数运输和取暖燃料和大型工业排放企业实施总量管制和碳排放交易制度,再通过退税支票,将部分资金直接返还给中低收入者,并将其余部分用于小企业减税、可再生能源生产和其他减缓气候变化的项目。麦克肯纳曾表示,全国10个省份中有6个省已开始实施自己的碳税。

 

201810月,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2019年将在安大略省、新布伦瑞克省、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实施一套联邦碳排放定价系统,从而实现在全国推行碳排放定价制度。这四个省都是保守派政党执政,拒绝接受碳排放定价政策或相关政策不达标。4月底前填报联邦税表时,这四省居民可以申请气候行动奖励金额Climate Action Incentive payment”,即碳税补贴,该补贴2022年前逐年上调。联邦政府还决定71日,碳税在北部育空特区、西北特区和努纳武特特区开始实施。


根据联邦政府计划,碳排放定价体系第一部分方案是向油气燃料征收费用,2019年起,对每吨二氧化碳排放征收20元,此后每年增加10元,在2022年达到每吨50元。第二部分方案是针对大工业的措施,其细节待定。

碳税影响民生几何?

 

对于碳税特鲁多自己表示,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征收的所有税款将被重新分配回产生这些税收的省份。根据碳税计划,各省将把约90%的税收返还给纳税人,退税额度将超过家庭多支付的能源成本。具体来讲,按照联邦政府测算,新布伦瑞克、安大略、曼尼托巴和萨斯喀彻温省的一般家庭(平均2.6人的家庭),由于实行碳税,2019年新省家庭开支会增加202元,得到248元补贴;安省家庭开支增加244元,得到退税补贴300元;曼省家庭开支增加232元,得到碳税补贴336元;萨省一般家庭2019年由于碳税会增加开支403元,得到598元碳税补贴。到2022年,新省家庭开支由于碳税而增加470元,得到583元补贴;安省家庭开支增加564元、得到退税补贴697元;曼省家庭开支增加547元,得到碳税补贴797元;萨省一般家庭2022年由于碳税增加开支946元、得到1419元碳税补贴。

 

有关方面认为,受碳税打击最重的是低收入家庭。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所有与碳有关的消费,诸如汽油、住宅取暖燃油以及不可再生性电能的价格都要上涨,以此刺激人们减少能源消耗,通过减少使用来减少交税。而一些不直接相关的产品也要涨价,包括食品和其他零售商品,因为这些产品全部要靠柴油动力的货车来运输。渥太华大学助理教授利沃尔斯(Nicholas Rivers)曾研究分析,如果按每吨碳排放征收30元碳税计算,汽油价格将上涨6%,煤碳价格上涨100%。其他从天然气、电、公交、食品、家具、汽车、服装、烟草、服务和住房等价格,都会有相应涨幅。

 

联邦保守党对特鲁多政府的碳排放税措施说不,抨击此乃又一个对国民征税的手段,拉升物价,阻碍经济发展,让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受到负面影响。

 

虽然消费者并不直接支付碳税,联邦政府是对化石燃料的生产商和批发商征收,但这些公司会把其交付的碳税转嫁给消费者。碳税实施后,汽油零售价格上涨,其它与能源直接和间接有关的消费品价格也随之上涨。上述四省的汽油零售价格每立升上升4.42分、取暖用燃油每立升涨价5.37分、天然气每立米价格上升3.91分、液化天然气价格每立升上涨3.10分。比如给本田Honda Civic加满容量47立升的油箱,需要比没有碳税时多付两元;而给福特Ford Explorer多功能越野车加满一油箱,要多付3元。

 

有关方面还分析指出,新的碳税计划将彻底改变加国食品行业,相关企业要为与取暖、交通等相关的气体排放支付更多费用,通过提高食品杂货的价格来弥补这些成本。食物的来源和种类也将发生变化,因为碳税计划会阻碍一些商品的进口。碳税计划将对一些排碳量更高的食品产生更大影响,因此牛肉等食品的价格将高于蔬菜。

 

卑诗省按每吨碳排放征税30元计算,每升汽油的碳税为6.67分,使该省汽油价格成为全国最贵。大温汽油价格日前达到每公升1.679元,打破本地去年10月创造的北美纪录。有司机抱怨碳税导致油价疯涨,但卑诗省长贺谨(John Horgan)认为是现时市场因素及本国炼油设施不足造成,省府将监控油价走势,但不会采取行政手段干预。至于省府今年及去年分别将碳税调涨1仙,目的是鼓励省民采取其他方式出行,降低碳排放。

