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122名科学家联名强烈谴责

2018-11-26 17:0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小李飞毒

乐活按语:转基因食品正在被人类诟病,“基因编辑婴儿”已横空出世!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黄三水问小编的第一个问题,这算转基因婴儿吗?

黄三水问小编的第二个问题,基因编辑婴儿的父母知情吗?他们怎么想?

黄三水问小编的第三个问题,这个孩子长大知道后会怎么看自己?

黄三水问小编的第四个问题,这个孩子结婚生子了,他的下一代是什么?

黄三水这四个问题的缘起是北京时间11月26日,中国互联网被一条名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新闻刷屏了。

这条新闻称,“据人民网 11 月 26 日报道,来自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日突然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 11 月在中国健康诞生......”消息发出后,在全球学界引起一场海啸。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小编看到这条新闻后的第一反应是造谣,第二反应还是造谣!然后,小编本着媒体人的良知登陆人民网,搜索关键词”基因编辑婴儿”和关键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但结果是没有任何搜索结果。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人民网在发布不久后删除了这篇稿件,那就是这篇稿件压根不是人民网发出的。

但在随后的6个小时里,有关“基因编辑婴儿”的报道铺天盖地,消息源来自《新京报》、第一财经、凤凰网等国内一线主流媒体。小编只能相信,中国真的有了一个和全世界所有存在的和已逝去的人类都不一样的婴儿。小编脑海中瞬间浮现了《X战警》、《复联》、《生化危机》等一系列预言人类末日的科幻电影。

根据多家媒体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的报道,小编在这里帮助大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厘清头绪。

有一位名为贺建奎的科学家,是大学教授的同时还是中国六家基因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是第三代基因检测设备的生产商。他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立志成为改变世界的人。

2018年11月,他做到了!

贺建奎首先通过体外受精技术在试管中得到了人类两个受精卵,然后他用头发丝二十分之一粗细的针,对这对受精卵动了手脚,其中的一部分人类基因按照贺建奎的意志进行了重新编辑。

随后受精卵被植入母体发育,2018年11月,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双胞胎姐妹顺利降生,但这对襁褓中的小人儿并不知道她们的一生注定不会平静,因为她们的缔造者贺建奎宣布,通过对基因的编辑,她们拥有了对艾滋病的免疫力,她们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或许是不能感染艾滋病。

在《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文章中,贺建奎的成果被誉为“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好一个历史性突破,小编和黄三水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娜娜和露露,她们真是“人类”吗?或者应该称她们为“超人类”?再或者是“类人类”?她们的下一代会不会继承他们被编辑过的基因?她们的后代是不是可以抵御更多疾病?或者,成为生化危机里可怜可悲可叹的试验品?

根据媒体报道,贺建奎说将跟踪记录露露和娜娜今后数年的健康状态,怎么听起来都是美国电影《楚门的世界》真实版,露露和娜娜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后,她们会不会视自己为怪物呢?

消息一出,质疑声不断,有国内媒体也提出了几点疑问:

1. CCR5这个靶点是不是已经公认的会感染HIV?敲除这个靶点有没有其他潜在威胁?是否会导致其他疾病?

2. 如何能够证明这对双胞胎婴儿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因为也不可能现在就让婴儿接触艾滋病传染,这是有悖伦理道德的。如果这对双胞胎一生都没有经历过可能感染艾滋病的环境或行为,又如何证明她们天然抵抗艾滋病?

3. 对试管婴儿进行基因编辑是否有悖伦理道德,经过什么部门审批?一个民营医院就能做这样的实验吗?

4. 此前我国有没有过基因编辑手段用于人体的实验?

就在小编和黄三水陷入伦理漩涡的时候,新的报道让小编感到更大的不安。

国内媒体第一财经在接续报道中爆料,贺建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背后有民营医院“莆田系”的影子,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是这个实验的参与方。不过,当面对媒体的采访时,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矢口否认参与实验,并称院方也没有做过网上传说的伦理审查。

媒体在网上披露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表

有媒体根据网上流传的“医学伦理审查申请书”,向具名同意的委员之一求证,该委员表示他没有在申请书上签过字。

在签名的七个委员中,至少有四个与深圳和美医院的医生同名,其他三位因为字体无法辨认,而无从分辨。

与此同时,贺建奎供职的南方科技大学发布声明称: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

深圳市卫计委公开回应称,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对媒体报道的该研究项目的伦理审查书真实性进行核实,有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进行公布。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中国对此类研究采取备案制,需要到相关网站进行备案,但贺建奎所进行的这项基因编辑婴儿手术并未备案。

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干细胞分会则通过媒体声明称:贺建奎课题组的研究属于个人行为,该研究既违反中国目前的科研管理规则和伦理规范,同时也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坚决反对这一研究,建议涉事单位、各级政府积极进行调查,采取必要手段厘清事实,对于违反法律法规的涉事人员予以严肃处理。同时呼吁中国科研界团结起来,共同维护科学界的声誉,建设良好的创新环境。

