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回首2018:世界在逆动中掘进

2018-12-21 16:3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2018年衍生出一系列国际事变,并持续地把冲击波带入2019年。

 岁月荏苒,2018年转瞬间就要过去了,回首这一年国际社会情形,感慨系之。在这一年里,我们不间断地跟踪国际局势起伏升降,观察主要事件,尽力把握影响乃至支配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寻找和解构世事内核与脉动。

即将走入历史的2018年,在一定意义上成为一个转折年头,即二战以后苦心经营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面临重新组合,这种重组是根本性的,不能以所谓“新冷战”简单概括,尽管里面有些许这方面成分。当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进行到相当程度的时候,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国家主权论等又再度甚嚣尘上。意味深长的是,《高度》周刊认为这次揭橥民族主义大旗的不再是后发的新兴第三世界国家,而是老牌西方帝国,由此在2018年衍生出一系列国际事变,并将持续地把冲击波带入2019年,国际社会这样一种拼图理论上似乎匪夷所思,确是不争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简单的归复,也不意味着全球化根本逆转,再过若干年回头看2018年,或许就能一窥螺旋式机制调整之堂奥。

二战后国际体系被动摇

 二战以后,各国不再以战争、殖民等方式争夺利益和势力范围,开始以“制度规则”协调国际关系,这促进了战后几十年和平、稳定与发展。全球物质财富不断积累,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文明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美国1947年宣布实行“围堵”(containment)政策,展开美苏冷战序幕。自1972年时任总统的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华以来,对中国展开“接触政策”(engagement policy),但美国副总统彭斯(Michael Pence)今年10月在哈德逊研究发表川普政府对华新政策演说,普遍被视为宣告此一政策终结,提出“脱解”(disengagement)概念,成为二战后国际制度建设新变种。

虽然国际制度建设大趋势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但是由于出现诸多挑战,至少在2018年出现了某种程度松动,这一症候较为明显地体现在美国川普政府施政行为里。正由于美国在国际社会举足轻重的特殊位置,川普一系列“退群”举动造成对国际体系冲击,还在产生着巨大影响,乃至成为2018年一个历史标识,由此构成评估2018年世界局势时空背景。

川普(Donald Trump)退出中导条约,打破军备平衡。美军今年在南海行动愈趋频繁,习近平访问菲律宾期间,美国太平洋空军发声明证实,两架B-52轰炸机飞至南海争议岛屿附近,参与训练任务,强调推动印太地区自由开放。此种安排如果常态化,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而美方则强调说,今年9艘中国军舰曾接近美国驱逐舰狄卡特号前45码内,逼使狄卡特号采取技术动作以防撞击。

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受阻,逆全球化思潮日益盛行,突出表现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WTO)和欧盟等全球和区域跨国多边组织作用被模糊。日前由于在直布罗陀海峡问题上达成妥协,西班牙转而支持英国脱欧方案,使之得以在欧盟特别峰会上获得通过,这意味着欧盟残缺定型化了。英国和欧盟刚宣布,就双方未来在英国脱欧后的关系达成宣言草案,确认脱欧后的新贸易协议谈判框架,同意在2020年底过渡期结束后,再延长一或两年。

WTO今年 1029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会议,同意应中国等成员要求,设立专家组审查美国今年3月宣布的钢铝关税措施是否违反WTO规则,这到底有多大成效值得质疑,因为美国非但不受约束,而且还有手段反制,使WTO形同虚设。美国驻WTO大使谢伊(Dennis Shea)就指中国利用WTO扭曲全球市场,导致大量产能过剩,尤其在钢铝领域;中方则表示,是美国在藐视规则,在美国完全履行其TRIPS义务之前,美国提出的比较没有法律基准。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美国一方面声称要退出WTO,另一方面又要把中国驱除出WTO,有两者必居其一的架势。川普经济顾问哈塞特(Kevin Hassett)称,中国作为WTO一员“行为不端”,且WTO令美国失望:“我们是否应该将中国赶出WTO?”由此看出,像WTO这样的国际组织,有可能出现失重结果。

 经贸金融与智能冲击波

   2018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亚洲金融危机20周年,使全球经济处于新的十字路口。世界经济增长动力减退,贫富分化加剧,地缘政治冲突不断,金融市场出现波动,今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分析说,一些主要经济体增长已经触顶。回顾历史,尽管每次危机后各国都大力推进改革,但全球经济运行中的旧有问题仍未彻底解决。

