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美国公使夫人萨婼与慈禧太后“牵手”的秘密

2019-1-10 18:21|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Chris 董

乐活按语:萨婼说,中国人从容地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生活着,他们从不惊慌失措,也从不忘乎所以。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东西方的世纪牵手

上个世纪初,也就是在1904年前后,美国画家凯瑟琳·卡尔采用西洋油画方法,专门为慈禧太后绘制人物肖像,画像被送往美国参加在圣路易斯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引起巨大关注。这期间,慈禧由她的宫廷摄影师裕勋龄拍摄了大量照片,有些作为外交礼物送给西方各国首脑。慈禧的画像和一些照片,陆续被收藏在美国史密斯森尼亚国家博物馆协会麾下的佛瑞尔艺术馆,成为研究当时慈禧和晚清政府最珍贵的图像史料。

在这些珍贵的照片中,有一幅是慈禧太后与美国公使夫人萨婼·派克·康格(Sarah Pike Conger,以下简称萨婼),以及其他外国妇人的合影。照片中,慈禧端坐在正中央,紧挨慈禧左侧的就是萨婼,萨婼的旁边是何德兰的太太Miriam Sinclair Headland。何德兰博士是美国传教士,当时担任北京大学科学教授。而另外两位外国妇人已经不知姓名,左前方的小姑娘叫Lili, 是裕勋龄的女儿。照片最引人注目的是萨婼的右手,拉着慈禧的左手,两人姿势优雅,表情丰富。这是慈禧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与西洋妇人牵手的照片。

这张100多年以前的“牵手”照片,在时下的报章网络上非常流行,曝光率很高。在这神秘的表情和牵手的动作背后,是否隐藏了东西方交往之间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慈禧与萨婼牵手照片放大图

慈禧坐中间,慈禧左侧是萨婼,右一是何兰德太太 前面女孩是摄影师勋龄的女儿Lili

其实,东方帝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就有很多来往。比如唐宋,都是敞开大门,欢迎各国使臣贸易往来,当年唐朝的长安城,居住着几十万外国人,宋朝沿海对外交流很频繁,福建的泉州是闻名的国际都市,据《诸蕃志》记载,泉州其时已与海外58个国家和地区有通商往来,马可波罗记载“涨海声中万国商”的东方世界,让西方人更加对东方的富庶神秘兴趣大增。然而,自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绝大多数时间是闭关锁国,断绝一切对外交往,西方世界急切地要叩开东方天国的大门。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干隆皇帝与英国使臣的会见。

1793年9月14日,英国使臣乔治·马戛尔尼带领800多人的使团,携带当时欧洲最先进的仪器设备600多件,为大清干隆皇帝祝贺八十寿辰,希望能够派驻使节,互通贸易。由于西方使臣不能行东方式的跪拜礼仪,双方纠葛了很长时间不能见面。最后,还是干隆以天朝宽大为怀,念其万里之遥,仰慕天朝欲面见东方天子,免去生番的跪拜之礼,最终得以见面。但是,干隆以互派使节“此则与天朝体制不合,断不可行”为由拒绝,最后干隆发表了傲视四海的自诩之文:

“天朝抚有四海,惟励精图治,办理政务,奇珍异宝,并不贵重。尔国王此次赍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该管衙门收纳。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尔之正使等所亲见。然从不贵奇巧,并无更需尔国制办物件。特颁敕谕,赐赍尔国王文绮珍物,加赐彩缎罗绮,文玩器具,王其祗受,悉朕眷怀。”

当年不可一世的干隆,以轻蔑的态度,把当时正在工业化的英国拒之门外,闭关锁国,盲目自大。50年后,大清国被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打开大门时,此时的大清天朝,已今非昔比。从甲午海战失败到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光绪逃离京城,大清统治者逐渐认识到西洋枪炮和技术的发达,开始研究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于是,就有了慈禧和光绪频繁接见外国使臣,特别是慈禧太后,走“夫(妇)人外交”的迂回之路,聘请美国画家卡尔为她做肖像画,参加外国博览会,邀请公使夫人游园赏花,而慈禧的“夫人外交”策略,似乎都浓缩在这种照片上,确切地说是“牵手”上。

左:美国公使夫人萨婼·派克·康格(Sarah Pike Conger)、右:美国公使埃德温·康格(Edwin Conger)

1905年美国公使(中间托帽者)与公使馆人员

从行三拜九叩大礼到美国公使夫人“牵手”慈禧,是否意味着东方天朝打开国门,进行友好亲密接触?这神秘的世纪“牵手”,包含着东西方之间千年的期待,也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这要从慈禧拍摄这张照片说起。

世界博览会上,大清露脸
慈禧萨婼牵手,弦外有音

画家凯瑟琳·卡尔绘制的参加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城世界博览会的慈禧肖像油画

1904年的博览会,大清国第一次大规模地主动参加,不仅恭赠了慈禧画像,还派出声势浩大的队伍和精心准备的展览。清政府派出了由溥伦贝子带队,由政府官员、厂家商人、工匠艺人和京剧演员参加的参展团队,溥伦等在美国华盛顿拜见了美国总统。清政府精心组织了参展的内容和商品,专门建造了“中国馆”(中国村),在国内设计制作出各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皇家宫殿、居室、商铺、戏院、庙宇等模块,运到美国展览会后再组装。整个中国馆到处是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符号,据说由4000多把形状各异的中国扇子,拼成各种图案;由6000多块手工木雕,仿照京城溥伦居所,在博览会展现大清王府的瑰丽。中国特色展品中古董、玉器、丝绸、茶叶等备受欢迎,获得了较高评价, 所带产品几乎销售一空。从4月到12月,博览会每天的客流量平均在10万人次。

当时洋人进行的新闻报道说:溥伦王子住室华丽的复制品位于英国和比利时展区之间,斜峭的屋顶四角向上翘起,灿烂的色彩在博览会上展现东方建筑的美丽,装饰着中国的龙、神和英雄的图案装饰。中国皇室的展品是溥伦王子住所的复制品,在寝室中间放着一个宝亭,有一座宝塔,还有插着百合、牡丹和玟瑰的金鱼池;王子的寝床、客厅和画室,到处是世界最高雅的刺绣极品,中国的建筑物在红色、金色和蓝色中展现出美丽与奢华。