 

按照联邦政府计划,2022年每吨碳排放征收50元,那么汽油价格将上涨每升11分。魁省实施“碳排放及交易计划”(cap-and-trade plan),根据碳排放交易市场和碳信用额来控制排放。En-Pro分析师马克尼特(Roger McKnight)分析,该计划下每升汽油的税碳估计为6分。

 

住宅取暖成本中的碳税端视何种能源取暖,若是水电,不用付碳税;若是天然气或燃油供暖,就要付碳税。阿省绝大多数住宅用天然气供暖,暖气费将大幅上涨。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温室气体排放较重的企业或机构有可能将负担转嫁至消费者,特别是纳税人身上。在目前碳税政策下,消费者成为碳税主要负担者,企业会直接将税务成本反映在商品价格的提升当中。由于CPP保费也会开始提升,对企业财政压力造成极大影响,遂使企业在员工薪水、工作机会和企业发展等问题上退让。而一些中小企业连将税务转移给消费者的能力都没有,因为无法承担如此成本。不少中小企业表示,可能无法负担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通过对3527个会员的访问,得知近三分之二企业主反对任何形式的碳税,认为此举使成本变得过高。

 

卡尔加里大学经济学教授维特尔(Jennifer Winter计算了碳税对不同省份家庭的影响,结论是受影响最大的是阿省、萨省和新斯科舍省每户每年将支付超过1000元碳税。鉴于碳税可能带来的物价上涨和居民负担沉重,安省和萨省等仍然在挑战联邦碳税计划。各省则纷纷制定相应的缓冲计划,如阿省年收入低于9.5万元的家庭可以申请补助,卑诗省规定年收入在3.8万元以下的四口之家可以获得300元补助。

 

高度贴士  

加拿大联邦碳税政策简介

1各省自己立法征收每吨至少10元碳税,并制定总量管制和交易制度。

2 参照阿省经验,由各省对大多数燃料和大型工业排放企业征税,然后通过退税支票返还给中低收入者,其余部分用于小企业减税和可再生能源项目。

3 201941日起在安大略省、新布伦瑞克省、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实施联邦碳排放定价系统,71日起在育空特区、西北特区和努纳武特特区征收碳税。

4 安大略省、新布伦瑞克省、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居民予以碳税补贴。

5 2019年起联邦对每吨二氧化碳排放征收20元,此后每年增加10元,在2022年达到50元。

 

 

气候变化与碳税依据

 

在过去20年,全球表面变暖速度远低于1970年以来的其他年份,尤其是1998年前后,一些科学家认为全球变暖在这里停滞了。甚至有科学家提出,全球变暖不过是伪命题,并不会持续地快速变暖,成为否认人为引起全球变暖的证据。大约2000年,地球进入冷相位,盛行的风吹动强大的海洋环流,将暖的表层水推入更深的海洋,并将更冷的水推动到地表。在21世纪初期,对水深达2000米海域的观测表明,海洋中的多余热量不在地球表面,限制了地球表面的变暖。

 

有专家指出,碳税是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下制定的:经济学家可以设计碳税,以尽可能低的成本降低排放,同时保护经济免受增加税收的拖累。但这只能在理论上成立,即碳税的设计不与收入挂钩,取代限碳法规,从碳的社会成本开始,适当缩减筹集资金的成本。这种模式固然理想,但并不符合加拿大现实,在加拿大碳税已成为简单的税收-消费模式。理论上碳价必须继续大幅上涨,才能有效降低排放量。事实上如果每吨100元,所有省份家庭的平均价格远远高于每年1000元。菲莎研究所曾对加拿大的能源贫困进行调查,发现将家庭和汽车的成本加起来时,19.4%的加拿大家庭将其支出的至少10%或更多用于购买能源。在加拿大各地,特别是在海洋省份,大量家庭符合能源贫困定义,即仅获取生活所需的能源就占到家庭支出的10%或更多,如取暖和交通。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20122014年两年的抗议后,澳大利亚碳税终于被废除澳大利亚公共事务研究所曾在加拿大开展巡回演说,介绍澳大利亚征收碳税失败的经验。2013年,碳税花掉澳大利亚人90亿元。澳大利亚生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5%,而加拿大的排放量约占1.65%。