WTO统计,在2018年,G20经济体实施的贸易限制措施高达39项,是2017年两倍。受此影响,WTO近期下调了2019年世界商品贸易增长预测。与此同时,保护主义逐渐蔓延至国际直接投资领域,今年上半年全球直接投资骤降41%,给全球经济复苏增添不稳定因素。

全球金融状况在2018年略有收紧,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状况差异在增大。如果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压力上升或贸易紧张局势加剧,风险可能急剧增加。

世界经济贸易与金融在2018年也有比较阳光的一面,全球经济继续扩张,为加强资产负债表和重建缓冲提供了机会。尽管全球金融稳定面临的近期风险有所增加,但金融状况总体上依然宽松,仍有利于近期经济增长。特别是在美国,利率按历史标准衡量仍然很低,风险偏好强劲,主要市场资产价格上涨。中国金融状况暂时大体稳定,通过放松货币政策来抵消外部压力及金融监管收紧影响,然而宽松金融状况导致金融脆弱性进一步积累,中期风险依然居高不下。

 根据不久前《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数据,新兴市场经济体基本面有所改善,但仍易受到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溢出影响,即使在相对有利的基线情景下,资本流入也可能减少。今年4月以来,随着美国利率上升、美元升值及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经历了证券投资流入逆转,像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等国相继出现金融动荡,股汇债等资产价格大幅调整。但在全球风险偏好高涨的环境下,市场压力到目前为止仅集中于那些外部失衡严重、政策框架薄弱的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资本流动在险水平分析显示,有5%概率发生以下情况,即新兴市场经济体在中期面临1千亿美元或在四个季度期间内面临更多债务证券资本外流。

2018年事实说明,发达国家没有走出周期规律老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没找到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新兴市场国家没有摆脱脆弱性困扰。虽然部分发展中国家整体经济有增长,但间歇式衰退仍时有发生。为应对危机,上述国家采取加息、资本管制等干预措施,取得一定效果,但并未彻底消除风险隐患。这既与经济基本面不够稳健、金融风险防范机制不够健全有关,也与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紧缩效应有关。要摆脱脆弱性困扰,不仅需要自身努力,还需要世界平等支持与合作。

目前全球依然有7.5亿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其中2/3集中在非洲。由于各国禀赋条件不同,政经体制各异,并没有一劳永逸的发展模式可供参考,一些国家还在借鉴和试错中探索。随着全球主要央行逐渐收紧货币政策,全球利率中枢上移,未来债务将无法继续快速增长,资本市场价格面临深度调整,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抬头。IMF预测,发达经济体GDP增速将由2018年的2.4%降至2020年的1.7%,下行趋势还将延续。

有必要提及的是,由于电子商务、科技金融和人工智能(AI)开发在2018年的产业化,对国际经贸产生正反两方面影响。一方面增进社会经济多样化,提高营运速度;另一方面也波及到职业稳定。例如瑞典家具品牌IKEA日前宣布,将零售业务比重多放于电商贸平台,侧重数字化,裁员7500个职位。该公司发言人纽比吉格(Kristin Newbigging)表示,会投入更多资源于数码服务,改良服务及分销网络。还有调查发现,社会上越来越多忧虑动化和AI的发展使失业率上升,制造业员最有危机感,担心职位受到新科技冲击。

局部缓和余患犹存

2018年上半年还在严重关切的朝核危机,终于在下半年得以有限缓解,尽管最后还没有完全实现朝鲜半岛非核化目标。

远东局势得以缓和,主要得益于朝韩中美四方共同努力,表现出决策者的智慧,在相当程度上兼顾了各方既得利益,体现了和为贵的主旨意向。在朝韩领导人会晤后,又先后实现了习金会与川金会,使本来一触即发的战事引信暂时掐断了。当然这方面的隐患还没完全消除,还有多种复发可能。一旦妥协被利益阻隔,随时会有突发性局势恶化。

随着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持续行动,收复了被ISIS盘踞的领地,使中东僵持绽露曙光。然而新考验是,打垮伊斯兰国主力后,库尔德问题又浮出水面,包括独立建国等,按下葫芦浮起瓢,也由此暴露出大国利益背后角逐。