同样的氛围在花园中也表现出来,后花园是由专员夫人(指溥伦夫人)亲自设计的,中国城有一个来自中国本土演员的中国剧场,一座寺庙,讲解员会为您解释宗教仪式和符号的意义,茶室里有本土来的侍者,还有一个集市,聚集着本土来的商人、木匠、画家和油漆匠。这儿有丝绸织工和象牙雕刻师们现场展示手艺,剧场里从北京来的男演员表演具有高超技巧的艺术,使游客能够理解除了语言以外所有的内容。时值孙中山在美国西海岸,参加了博览会,并说“此会为新球开辟以来的一大盛会”。

热闹的世界博览会,不仅有大清国的建筑艺术和特产,更重要的是还有慈禧的圣像公开展出,所以,大清国的宫廷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博览会,特别是慈禧一直牵挂着此事,她不太关心展览如何,更多关注的是她的圣像,在美国博览会展出以后,洋人们对她的赞美和评价。她的内心渴望着洋人感觉到她的富有,让洋人们看看她的光彩照人而又年轻美丽的尊容,彰显大清国圣母皇太后的威严。

大清国驻美国公使,天天报告最新消息。当然,慈禧从这些使臣们的口里听到的都是好话。爱好八卦的慈禧,更希望从洋人嘴里打听到一些消息。于是,慈禧邀请萨婼和其他公使夫人、外国妇人到颐和园,名为赏花看景,实为刺探世界博览会的口风。

慈禧与萨婼,已经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了,1898年,萨婼第一次来中国的当年就拜见了慈禧,开始了友好的交往。“庚子之乱”后,两人的关系一天比一天亲密。慈禧的画像,就是萨婼推荐的美国画家卡尔绘制的。

萨婼也非常关注圣像的展出,及时了解展览会上的各种反应和新闻报道。的确,慈禧圣像在圣路易斯的展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美国各大报纸杂志,纷纷刊登观点各异的点评文章。萨婼非常了解慈禧的兴趣和口味,从纷杂的观点中,挑选出慈禧爱听的消息,传达给慈禧,萨婼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那圣像运到美术馆,在大清溥伦贝子和公使的主持下,举行了庄重而高贵的揭幕仪式,参加人员一手举着香槟,一边高喊‘祝圣母皇太后和大清国万岁万岁万万岁’,圣像摆放在展览厅中醒目的位置,圣像展示的那一面墙,与其他展示的墙不一样,只有三幅画像,陛下的圣像位于正中间,旁边是两个站立的男子画像。本来,陛下画像的尺幅,就比其他人的大一些,而且,陛下画像特制的框子,超出其他两幅画像快一半儿了,从大小尺幅上,就已经高人一头了;并且,别人的画像是挂在墙上,陛下的圣像是屹立在正中央地面上。最不同的是,其他画像都是普通简单传统的框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陛下的圣像框子,完全是中国风格的雕龙画凤,本身就是东方宫廷最精美的艺术品,那突出的双龙顶部雕塑、稳如泰山的底座,气势磅礴,压倒一切,观众一进到展示厅,就被陛下气势夺人的圣像和东方艺术,吸引住了眼睛。”

在美国圣路易斯城世界博览会,慈禧画像被陈列在米索瑞历史美术馆的展览厅。

萨婼一口气说了下来,慈禧听得眉开眼笑、心花怒放。心里想,嘿!这画画儿的功夫没白费,让洋鬼子们开开眼,瞧瞧我大清的圣母皇太后的尊容吧!可是,慈禧转念又一想,不会是萨婼专捡好听的话儿给我说吧?就问萨婼有没有不同的声音。其实,慈禧巴不得萨婼说没有呢!

“还真是有不同的声音呢!”萨婼收起眉飞色舞的神情,略加严肃地说。

“有的美国报纸就不相信,陛下这么年轻貌美和富有。固执地认为画家卡尔是在您的逼迫下做的画,把您美化了!”萨婼停顿了一下,看着慈禧阴沉的脸色,语速缓慢,但是口气坚定地接着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美国人和西方人都没见过陛下的尊容,更不了解真实的陛下,也不了解真实的大清国!所以,他们就瞎猜瞎说!”

萨婼的这一番解释,让慈禧松了口气儿,觉得也合情合理。心里想着:让洋鬼子们见识我大清国的真实情况,正是我的外交手腕,我频繁地接见各国公使夫人们,还请她们吃饭、送给她们礼物,就是让这些妇人们,认识我慈禧皇太后,认识大清国,用她们的嘴,告诉那些洋鬼子们,我们是很友好和善的,愿意与西方列强建立友谊,互通有无的。除了我的画像之外,我还送给美国总统我的玉照,就是这个目的,慈禧的表情逐渐舒缓自信。

萨婼接着说:“其实,很多美国人和西方人,把陛下和大清国严重地误会了,甚至丑化了。在他们眼里,大清国的臣民就是躺在床上抽鸦片的病夫,或者是上海街面上的妓女和裹着小脚的女人。有些小孩子,花25分钱,在路边万花筒里看中国戏曲,街道里的舞狮舞龙和祭祀仪式,这与现实的大清国完全不同,是被丑化了的中国形象。”慈禧听到这里,对萨婼的分析,点了点头。

“当他们真是看到了大清国馆里的中国建筑艺术,品尝中国特产,特别是荣幸地欣赏到陛下的尊容和东方的艺术时,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与他们原有的概念完全不同,所以就胡乱猜测。”萨婼话锋一转,看着慈禧说。

“他们可没福份见过这么美丽年轻富有的大清国当今圣母皇太后啊!”

