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贺建奎:我为这个实验感到骄傲,会用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2018-11-28 17:30|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蓑笠翁

乐活按语:伦理到底站在哪一边?我们将拭目以待!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11月28日,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大会进入第二天。在11月27日大会第一天时,并未见到贺建奎的身影。

11月28日,在即将举行“人类胚胎基因”分论坛上,贺建奎将发表一个主题为“利用CRISPR/Cas9技术进行鼠、猴、人胚胎的CCR5基因编辑”的演讲。

11时30分,本应出现在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的贺建奎,依然不见踪影。30分钟过去了,仍然不见其人。人们有些焦急地等待贺建奎的出现。

12时50分,贺建奎手提一个棕色公文包,来到了会场,比原计划推迟了一个多小时。

近几天关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讨论,几乎呈一边倒之势,人们站在道德和伦理的高度,对贺建奎及其团队进行着口诛笔伐,谴责之声风靡云涌,这些声音显然影响到了他。

主席台上,他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自然,讲话的语速也明显缓慢,用并不十分流利的英语一词一顿地开始发表演讲。

他首先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所引发的争议表示了歉意。

他说,“首先我必须要道歉,整个试验结果因为实验数据的保密不严格而被泄露,因而在今天这个场合,我要直接跟大家公布结果。”

在演讲中,贺建奎提到了他在未经官方许可的情况下,对一对人类双胞胎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虽然他已经认识到他的行为“震惊并激怒了科学界”,但他同时表示,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

“我事先没有对外公布过数据,此项目的研究也没有经过同行评议。”贺建奎对之前事件被曝光作出解释。

“我已经把我的研究提交给了一个医学期刊。”他说。

身为中国南方科技大学(Souther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副教授,贺建奎正处于被停职状态,而事实上他自今年2月起就已经不来学校了。而目前,南方科技大学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遗传学和胚胎学教授罗宾·洛弗尔-贝吉(Robin Lovell-Badge)(左)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干细胞专家马特·波提斯(Matt Porteus)博士(中)在会议上,向贺建奎提问。

”我们在实验前进行了研究,感谢南方科技大学,他们不知道实验正在进行。我也非常感谢大家的意见与支持,感谢平台给我表达的机会。“他说。

关于项目经费,贺建奎说,一部分来自南方科技大学,一部分由自己支付。“个人公司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项目,3年前展开研究的时候,大学有资金资助,后来涉及一些医疗相关事宜,自己支付了一部分钱。”

贺建奎说,HIV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重要疾病之一,很多人因此失去生命。过去几个月感染HIV的概率比其他疾病高很多,也导致了诸多歧视,不能忽略它的严重性。

“而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针对这个病例。”他说,他的目标是通过基因工程培育出能抵抗艾滋病病毒的婴儿。“在贫困地区,洗涤精液的技术很难实现,我们做的这些能够应用和帮助到这些人,这就是这个项目存在的必要性。”

“目前,还没有成型的免疫艾滋病的疫苗。”贺建奎讲道,“我认识中国艾滋村的一些患者,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孩子给叔叔阿姨去养。我为自己能够为他们做出努力而感到骄傲。”

贺建奎说,他正在努力帮助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并与一群受过良好教育、消息灵通的家长合作,他们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他表示,“如果我的小孩有先天缺陷,我也会做这个实验。”

贺建奎在演讲中谈到,他首先在老鼠身上做了实验,然后在猴子身上做了实验,最后在人类胚胎上做实验。

他说,世界上有10%的欧洲人缺少某种基因,CCR5基因的敲除是显著预防HIV的方法。小鼠敲除CCR5基因后的影响,符合预期,整个编辑非常有效,小鼠的组织等非常正常,生命体征跟其他小鼠没有区别。

DNA双螺旋

因此,贺建奎认为可以在人体上进行CCR5的敲除。为此,他们的团队共进行了7组试验。

最早,曾是八对夫妇参与此次基因编辑项目,但其中一对夫妇退出。所有志愿参加该项目的夫妇都是父亲为HIV阳性,母亲为阴性。

“七组试验中,有一组成功了,露露和娜娜健康诞生。”他说,“生出双胞胎的这对父母,刚好是第一对怀孕的,其他人暂时推后。”

贺建奎说,“在对出生后的两婴儿进行DNA检测时,发现有一个可能脱靶,但脱靶位置在非编码区,而且离基因很远,也不在有作用的元件上,之前发现过这个问题,也告诉过婴儿的父母。”

他说,检测之后发现结果符合预期,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并且,孩子出生后,目前没有检测到脱靶活性。

贺建奎说,他使用了一种叫做胞浆内精子注射(ICSI)的常见生育方法,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培育胚胎,然后对其DNA进行基因改造。他说,双胞胎中的一个有两个所需的CCR5基因副本,而另一个有一个副本。

2018年10月9日,在中国南方广东省深圳市的一个实验室里,一个胚胎在精子注射显微镜下接受了少量的Cas9蛋白和PCSK9 sgRNA。

贺建奎称,包括露露和娜娜父母在内的其他志愿者夫妇,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他们与志愿者夫妇们签妥了协议,并告知他们可能存在的各种风险和利弊。

“我们和志愿者进行了知情沟通,首先是我的同事跟他们进行非正式的两小时谈话,然后是我亲自进行1小时10分钟的谈话。”贺建奎说,“我一段一段、一行一行地给他们解释,他们可以咨询任何问题。他们可以当场决定,也可以回家慢慢考虑。”

在这次基因大会开始前,贺建奎接受了西方记者的采访。他对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的记者详细描述了自己的工作,并为自己的工作被泄露一事表示道歉。

