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性侵何时成了打掉政客大杀器?北美政坛人物纷落马

2019-4-7 08:37|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加拿大MeToo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温村小四眼撰写】曾几何时,MeToo 运动在北美闹的是沸沸扬扬,不少女性纷纷站出来,控诉自己曾被性侵的经历。但是MeToo运动如今带来了后遗症和衍伸产物,即现在只要想搞掉一个成功男士,尤其是政界春风得意的新星或后起之秀,就可以用性侵指控做大棒,有打击异己政治斗争工具和背离维护女性正当权益初衷之嫌。

北美风靡一时的MeToo 运动

近日温哥华地区最年轻的90后市长瓦格莫夫(Rob Vagramov)就因性侵指控被起诉,据Tri-City News报道,日前卑诗省检察院一位特别检察官已经批准将涉及到温哥华地区满地宝市长瓦格莫夫的一宗性侵案提出起诉,相关调查开始于去年12月17日,当时瓦格莫夫宣誓就职才过去一个多月。但这宗被指控的性侵案却是一起陈年旧案,2015年发生在高贵林,不过特别检察官也没有透露案件的具体细节。鉴于现在已被正式起诉,瓦格莫夫预计将于4月25日第一次出庭,届时相信会有更为清晰的线索浮出水面。

满地宝市长瓦格莫夫

瓦格莫夫出生于1992年,是一位标准的90后,父母来自前苏联乌克兰,因为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政局一度动荡不安,这才移民到加拿大,当华人孩子十几岁的时候不是整天在家打游戏就是被父母安排上各种补习班的时候,人家早就开始利用网络博客写时事评论。报考大学时,瓦格莫夫考上渥太华大学政治学和商务管理专业,一直热心参与社区活动,慢慢混了个脸熟。

2014年瓦格莫夫22岁就当选满地宝市议员,上任之后敢于叫板同僚和市长,认为社区不应过度开发,并利用业余时间就此问题积极走访民众,去年更是当选满地宝市长,被认为是未来政坛一颗逐渐升起的新星。

事实上所谓性侵指控在加拿大政坛发生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各个政党成员都有涉及,并且时机和对象都很有选择性,当然瓦格莫夫的性侵指控还有待法庭审理,但过往案例结局基本上是不了了之。

安省进步保守党前领袖彭建邦

在省级保守党层面,2018年1月25日,当时民调遥遥领先,有望出任下届安省省长的安省进步保守党领袖彭建邦(Patrick Brown)突然被两位女性指控性侵,一位声称自己当时还在高中上学的女生指控彭建邦给她酒喝,还要她给他口交,另一位曾在彭建邦办公室打工的女大学生则指控彭建邦给她灌酒,并压在她身上试图发生性关系,最后彭建邦被迫下台,但下台以后相关指控竟然全都自动不了了之。

新斯科舍省进步保守党前领袖巴聂尔

同年1月24日,民调开始领先的新斯科舍省进步保守党领袖巴聂尔(Jamie Baillie)被昔日女下属指控曾在办公室性骚扰,最后巴聂尔也是黯然下台,而且更绝的是下台以后那个所谓昔日女下属干脆就人间蒸发了,指控又是不了了之。

哈珀时代保守党重臣克莱门特

在联邦保守党层面,2018年12月,哈珀时代的加拿大工业部长,时任联邦保守党司法事务评论员的克莱门特(Tony Clement)被指控传播有性行为的照片视频,事情发生以后克莱门特第一时间就宣布退出保守党影子内阁,但领袖谢尔(Andrew Scheer)仍同意他保留党籍。后来经过警方侦查,是克莱门特本人中了性敲诈圈套,而且两名男子也被逮捕,可是克莱门特也并没有官复原职返回影子内阁。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威尔

在联邦新民主党层面,2018年夏该党国会议员威尔(Erin Weir)被指控在多年前性骚扰女同事,事情发生以后连基本事实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Jagmeet Singh)就要求威尔退出党团。后来经过调查没有发现具体事实,威尔希望重回党团,但驵勉诚就是不同意,甚至有67位前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和省议员集体写信都没用。而威尔是新民主党内为数不多的在联邦政府有过工作经验的政要,并且一度被视为接任萨省新民主党领袖和下届萨省省长的热门人选。

加拿大前体育与残疾人事务部长赫尔

在联邦自由党层面,加拿大体育与残疾人事务部长赫尔(Kent Hehr)2018年春因为被挖出在担任省议员期间经常对女性说暧昧的话,甚至有女工作人员还说都不敢和她单独乘电梯,特鲁多得知后第一时间就将赫尔解职,并高调发声扞卫女权,可最后证实赫尔并没有不法行为,但部长大位是说拜拜了。

最具讽刺性的是,同样是2018年,特鲁多本人被挖出十八年前在一次募款活动中与女记者有不当肢体碰撞,但特鲁多这时候就哑巴了,后来这件事也逐渐有意被主流媒体忽略淡忘。

对特鲁多性骚扰女记者的报道

去年发生在美国的一件事就很有代表意义,那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还没走马上任就已经先面临三场性侵指控,最早的一起发生在八十年代卡瓦诺还是高中生的时候。离奇的是当时这些女的不立即报案,甚至过了很多年都没有行动,一看卡瓦诺要当大法官了就开始集中爆料。最后所有指控都拿不出像样的证据,反倒是卡瓦诺65个高中时期女同学集体签署联名信,为他的品格担保,而卡瓦诺本人也找出35年前日记本,证明自己当时不在现场,这才还了清白。

小四眼觉得这要是卡瓦诺没有记日记习惯,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要不以后研发个能在手机记事但不会被篡改攻击的app,这样万一遇到类似麻烦还能找出来保护自己。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

对卡瓦诺提出性侵指控的高中时代同学福特

写到这里,小四眼不禁感叹在北美做男人或养儿子反而是件危险的事情,特别是MeToo 运动越来越极端,比如你和你女朋友亲密哪怕没有发生性交,只要她说了一句不要,但是你没停,抱歉,她哪怕分手多年后认真起来你都有麻烦。而且到底怎么样才不算性侵?开句玩笑,小四眼我现在别的不怕,就怕得罪过的女生去告我性侵。

MeToo 运动走到极端总是可笑的,小四眼就想知道怎么样的男女交往才不算性侵。女孩子做哪些行为算是允许你跟她亲密了?以后是不是应该在男女正常来往前签署协议?以防多年后秋后算账。

归根结底,北美这几年社会风气已经左的不行了,而且越来越侵犯个人自由,照这样下去,奥威尔小说《1984》所描绘的场景早晚要在北美全面上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