这话说到了慈禧的心坎儿里了,满心欢喜,满脸笑容。慈禧兴致来了,招呼着萨婼夫人和其他洋妇人,在颐和园的乐寿堂一起合影,留个纪念。慈禧的御用摄影师勋龄早就准备好了,招呼各位外国夫人靠近慈禧,面对着镜头,慈禧抬起右手招呼着站在勋龄旁边的小女孩,喊了一声:“Lili, 过来过来!”Lili是勋龄的五六岁的女儿,慈禧很喜欢这个小丫头,勋龄得到恩准,常常带着小姑娘一起来宫里。Lili一点儿也不害羞,谢过皇太后,走了过来,站在洋妇人前面。

勋龄埋头在照相机镜头后面的遮光布忙碌着,慈禧向站在她左侧的萨婼夫人,伸出手来招呼萨婼靠近些。萨婼把右手上的扇子放到左手,空出的右手顺势拉住慈禧的左手,整个过程娴熟、优雅、自然。

慈禧太后脑子里还在快速旋转,想到洋人报纸对大清国,特别是对她的歪曲丑化,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丝的愠怒;但是,想到通过萨婼和其他公使夫人的“夫人外交”,让大清国在博览会出风头,让世界看到大清国当今圣母皇太后的尊容与威严,慈禧的嘴角又露出一点点儿得意的笑容。

勋龄按下快门,“噗”的一声镁光灯闪过,身着西式服装的洋夫人,天真可爱的小姑娘,特别是萨婼左手拿着中国扇子,右手牵着慈禧的手,慈禧的面庞和嘴角的丰富表情,永久地凝固在这历史的镜头里。

三千年的西方社会,期待登堂入室
慈禧二见公使夫人,一家人要团结

1898年7月23日,萨婼从地球的另一边巴西,来到东方的中国。确切地说,她离开了熟悉的花园和宜居的环境,来到了兵荒马乱又完全陌生的大清国。她自己形容说:“我的思想在做着激烈的战斗!”

在萨婼的眼里:中国,有着自己独特的防御设施,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防范外部世界和内部的纷争。长城和围墙,就是最好的例子。长城保护着这个国家;城镇围墙,保护着那里的居民;宫殿围墙保护着皇室;院墙,保护着一个个家庭。一层层各种各样的“墙”,把中国和中国人,围了起来,与外隔绝,与世隔绝。

当时的北京就是围在层层叠叠“墙”里面的城市,从外面数,先是外城墙(Native City),其次是内城墙(Tartar City),再往里是皇城(Imperial City);最核心的是紫禁城(Forbidden City)。大清国的天子皇亲国戚和普通小老百姓,都生活在这不同的“墙”里面。作为公使夫人的萨婼,多么希望有一天,她能怀着友好慈悲的心,用手轻轻敲开北京城居民的院门、家门,被主人热情让进屋,坐下来,进入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但是,萨婼说,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在中国三千多年的历史记录中,只有一个字:“No!”

左:20世纪初的北京城地图、右:北京城的城墙和驼队

然而,当萨婼来到北京100多天后,奇迹发生了,改变了萨婼和其他人固有的观念。1898年12月13日,住在北京的七个公使夫人和翻译,以英国公使夫人麦克唐纳女士(Lady MacDonald)为首的公使夫人团,在大清的冬宫(Imperial Winter Palace——Sea Palace, 现在的中南海),被正式邀请觐见慈禧皇太后、光绪皇帝和隆裕皇后。

1898年,慈禧第一次接见公使团夫人,中间高个是英国公使夫人麦克唐纳,后排右三为萨婼。

公使夫人们,坐着由太监们抬着的六抬大轿,身着官服满脸严肃的大清外务部官员陪同着,谨慎而又不失隆重的从新华门进入,然后,换乘法国人赠送的小火轮车,到达紫光阁。稍事休息后,11点整,仪式正式开始。麦克唐纳的脑海里,清晰地记得当年乔治·马戛尔尼被盛气凌人的干隆大帝拒绝的情景,她的耳朵里充满了对慈禧“邪恶魔鬼女人”的称呼,今天就要亲眼看到真实的慈禧了!

公使夫人拜见慈禧前,在庭院等候。

左:西方报刊上妖魔化的慈禧、右:慈禧扮观音像

首先,由翻译把所有夫人介绍给庆亲王,再由庆亲王一一介绍给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夫人们行鞠躬礼。随后,麦克唐纳代表全体觐见人员发表了致辞,慈禧做了简单的回应,夫人们再行鞠躬礼。慈禧微微点头还礼,光绪抬起手来,礼貌地、程式化地示意回礼,有些拘谨。然后,夫人们站在慈禧面前行鞠躬礼,慈禧向公使夫人们伸出双手,公使夫人立即伸手回应,慈禧用中文说了几句礼貌的寒暄话,依次握住公使夫人的双手,作为见面礼,慈禧给每一个公使夫人手指上佩戴了重重的金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大大的珍珠。看来,大清国的天子皇后皇太后不愧是干隆爷的后裔,在礼节上,可以免去生番的跪拜礼,但在礼数上,还要显示大清国无奇不有,珍玩宝物不足惜的气势!

接见结束后,公使夫人们进入宴会厅,慈禧和光绪准备了丰盛而精美的宴席。慈禧亲自举着一杯茶,款款走向每一位公使夫人,轻轻碰一下杯沿,抿一口茶。慈禧始终面带笑容,嘴里不断地说:“一家人,我们都是一家人!”( “One family;all one family”)

这是慈禧、光绪和隆裕第一次,也是西方夫人们第一次,相互间面对面的近距离接触。麦克唐纳回忆说:“我应该说,慈禧太后是一个具有坚韧个性而又非常和蔼友善的女人。”

1904年,慈禧送给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照片礼物,感谢对慈禧70大寿的祝福。

慈禧给萨婼的印象是:面带明快的笑容,充满了美好的期待,她的话语,简单而直接地表达了对公使夫人们的欢迎;她的行为,充满了热情和自由,丝毫看不到西方人概念中的凶残恶毒的丝丝迹象。

慈禧再次握着公使夫人们的双手,抚摸着,并亲切地说:“一家人,我们都是一家人!”她把公使夫人们引荐给隆裕皇后,皇后也用双手握着公使夫人们的手。

萨婼回家后感慨地说,1898年12月13日,“这一天,是一个美丽梦想实现的日子,对于我们非常非常不寻常,我们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极度新鲜和兴奋,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

中国式的美国公使馆

西方人期待的时刻到来了!多少个世纪以来,中国人把外国人,特别是西方人拒之门外;今天,中国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从来没有一个外国女人见过东方中国的统治者;中国的统治者也从来没有这样面对面地见过一个洋女人。这一天、这一刻,对于东方与西方,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历史时刻。试想一下,在古老东方帝国的宫殿,由女人们把圣洁的英语语言引进东方中国的生活中,这是多么神圣而美妙的时刻啊!