他说他改变了一种叫做CCR5的基因,CCR5是一种经过深入研究的DNA片段,它能使人体抵抗HIV感染。携带特定版本的CCR5基因的人几乎不能感染艾滋病毒,即使他们接触了它。

至于露露和娜娜的未来,贺建奎表示,“将对她们持续监测,并且进行隐私保护。未来我们会尊重孩子的自主权,结婚这些都是她们自己选择的权利,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他强调说,“婴儿的安全方面,我们将严格按照规定,把每一块钱都用在孩子的身上,保证她们取得防治艾滋病方面的治疗和评估。”

基因编辑是一种相对较新的科学技术,可以用来精确地改变细胞的DNA。CRISPR-Cas9是最知名的基因组编辑工具,它被视为对细胞基因进行改变的一种进步。

这项技术,足以被称为一场科技革命。中美两国都把基因编辑研究列入了国家级战略规划。

而目前,对细胞基因进行改变的方法,通常是使用一种病毒插入新的DNA,但结果可能出人意料。

与基因工程不同,基因编辑是指永久性地改变生物体所有细胞的DNA。科学家们小心翼翼地对待它,因为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些后果不仅会困扰病人,还会困扰他或她的后代。

大多数国家都有法律或法规,要么完全禁止人体实验,要么让实验很难进行。而此次,贺建奎却打破了科学界的禁令。

除非并且直到相关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问题得到解决,否则进行任何临床使用种系编辑都是不负责任的。

通常,当研究人类时,研究人员必须得到他们的机构和政府的许可。在美国,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对人体实验进行监管。合法的科学家通常也会在期刊或会议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这些期刊或会议雇用工作人员审查方法和程序,通常还会请同一领域的其他知名专家在报告发表前审查这些报告。

贺建奎的这一做法激怒了该学界该领域的其他中外研究人员,他们对此感到担忧,并认为这是危险的、不负责任的,更是不道德的。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博士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 “这项强大技术首次明显应用于人类生殖系,却如此不负责任,实在是非常不幸的一件事。”

此次基因大会的主席、诺贝尔奖得主、艾滋病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免疫学专家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博士也称贺建奎“不负责任”。

巴尔的摩支持暂停人类基因编辑,他说这种实验在医学上是不必要的。“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透明的过程。”巴尔的摩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我们是在这件事发生后才知道的,所以我们感到被忽视了!”

巴尔的摩说,“这项临床试验由于缺乏透明度,破坏了科研群体的规则,并不会被同行认可。”

“这是多么不负责任、多么不道德、多么危险,怎么说也不过分!”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干细胞生物学家凯西·尼坎,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需要进行彻底的调查,以查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在实验开始前是否得到了批准。”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柯林斯表示,他“藐视”了国际准则,并表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不支持在人类胚胎中使用基因编辑技术。”

贺建奎是瀚海基因CEO,曾毕业于美国莱斯大学物理系,师从迈克尔·迪姆(Michael Deem)教授,从事生物物理学研究。博士后期间,师从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的斯蒂芬·魁克(Stephen Quake)教授,从事基因测序研究。

在第四届精准医疗与基因测序大会上,贺建奎曾讲解《 第三代基因测序 》课程,介绍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器的开发和临床的应用,并详细阐述测序技术的发展和趋势。

贺建奎拥有多学科交叉的背景,并在网络进化的物理理论、流感病毒进化、免疫组库测序、单细胞测序、生物信息学多个领域取得了研究突破,在Physics Review Letters, 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等国际顶尖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其研究成果曾被美国《华尔街日报》、《美国麻省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等报道。

针对有报道称贺建奎的导师、美国莱斯大学迈克尔·迪姆教授曾参与基因编辑婴儿研究一事,莱斯大学媒体关系团队主任道格·米勒在莱斯大学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一研究引发“令人不安的科学、法律和伦理问题”,媒体报道中的这项工作违反了科学行为方针,不符合科学界和莱斯大学的伦理规范,“我们已开始对迪姆博士参与这一研究的情况开始全面调查”。

有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至2020年,全球精准医疗市场规模将以每年15%的速率增长。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破千亿,达到1050亿美元,“基因剪刀”将是撬动千亿级市场的一把钥匙。

还记得克隆羊多莉吗?它是一只通过现代工程创造出来的雌性绵羊,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克隆的人工动物。

多莉于1996年7月5日在美国诞生,是由移植母羊的乳腺细胞到被摘除细胞核的卵子细胞中发育而成的。它证明了一个哺乳动物的特异性分化的细胞也可以发展成一个完整的生物体。

在理论上,利用同样方法,人可以复制“克隆人”,这意味着以往科幻小说中的独裁狂人克隆自己的想法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因此,“多莉”的诞生在世界各国科学界、政界乃至宗教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并引发了一场由克隆人所衍生的道德、伦理问题的讨论。

但是,多莉羊却只活了不到7年的时间,没有达到绵羊的预期寿命,而绵羊的寿命通常是在10到12年,最终多莉因日渐严重的肺肿瘤而被实施安乐死。

这一次,贺建奎团队直接对人类早期胚胎基因进行编辑,植入人类母体,并最终诞生出了一对“新人类”——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贺建奎的行为面临着民事、行政、刑事的三大法律风险。

而这对双胞胎婴儿的命运未卜、风险难测,对于两个孩子的未来,贺建奎在演讲时表示,“我会用我所有的钱和精力去照顾她们,用我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贺建奎曾说,“伦理会站在我们这边”。那么,伦理到底站在哪一边呢?人类将拭目以待!

贺建奎自己立志要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人”,至少目前,他已经成为一个“震惊世界的人”。
Tab标签: 伦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