美中贸易战影响全局

美国贸易代表署2018年年中发表报告指,中国未有符合美国贸易法案301条款,其后向250亿美元中国货品加征关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报告里批评中国并建设性地响应301调查,未从根本上改变不公平不合理及扭曲市场政策。指责中国虽然放宽了部分外资入股限制,但仍不断利外商投资限制,逼使美国企业将技术转移给中机构。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美中会在G20峰会上就贸易问题直接摊牌,虽然川普对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仍持乐观态度,但城下之盟须符合美国利益。

 继美德等向中国企业实施更严格投资管制后,欧盟也倾向对中资开铡。加强外国投资欧洲的审查,尤其是来中国投资,这项新规很可能会打击中企进军欧盟脚步。欧洲议会和欧盟28国谈判代表最近达成项协定,将保护战略性技术和基础设施, 譬如港或能源络。议会谈判团队主管普罗斯特(Franck Proust)表前全世界包括美、、 甚中国都设有审查外资槛,唯独欧洲没有。 这项由法国、德国和意利前政府要求的提议,仍需获得欧盟28个成员国支持

 再现新一轮移民

 从中东叙利亚开始出现大量难民潮,小男孩俯卧淹死在海边的照片惊动全球,随后难民潮向世界其他地区蔓延。继之出现从缅甸涌向孟加拉国国国的罗兴亚难民,暴露出深藏后面的严酷现象,也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人权斗士形象受损。包括北欧在内一些欧洲国家,也受到难民潮强烈冲击,甚至导致出现恶性事件。加拿大虽然没有首当其冲,却也发生过边境危机,引发国内政坛波动,舆论哗然。

就在美国中期选举前后,在美国最南端,从德州布朗斯维尔(Brownsville)入境口岸到圣迭戈圣伊西德罗(San Ysidro Land)入境口岸,由中美洲过来的难民形成很大威胁。川普一度要关闭接壤墨西哥边境,阻止难民经墨西哥进入美国。川普说,如果发现情况失去控制,就会关闭边境。授权派驻在南部边境的数千名美军士兵,如果有必要可对闯关移民使用致命武器。眼下近6000名美军驻扎在美墨边界,架起层层铁丝网,防止难民偷渡。难民长途跋涉来到美墨边境,成分相当复杂,有的或遭到人贩或贩毒集团绑架,甚至被胁迫帮助犯罪。一份白宫决策备忘最近披露,数千偷渡者或触发暴力混乱。而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称,国土安全部提出特别要求时才会使用致命武力。

 右翼保守主义回潮

 在左右较量中,右翼在世界不少地方攀居上风,很大程度上是上述国际局势所造成,不能都归结于川普一举之力,尽管有舆论总是称之为“某国某地的川普”。比较突出的是今年巴西和意大利选举,都由右翼或者极右翼政党与领袖胜出,掌握实际政权。右翼理念更多地体现为一种社会思潮,通过观念形态传播,影响和支配国家行为与国际关系。

    国际社会是由各个国家组成,外交又是内政延续,所以右翼思潮根源还在于各国内政,形成一种集约力量。如加拿大,虽然在联邦层面由中左政党执政,但是在主要大省,如安河和魁省等,都变天由右翼政党执政。而在联邦层面,也冒出一个人民党,由前保守党重臣卞聂尔(Maxime Bernier)操刀,不可小视。

 MeToo运动反映时代内涵

 2018年一个突出的国际现象,即出现了范围广泛的MeToo运动,将反性侵提升到新的政治层面。这场运动可以视为2018年一个政治横断面,因为被赋予了很多政治内涵,已超出反性侵本身。典型的有被指控性侵的美国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任命,成为一个世纪案例。

另一个涉及到MeToo运动的典型事件,甚至影响到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去年年底卷入性侵丑闻,18名女性指控女院滕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瑞典文化圈权势物阿尔诺(JeanClaudeArnault)性侵或强奸,多名院不满文学院包庇阿尔诺而相继辞职,文学院不得不停颁2018年度文学奖,是70年来首次停颁。72岁的阿尔诺于201810月被判强奸罪成,入狱两年,他已提出上诉。

卷入性丑闻的瑞典文学院今年11月宣布改革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将由此前仅有文学院院成员,扩阵容,次加入外部专家。诺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般由5名瑞典文学院院组成,他们从获推荐的作家中选出5位候选,交由全体院选出最终得奖者。瑞典文学院前声明,表2019年和2020年的文学奖评委会,除5名院外,将加上5名外部专家,包括作家、文学批评家、出版商等,年龄介乎2773岁。对于是否重启评选和颁奖程序,表示会在明年年初作出判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