然而,好景不长!慈禧与公使夫人的蜜月,很快就被各地爆发的反洋教冲突,特别是“义和拳运动”和“庚子之乱”打破了。在随后持续了数年的东西方制度观念和宗教文化的大冲突中,两败俱伤。一些无辜的西方传教士被杀,八国联军打败了义和拳,也打败了八旗军,慈禧光绪落难,出走京城。

1900年9月,康格、萨婼和女儿劳拉走近有美国军队占领并把守的紫禁城。

1902年初,流落在外近两年的慈禧母子,终于回到了京城,北京的面貌已经今非昔比,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慈禧和光绪,看到大清国的心脏紫禁城和京城,遭到洋鬼子的洗劫,大清两百年的基业摇摇欲坠,痛心疾首,也许是这一劫,让大清的统治者们切肤地认识到,西方的技术和枪炮,真的是比老祖宗的法宝厉害。

令人蹊跷的是,回到紫禁城的最后路程,慈禧和光绪是搭乘西洋火轮车完成的。而最让慈禧惊诧感动的是,从远远地欢迎皇太后、皇帝回京的人群里,有一个熟悉的面孔,高挑清瘦的身材和西式服装,在芸芸大清子民中,特别抢眼,那就是萨婼·康格夫人。义和拳和其他清兵围攻公使馆55天,遭遇劫难的萨婼,听到慈禧和光绪皇帝返回京城的消息,早早地站在人群中,恭候大驾归来。

1902年初,慈禧回到北京的最后一段路程是搭乘有八国联军提供的小火轮。

或许是慈禧落难而归和萨婼劫后余生的特别经历,让她们有某种共同的感触,产生惺惺相惜的情感。虽然,两人相距很远,但是都非常清楚对方是谁,也许是心灵的距离很近吧!

袁世凯跪迎光绪慈禧回銮北京。

一个多月后,就是1902年2月1日,慈禧和光绪在紫禁城正殿干清宫,第二次正式接见公使夫人。

萨婼说:那天,我们进入明亮的大殿行鞠躬礼后,慈禧陛下坐在一个长长的桌子后面,面带笑容,一下子就认出了我,亲切地叫我的中文名字“康太太”。这一次,萨婼作为公使夫人团的团长,代表所有公使夫人发表了对陛下的致辞:

“尊敬的陛下,我们公使团夫人们,很荣幸地看到您安全平安地回到京城!过去两年间发生的悲剧,对于您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是一段痛苦的经历。但是,痛苦终究过去了,我们诚挚地期待大清国与世界各国人们建立更加真诚、互信和友好的关系。世界在进步,前进的步伐势在必行,期待中国能够加入到这个世界大家庭里,共同进步。所有的国家能够团结、宽容、尊重和祝福,共同走向美好的明天!”

萨婼致辞后,慈禧通过庆亲王传达了大清国的答谢词,明确表达了京城暴乱已经结束,中国和世界各国将重新回到友好的关系中。随后,慈禧对各位公使夫人们表达欢迎和问候,特别走到萨婼面前,双手捧着茶杯,送到萨婼嘴边。萨婼对这一段经历感到刻骨铭心,她在写给女儿的信中回忆说:

“陛下双手紧紧拉住我的手,强烈的情绪完全感染了我。她控制着激动的情绪和声音,对我说:‘我后悔过去给你们带来的麻烦,这是个沉痛的错误!中国将会与世界各国成为朋友,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啦!我们将保护你们的安全,我希望我们将来成为真正的朋友。’”

说着说着,慈禧从手上取下一个重重的金戒指,上面镶嵌着精美的珍珠,亲手戴在萨婼的手指上;慈禧还从手腕上取下一对玉镯子,给萨婼戴在手腕上,一边戴,嘴里还一边说着什么。

随后,公使夫人们进入早已准备好的宴会厅,慈禧高高地举起一杯酒,公使夫人们也同样举起酒杯。慈禧走到萨婼面前,萨婼双手端着酒杯,慈禧优雅地用她的酒杯,压在萨婼合在一起的左右手,两个酒杯正好碰在一起,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声音,慈禧嘴里说了一声:“团结!”(United)

然后,慈禧把自己的酒杯留给萨婼,拿起萨婼的酒杯,对所有的公使夫人大声再一次大声说:“团结!”大家一起举杯响应!“团结”的声音,回响在大殿里。

从4年前初次见面时的“我们是一家人”,到劫后余生第二次接见的“团结”,慈禧与公使夫人们走过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左:慈禧在维多利亚画像前的遐思、右:慈禧穿珍珠披肩像

萨婼儿子童言无忌梦想终成真
东西方交流要拿对钥匙开对门

身为美国公使的康格夫妇,事业顺利,家庭幸福。他们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女儿劳拉(Laura),1901年在美国嫁给佛雷德布察,他们有一个女儿Sarah Conger Buchan Jewell,从名字上可以看出,前两个分别是康格夫妇的名和姓,可见他们非常喜欢这个外孙女。后来,康格夫妇中年喜得贵子,取名劳伦丘斯(Lorentus),他们当然十分疼爱这唯一的儿子,但不幸的是,劳伦丘斯夭折于童年,这是后话。

就在萨婼第一次面见慈禧后,非常兴奋地回到家里,高兴地拥抱小儿子,告诉他今天她的特别经历。劳伦丘斯是个懂事的孩子,看到妈妈兴高采烈的样子,知道这件事对妈妈的特殊意义。小男孩试图分享妈妈的喜悦,以小大人的口吻对妈妈说:“妈妈,对您来说,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孩子顿了顿,继续用天真的表情、大人的语气说:“皇帝是天子,天子来自天堂,没有一个外国女人可以见到他,也很少有人能见到他。您是幸运的,得到了上天的保佑和祝福,所以可以见到天子!”

萨婼看到儿子那不同寻常的语气与天真无邪的神态,看得出,儿子是祈祷着妈妈得到上天带来的福祉与好运!萨婼激动地搂着孩子,亲吻着他的小脸颊,嘴里应承着,“是的!是的!妈妈得到了上帝的护佑和祝福,妈妈是在用慈悲怜悯的行为,帮助人们分享着上帝的爱!”