 

联邦自由党则坚持认为,污染和气候变暖已经为加拿大制造了每年10亿元的成本,而碳税将会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气候变化政策同时还致力于推动清洁能源,逐步替代煤炭发电。

 

有舆论认为,特鲁多政府现在应该承认,其拟议的碳税对各地家庭造成严重负担,因为气候收益太小,2100年前都无法衡量。现在是时候解除碳定价问题,应把重点放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通过投资基础研究和开发来促进天然气生产和运输,寻找低排放的方法来生产能源,找到比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等能源更经济实惠的替代品。

  政治考量与实际效果

 

碳税的提出,源于英国经济学家庇古所提出的“庇古理论”,他主张根据污染所造成的危害程度向排污者征税,从而达到控制污染排放的目的。而从提出之日起,关于碳税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应当认识到碳税并非是单独存在的一个制度,它需要在国际视角下和其他制度相匹配,其设计应切合低碳发展、节能减排的总体政策框架体系。碳税是否能得到即减排又减少征收其他税目的“双重红利”,实现所谓“税收中性”(revenue neutral),越来越受到质疑。碳税的实践经验有限,鲜见整套的碳税规则。

 

目前加拿大有85%国民居住在已经实施碳税相关计划的省份,征收碳税的最终客观目标是要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减少燃料消耗。不过对于特鲁多政府而言,征收碳税的政治意义绝对大于经济意义,尽管联邦自由党并没有这样刻意阐释,甚至忌讳这样说明。

 

萨省省长莫伊(Scott Moe)强调碳税计划与环保或气候变化没有关系,只是联邦自由党政府的骗人把戏,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大选的选票。莫伊与安省省长道格·福特会面,商议如何共同反对特鲁多政府的碳税。最近萨省政府关于联邦碳税的征求意见案,正式在该省上诉法院Saskatchewan Court of Appeal开始审理,称联邦碳税违宪由于石油价格下跌,已使萨省损失一万个就业岗位,碳税只会雪上加霜。阿省联合保守党领袖康尼Jason Kenney也提出在加拿大终止碳税指令,废除阿省目前的碳定价系统。

 

2008年卑诗省成为加拿大乃至北美第一个实行碳税的地方单位,为抵消居民财务负担,当时的自由党省府同时降低了个人所得税。省府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5年期间,卑诗省GDP增长17%,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4.7%时任卑诗环境厅长蒲拉克(Mary Polak)介绍经验时表示,每吨30元的卑诗省碳税已经是全北美最高,所以在其他省碳税追及本省碳税水平前,本省毋须调高碳税,以维持对投资者吸引力,这对如今已将碳税升至每吨50元的新民主党省府而言仍有借鉴意义。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兼环境事务评论员法斯特(Ed Fast),批评特鲁多把碳排放的责任强加于各省和行政区身上,对地区政府带来沉重压力。认为此政策将触及小企业与家庭的底线,丧失工作机会,致使加拿大更不具有竞争力。

 

有主流媒体称,碳税让加拿大染上了黄背心危机,这是对法国“黄背心运动”的一种借用。不久前数百辆卡车、半拖车、皮卡、巴士等各式汽车从全国各地驶入渥太华,开启连日集会。浩浩荡荡的抗议车队将矛头指向碳税、石油、天然气政策等,汽车上直接挂出削减碳税和油税的标语,抗议者们希望政府取消碳税,“把加拿大还给民众,呼吁总理特鲁多做出这样的选择。

 

此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卡里特干脆将这支队伍定名为黄背心车队,表示这场抗议并非心血来潮:我们在阿省已集会了4个月,但是政府没有倾听我们的想法,于是东进。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就此表态,强调除非输油管计划获得通过,否则不会支持渥京气候变化计划。

高度贴士  

碳税对加拿大居民日常生活影响

1所有与碳有关的消费,诸如汽油、住宅取暖燃油以及不可再生电能价格都要上涨。

2彻底改变加国食品行业,相关企业要为气体排放支付更多费用,通过提高食品价格来弥补成本。

3消费者成为碳税主要负担者,企业会直接将税务成本反映在商品价格提升当中。

4加拿大人食物来源和种类将发生变化,碳税会阻碍商品进口。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