后来,萨婼在给女儿的信中写道:“关于中国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梦:让我们可以任意遐想的梦!如果你要期待着什么,你就对你的小儿子说,‘你可以看到我的梦境吗?’他会说‘是的,我可以看到。’他的确看到了,这个梦就实现了!美丽的梦幻常常发生在不可思议的地方。中国人从容地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生活着,他们从不惊慌失措,也从不忘乎所以。他们如果不喜欢现在的事情,他们会不惜气力地回到过去,回到原来的状态。”

小儿子劳伦丘斯的童真与直觉,坚定了萨婼的信念。在萨婼的眼里,中国的事情,必须要耐心,还要找对方法,也就是用正确的钥匙开对门,一切自然而成。

萨婼的这个重要认识,得到了画家卡尔的佐证。卡尔在宫里为慈禧作画的过程中,近距离地接触慈禧,使卡尔深刻地认识到“我能有这么难得的机会,为至尊的皇太后和最有趣的女人当面画画儿,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是在中国传统的铁板上,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也正是从这一点出发,萨婼认为,大清国陛下的接见是在中国紧闭的大门中,开了一道缝儿,这个已经打开了的门,终究会大开于世的。既然有了一个缝隙,那就顺势把门推得越大越好。

在慈禧接见使臣的一个半月后,3月14日,萨婼以美国公使夫人的名义,用中国人喜庆的红色请柬,书写着热情的汉字,隆重地邀请大清国宫廷的公主贵妇人来美国公使馆做客,参加家庭宴会。慈禧很欣赏萨婼懂规矩知礼节、礼尚往来,让她的养女、恭亲王女儿大清公主带队,率领十个公主格格和王爷福晋们,一行11人,481个仆人卫兵,浩浩荡荡地来到美国公使馆。

萨婼让她的中国管家王先生在屋里屋外布满了鲜花,还特别关照,要把慈禧赐给萨婼的御笔梅花,庄重地挂在屋子正中央。屋里完全按照中国式风格摆设,挂满了中国字画和古董。萨婼邀请了10位美国妇人,包括卡尔在内,一一对应着照顾大清的尊贵来宾。桌子上用红纸书写好了来宾尊称、座次,引导客人。同时,有5个翻译分别站在旁边,保证所有交流没有障碍。

大家坐定后,宴会正式开始,萨婼举起酒杯站起来,邀请大家一起斟满酒杯,以最真诚的祝愿:祝福当今皇帝、皇太后身体健康幸福!祝福在座所有的公主妇人们,身体健康幸福!祝福所有中国人健康幸福!萨婼最后特别祝愿:“中国和美国的友谊长存!”

作为回应,大清国公主宣读了慈禧太后的祝词:“慈禧皇太后祝愿中国和美国已经建立的美好友谊永远流传下去!”

大清的一些公主太太们,第一次见到洋妇人,第一次用刀叉吃饭,也是第一次听到悦耳的钢琴。大家无拘无束,玩得很开心、尽兴。

萨婼回请宫里贵妇与美国人的合影

活动结束后,萨婼和所有美国妇人,在大门口恭送嘉宾,大清公主太太们,在声势浩大的人群簇拥下,走在飘着龙旗和星条旗的街道上,虽然四周几里地已经戒严,但是早已等候在远处的普通老百姓们,伸着脖子,踮着脚尖,希望一睹大清贵妇们的风采。公使馆的王管家说,这是几百年都没有的景象啊!的确,很多大清的高官,也只有远远观瞻宫里贵妇的身影而已,更不用提普通老百姓了。

萨婼用这样的词语描述这次成功的宴会:“庞大的队伍行进在美国星条旗和大清龙旗下!是的,这是一个崭新的篇章,书写在古老的中国宫廷传统史册上!”

大清的公主太太们

这个新篇章不仅有了好的开始,而且被继续书写下去。

萨婼宴会后不久,按照慈禧的懿旨,大清公主格格们就回请萨婼和美国妇人们。宴会是在紫禁城举行的,规格和食物自然会比萨婼宴会要高出很多。但是,令萨婼和美国妇人们惊讶的不是规格与食物,而是宴会的风格完全是仿照美国公使馆宴会的西式宴会。所有的西式细节,都是从萨婼那里学来的,比如,桌牌的书写摆放、菜单的提供,等等。宴会的氛围友好,双方的友谊又加深了一大步,这两个宴会对于推进双方的友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扇壁垒重重紧锁了若干世纪的大门,露出了一点点儿的缝隙,整个世界惊喜地从这仅有的缝隙中,看到了里面的房子、家庭和全部中国!”萨婼在写给女儿的信件里是这样形容的。

“起初,我们所看到的,除了完全的迷茫之外,一无所有:我们找不到门径,所有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雾里看花;我们看到的习俗似乎没有任何意义,教育毫无价值,宗教毫无救赎目的;我们迷惑这里人们的外形、服饰和发型,以及他们的出行方式;我们不明白他们的耕种和饲养;不理解他们对祖先的祭拜和对妇女的态度。我们嘲笑他们的行为,怀疑他们对任何事情的真诚。”萨婼罗列了当时绝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普遍看法。

“事实上,我们以嘲笑、鄙视甚至可怜的态度,低估了中国人。”萨婼直接指出西方人看待中国时存在的重大偏差:“我们觉得我们的手上握有文明进步的旗帜,我们的头脑充满卓越的知识和智慧,我们的内心拥有坚定的信念,我们一定是代表上帝的意志,为这片土地带来文明与进步。”萨婼认为,西方人认为自己代表了上天的意愿,试图来拯救中国的想法是严重错误的。

“中国是一个独立自主存在了4000多年的国家。乌云和狂风暴雨一次又一次地侵扰着她,但是,她就像岩石一般,顶住狂风暴雨和惊涛骇浪,始终屹立在那里。她见证了其他民族国家在战争屠戮中衰亡,而她自己则岿然不动,永远地屹立在那里,保护好自己免于兵戎涂炭。”

萨婼发问道:“到底是什么因素使她能够长存?难道不是永恒的上帝让这个伟大古老的民族不屈不挠,长久地屹立在东方吗?!”“如果我们能够循着他们的思路考虑问题,我们就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们的行为。”

萨婼呼吁西方社会:“让我们抛弃偏见,以慈悲为怀,去看待我们所看不到的这个民族好的一面;尽我们最大的可能,让我们站在他们和我们自己共同的立场上看问题,或许,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对我们生活有价值的东西。”

萨婼认为,西方人对待中国人的态度和方法是“既不利己,也不利他”的做法,她举了个形象的例子说,在中国“洋泾浜英语”(Pidgin English)很受欢迎,就是因为这种语言结合了中国话和英文词。“当西方人和中国人不是强迫而是自愿地都有所让步,双方完全可以和谐地在一起。”

萨婼书中的中国长城、天坛照片

萨婼,正是因为这样看待中国人,这样对待中国人,所以,她能以一个开放的心态打开紧缩的中国人的大门,登堂入室,促膝交流,成为中国人的朋友!

这正好应了那句古老的名言:只有用对了钥匙,才能打开大门!

与其他西方人不同,萨婼拿到了正确的钥匙,开启了中国的门!

中秋节在公使馆服务的中国人聚餐

慈禧女人味妇人泪,胜千军万马
萨婼豆腐心慈悲怀,似儿女情长

在西方的报纸杂志中,描写慈禧的词汇是:凶残、狠毒、独裁者、邪恶的女人、魔鬼,等等。而画家卡尔和萨婼接触到的慈禧,与这些感念完全不同。卡尔就曾经两次当面看到慈禧流泪,看到了慈禧很女人的那一面。一次是在早朝,朝廷上争论俄国人和日本人在东北打仗,那是大清国的发祥之地,中国方面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慈禧听到奏折中的报告,伤心地流下来眼泪;另一次,是在慈禧儿子同治皇帝的祭日,卡尔特意穿了黑色礼服,当慈禧得知卡尔专门为逝去的儿子穿丧服时,当着卡尔的面流了眼泪。

在萨婼眼里,慈禧还是蛮有女人味的。慈禧在庚子之乱后,似乎对洋人的看法有了改变,试图以“妇人心走夫人外交”。1902年2月1日,慈禧第二次接见公使夫人,慈禧在宴会厅举杯敬酒的仪式结束后,特别走到萨婼身边,端起一杯茶,送到萨婼的嘴边,萨婼赶忙接过茶后行礼致谢,慈禧拉着萨婼说:

“康太太,不必客气,免礼平身!”慈禧说着,顺手从茶盘里拿起一块精致的小点心,掰成小块儿,一边递到萨婼嘴边,一边对萨婼说:“康太太,我很感谢你能在我危难回京的路上,迎接我们可怜的母女,你真是有一个观音菩萨心啊!”

慈禧说完,吩咐身后的宫女,把盘子里的小点心分送给其他公使夫人品尝。

萨婼对这一细节记忆深刻,在写给女儿的信中说:“她(慈禧)细微的动作,自然而然,完全是内心真诚的流露。她的眼神明亮、真切,似乎任何一个细小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的轻轻触摸,让我感受到真诚的友善。”

宴会结束,在萨婼离开道谢时,慈禧说:“我希望我们以后经常见面,成为彼此熟悉的好朋友!”

正如慈禧所言,随后萨婼主动邀请宫里贵妇们光临美国公使馆,公主们在紫禁城回请美国公使妇人们。

就在紫禁城的回请宴席上,慈禧身边的贴身丫鬟太监带来了慈禧的特别礼物:一个篮子,说是专门送给萨婼的。篮子的上面盖着红色的毯子,来人示意萨婼掀开毯子,萨婼疑惑地撩开,发现篮子里有一条可爱的小狗,像一个小绒球,别致的宫廷装饰非常可爱,黄色的项圈,下面戴着一个金色小铃铛,金色丝边紧紧地缀着一个搭扣和一个金色小钩子,上面有一个中文写的名签,旁边的公主念出中文“狮子狗”。与此同时,萨婼也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英文“Lion dog”(狮子狗),小家伙儿一点儿也不害怕,她那大大的、圆圆的、黑黑的眼睛,非常友善地看着她的新主人。

萨婼刚一到北京,就听说宫里的“京巴狗”非常可爱,心里一直想要一只小京巴。但那是宫廷里的御用品,市井百姓不可能有的,只有慈禧或皇帝可以赏赐给他们喜欢的人。慈禧也许是从德龄那里,或者其他渠道得知萨婼的心愿,记在心里。在这个特别的宴会,送给了萨婼心仪已久的京巴狮子狗。

慈禧自己特别喜欢京巴狗,她根据狗狗的性格,给她们起个名字。慈禧不允许别人养京巴狗,甚至不允许陌生人碰她的狗。就在第一次接见卡尔时,慈禧的小狗跑到卡尔面前,非常招人喜欢。不知情的卡尔顺手抱了起来,亲昵着这只小狗,旁边的德龄和太监们特别紧张,慈禧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关注细节的艺术家,也发现了不对劲,但不明白什么原因。后来,德龄告诉了卡尔慈禧的喜好。慈禧与卡尔熟悉之后,过了几天,派人专门送给了卡尔一条京巴狗。有意思的是,慈禧选择小狗的毛色,与卡尔头发的颜色非常相似,都是琥珀色,小狗的名字叫“米拉”(Me Lah),或许是取其谐音“我呀!”以弥补那天的尴尬。

慈禧送给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京巴狗Lootie的画像

后来,慈禧还送给了萨婼另外一条浅黄色的幼崽京巴,叫“老虎”,与先前的“狮子”配套,萨婼非常喜欢这两只可爱的京巴狗,一直陪着萨婼。萨婼回美国时,还把老虎带回了美国。

1902年,慈禧送给萨婼的京巴狗“老虎”,1905年萨婼带回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家。

送礼似乎是慈禧很喜欢做的事情,她享受别人拿到礼物时感激她的神情,特别是洋人。在第一次慈禧光绪接见公使夫人时,慈禧送给了每人一个贵重的金戒指。后来,公使馆正式向大清外务部提出,以后不要送贵重的礼物给公使夫人,以免招致非议。外务部在奏请慈禧恩准这个提议时,慈禧说,送礼是我们祖上不成文的规矩,是表示我们的友好诚意。尽管,颁布了禁止给外国人送礼的圣旨,但是,慈禧从来就不认为那是有约束力的,她曾经开玩笑地说:“我倒是希望禁止送礼的圣旨,只有一天的效力;而禁止缠足的圣旨,永远生效!”

慈禧送礼依然我行我素。慈禧似乎很高兴给自己喜欢的人送礼物,当她看到对方欣喜若狂的表情时,她的心里很满足。慈禧说的后面的事情(放足),却是意味深长啊!

慈禧送礼,很注意细节,而且也很女人味。在慈禧第二次正式接见后的一次非正式会面中,慈禧带着萨婼参观她的寝宫,邀请萨婼坐在她的“炕”上,爱干净的慈禧从来不允许宫里人坐在她的炕上的。慈禧从她的多宝阁架子上,取下一个形象可爱、栩栩如生的玉质娃娃,悄悄地塞到萨婼手里,还悄悄地叮嘱“别告诉别人!”萨婼也似乎心领神会,不做声响。回到家里,萨婼写信告诉她的女儿劳拉说:“慈禧充满了女人味!”(full of womanly significance),因为俩人心有灵犀。

清代玉童子

表面上,慈禧没有挑明为什么送玉质娃娃,萨婼也没进一步解释慈禧的女人味,而作为两个女人,或许心有灵犀一点通,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事实上,萨婼刚刚不幸失去小儿子!慈禧对公使夫人们的一举一动都特别关注,这样的信息,慈禧当然第一时间就知道。同样,作为失去过儿子(同治皇帝)的母亲,或许知道这样的方法,既可以表达她的同情理解,也不至于再次伤到母亲丧子的心!显然,萨婼的“充满女人味”的评价,应该是理解了慈禧的一片苦心。

还有一件事,可以佐证萨婼的判断。一次,萨婼作为陪客,在慈禧正式会见其他夫人结束后,慈禧转身对萨婼祝贺喜得外孙女(Sarah Buchan),在满族人的观念中,女人的地位与男人一样。慈禧对萨婼的外孙女很喜欢,要求德龄和其他女官,定期买一些女孩儿的衣服首饰送给萨婼。萨婼回到美国之后,还经常在美国的家中,收到慈禧、光绪和其他的北京中外朋友寄给劳拉的生日礼物,一直持续到1908年慈禧去世。

萨婼叮嘱劳拉说:“在你长大成人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些来自远方中国的礼物,它们的价值深远,充满着真诚和友谊,这些特别的含义,远远超过礼物本身的价值,是你人生的无价之宝。你要永远记住!”

这些来自东方中国、凝聚着“女人味”感情的礼物,伴随着萨婼和劳拉一生一世!

1905年,萨婼的外孙女Sarah Conger Buchan身穿中式衣服。

在美国公使馆的中国贵妇们

康格夫妇完成使命,荣获最高勋章
慈禧赠宫里鸡血石,保佑归途平安

随着萨婼与慈禧、宫里其他公主格格往来的增多,彼此间成为要好的朋友。宫里、公使馆大院,以至于王府高官私人住宅,都成了她们频频见面的地方。见面多了,大家也就自然增加了信任,彼此敞开更大的心扉。

一次,萨婼与慈禧谈到她去传教士开办的学校,看到那些可爱聪明的男孩子们,努力学习科学技术知识,萨婼幸福地说:“这些聪明的孩子们,未来一定会成为中国的栋梁之才。如果有更多的孩子们能够在家里或者在国外接受教育,他们一定会掌握未来的知识和技能,成为有用之才的!”慈禧沉吟了一会儿说:“他们会被送到国外学习的。”

其实,在“庚子之乱”后不久,慈禧就对西方先进的科学和技术有了重新的认识,积极鼓励在八旗子弟,以及在各个省都选拔派遣留洋学生到国外学习当时先进的科学技术。

1908年,利用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与美国正式签订了中国留学生赴美学习的合作协议,每年派出100名留学生学习农业、矿业、铁路、机械等现代科技。这些早期的留学生中,涌现了很多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中国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例如詹天佑。

大清官员和世界博览会公使及学生

萨婼说,不管是不是她的建议对慈禧有帮助,但是她很高兴地看到,中国不仅打开了关闭的国门,还主动派出有才华的年轻才俊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学习科学技术,这是最值得她欣慰的。

萨婼对慈禧的确有影响,但是有多大呢?萨婼对此有客观清醒的认识。她说:如果说有一半的美国政府、公使和在北京的西方人的影响的话,那另外的50%作用是来自慈禧认识到她的臣民希望进步,而且她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这个愿望。所以,萨婼认为,是大清朝廷,特别是慈禧的推动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中国妇女和孩子学习数学

萨婼把引进西方教育认为是中国最根本的进步,特别是妇女接受教育,是中国爱国主义的觉醒,这种觉醒是发自内心和灵魂深处的。

到1904年6月,萨婼看到,西式教育模式,已经被大量引进中国,从幼稚园的建立,到小学中学的各个年级,以及专业学校和大学,都已经开始建立。1905年,下令废除了实行近两千年的科举制度,开始从西式教育和海外留学回来的学子中,选拔掌握了科学技术的人才,进入各级官府和要害部门。

1907年,虽然康格夫妇已经离开中国,但是萨婼多次努力希望在宫里建立学校的愿望终于实现,一共有18位宫里的贵妇人参加学习,其中一些人是公主们。宫里的公主也在办学,对家里的女性进行教育。这个建议,萨婼最早在1903年就向慈禧提出。令萨婼高兴的事,还有肃亲王在王府里开办了私立学校,让他的女儿和侄女们接受西式教育;肃亲王的妹妹在北京开办了学校,招收了150名妇女参加学习。萨婼后来还听说她的中国女性朋友,还开了报馆,积极推进女性参加教育,从事社会活动。这些由妇女、女性开办学校,对女人进行教育的新事物,对于当时的中国歧视女性的传统而言,是极大的挑战和进步,意义深远!就像上文提到的,废除女子缠足,也是慈禧在位时颁发的圣旨,这里不细述。

康格夫妇在即将离任前,有机会到中国各地,特别是南方实地考察。他们在很多地方看到了西式学校,有一些妇女接受教育,还有一些人在教会办的医院里接受护理培训实习和工作。1904年美国的博览会时,就送去了很多中国人接受教育,特别是女性接受西式教育、参加教会医院护理服务的照片,让世界了解了正在开放的中国。

颐和园的玉带桥

说起照片,那是萨婼的最爱。当宫里和京城萨婼的朋友们,特别是女性朋友得知康格夫妇要离任回国时,按照中国传统纷纷准备礼物,表现感谢和纪念。她们与当时的前文提到的何德兰夫人很熟悉,因为何德兰夫人是牙科医生,也是宫里的保健医生。萨婼和宫里公子贵妇人的共同朋友,就询问何德兰夫人,给萨婼送什么礼物比较合适。“照片!”何德兰夫人直截了当地说,“照片是最好的礼物!”所以,萨婼夫人得到了大量珍贵的照片。直到1906年,慈禧还通过大清国的驻美公使,转赠给萨婼一套命名为“美丽的宫廷”照片册,这些照片都是慈禧亲自选择拍摄地点、在成品照片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其中有一幅,是慈禧最喜欢的颐和园全景照,单独制作了框子,照片被放大,镶嵌在相框里。这些照片不仅伴随了萨婼在美国的晚年生活,更是她终生美好的回忆,很多照片成为最珍贵的历史记录。

1905年3月17日,康格夫妇一从全国各地参观回到北京,就开启了京城里为他们准备的系列欢送宴会等活动。无论是宫里的公主格格,还是王府夫人、贵妇,纷纷邀请萨婼夫人赴宴,表达对她的深厚友谊。

左:送给萨婼钤慈禧画印章的梅花、右:公鸡吃虫子

1905年4月1日,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亲自在大殿接见康格夫妇,萨婼把她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如实地告诉了慈禧,特别提到了在上海时,看到慈禧70大寿的纪念场景,萨婼当时亲笔写了贺信。光绪和慈禧对康格先生任职期间,对大清国和美国的友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给他颁发了特别勋章奖状,褒奖康格先生的成就,这是清政府颁发给外国人中最高的奖章。

由北京的中国基督徒送给康格的牌匾

慈禧当然忘不了萨婼与她的友情,以一种更加特别而又细腻的方式表达了她对这位美国女性朋友的祝福。慈禧亲自赠送给萨婼一块鸡血石,这块鸡血石,不是一般的石头,是大清宫里的吉祥宝物,是大清数位皇室带在身边护佑的吉祥物。慈禧在“庚子之乱”仓皇逃离京城,后来又平安归来,这块鸡血石都伴随她左右。

非常迷信的慈禧,认为康格夫妇万里远渡太平洋,一定会遇到惊涛骇浪,她希望这块保佑了她的祖先和她自己的吉祥物,能够护佑康格夫妇平安回到美国。

1905年4月4日,康格夫妇带着浓浓的情谊,在外务部的欢送下,踏上离开北京的列车;4月22日,登上开往美国的邮轮,在萨婼的视线里,大清帝国的疆域、东方古老帝国的轮廓,一点点儿逝去。萨婼深切地说:“我们真的离开了中国的土地,但是邮轮并不能把我们对古老帝国的魅力、欣赏、感恩和影响带走。”

萨婼的心依然留在了清宫里,留在了她的中国女性朋友中,留在了古老的中国!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安全回到美国。

当慈禧太后得知康格夫妇平安到达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叨说“感谢观世音大慈大悲的菩萨!”心里琢磨着那块鸡血石果然灵验。

尾声:东方的破晓,西方的曙光

康格夫妇回到美国后,康格先生不久病逝,萨婼独自过着晚年生活。直到1908年,她每年都会收到来自东方宫廷的礼物,意外的惊喜,常常令她兴奋很久,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萨婼在美国帕萨迪纳(Pasadena)的家中,壁炉上摆满了中国艺术品。侧面墙上是慈禧画的菊花,被作为礼物送给康格先生。

外国使团与中国官员

1908年11月14日、15日,光绪和慈禧先后病逝,萨婼听到这两个噩耗非常伤心。她知道美国的一些人,对她自己和慈禧太后,都有很大非议,她不在乎哪些传闻,仍然以一个基督徒、以一个老朋友,甚至以一个女人的心态,写下了她自己对慈禧太后的评价:

“这一天,全世界都为中国痛心同情!她(慈禧)一生非凡,她拥有一双强有力的双手,一个清晰的头脑和一颗忠诚的心,一生保卫呵护着她的国家、她的臣民。通过她的一生,全世界看到了隐藏在这个古老帝国深处的女性力量的闪耀光芒,这种光芒升华和恩泽了西方世界!”

1909年,萨婼收集整理了她在中国期间写给女儿和家人的信件,作为曾经受过专业训练和写作的作家、慈悲为怀的基督徒,坚信通过她“敏感柔弱的女性的心灵”,通过她的中国的女性朋友,尤其是她深深了解的慈禧皇太后的友情,向她的中国朋友、美国朋友和全世界,公布了她的真实记录,《来自中国的信件:与慈禧皇太后和中国女性的特殊情谊》(Letters from China: With Reference to the Empress Dowager and the Women of China)。全书近400页,详细真实地记录了她在中国的近7年时间的所见所闻,特别是与大清宫廷、与慈禧来往的细节。这本书,时至今日,仍然是不可多得的最贴近慈禧和宫廷的第一手记录。不仅对当时,乃至对现在、未来都会有深刻的影响,这在萨婼的信件中也非常清晰地体现。

康格夫妇在中国“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工作得以完成,这是蕴藏在人们心灵深处的觉醒,一个拥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和思想的伟大国家,开始走向世界并获取新的能量。中国人,明确宣布,他们一定会继续坚持这个方向;我也明确表示,我也会坚持继续帮助中国人走向世界的努力的。在他们的方向和我的努力之间,确实存在很长的距离,但是这个距离会被我与他们心里的无线电波弥合、连接在一起的!”

在东西方文明的长期交往中,“真诚的友谊就是霞光万道,驱走了黑夜的昏暗”。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中国和中国人的觉醒,唤起了蕴藏在他们自身内部的无穷能量,这种力量融合了一个清晰的个性,那就是“东方的破晓和西方的曙光”的完美结合!

“古老的中国和美国的友谊长存!”

这就是萨婼·派克·康格的心愿!这就是隐藏在萨婼和慈禧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已经流传了一个世纪,必将继续流传下去的“牵手”的秘密!

慈禧与萨婼的“牵手”,就是中国与美国的“牵手”!
Tab标签: 历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