还有媒体报道称,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检索,可以发现贺建奎的研究课题的正式名称为《基因编辑人类胚胎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研究对象是艾滋病毒血清阳性的中国已婚夫妇,样本量为20,通过HIV公益组织派发问卷调查的方式招募,经面谈和体检后,签署知情同意书随机入组。

《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部分截图

据美联社报道,一位美国科学家声称,他参与了这项在中国的科研项目,但这种基因编辑在美国是被禁止的,因为DNA变化可以传递给后代,并且有可能伤害其他基因。

贺建奎此前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我感到有责任,不仅要做个‘先’,还要做个榜样。”但在允许或禁止此类科学研究的问题上,他表示,“社会会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

26日晚间,122位中国学者通过@知识分子官方微博发布“科学家联合声明”:“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我们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122名科学家谴责贺建奎的全文

文章写到这,大家可以看出小编和黄三水的倾向性非常明显,就是反对贺建奎教授贸然用人类直接做基因编辑实验的做法!

理由也很简单,没有任何证据能推断出露露和娜娜这对已经出生的姐妹未来的命运如何!不需要有关人类命运的微言大义,仅仅让贺建奎回答一下,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孩子做实验就可以了。

小编直到此刻才意识到,据说是人民网发布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一文,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软文”。

而贺建奎在事件持续发酵后,也终于站出来正面回应。

他说:“坚信伦理将站在我们这边”!

小编和黄三水认为贺建奎有说话的权利,而大众也有知道贺建奎想法的权利,但无论贺建奎给出了如何动听的解释,都无法回答很多人提出的关键质疑,那就是谁能从技术上、伦理上保证露露和娜娜可以像正常的普通人一样生活。

从技术角度讲,贺建奎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进行这个手术的科学团队,但除了贺建奎没有人敢踏出雷池一步。而帮助艾滋病阳性的夫妻生出健康的宝宝,不应该成为贺建奎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理由。

因为贺建奎不是在帮助一个已经患病的婴儿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治愈艾滋病,而是对人类的受精卵进行了最底层的基因编辑。目前,转基因食品还在被人类诟病,如今又横空出世了一对“基因编辑婴儿”,难道人类已经能够代替“上帝”之手直接改变人类的命运了吗?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报道称,“世界各地的专家对这种技术的使用表示了愤慨”。

CNN报道称,贺建奎的说法既没有得到独立证实,也没有经过同行评审。但如果这是真的,这一过程将引发围绕基因编辑和所谓“设计”婴儿的重大伦理问题。

伦敦大学圣乔治分校(University of London)人类遗传学高级讲师雅尔塔•贾姆什迪(Yalda Jamshidi)指出,这种有争议的研究对于预防艾滋病没有必要。他说:“我们已经找到了预防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方法,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有可用的治疗方法。我们也不需要基因编辑来确保它不会遗传给后代。”

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禁止编辑用于妊娠的胚胎基因。专家担心,对胚胎基因组的干预不仅会对个体造成伤害,还会对继承这些变化的后代造成伤害。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生育研究名誉教授、科学与社会教授罗伯特•温斯顿(Robert Winston)表示: 这是一种科学不端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科学家们表示,婴儿基因编辑也许有一天是合理的,但在允许之前还需要更多的检查和措施。

文章的最后附上贺建奎回应全文——

贺建奎:

几周前,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在中国出生,她们的名字叫露露和娜娜,现在她们和妈妈葛女士、爸爸马先生一起平安出院回家。

葛女士通过常规试管婴儿技术怀孕,但有一点不同的是:在丈夫的精子被注入卵子后,我们还立刻注射了一点点蛋白质和指引信号来做基因手术——在露露和娜娜还是单细胞的时候,去关闭艾滋病毒进入并感染人体细胞的大门。

几天后,在露露和娜娜被放回葛女士子宫之前,我们通过全基因组测序评估了基因手术的效果。结果显示,手术正如预想的那样安全地进行。

在我们的密切监护下,葛女士怀孕状况一切正常。我们通过B超和血液检查监测胎儿发育情况。露露娜娜出生后,我们再次对他们的全基因组进行深测序。而这再次证实此次基因手术的安全性:除了防止HIV感染的基因外,没有其他基因被修改——她们和其他孩子一样安全和健康。

当马先生看到他女儿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下半辈子有了牵挂,也有了期盼,要为太太和女儿好好生活”。

“为了他们,我愿意接受指责”

正如你所见,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歧视更加深了病毒感染的破坏性。来自社会、工作、医疗等无所不在的歧视,让马先生和葛女士忧虑,他们无法接受孩子被卷入充满恐惧的世界。

马先生的一番话让我理解了一些新的东西。一次基因手术可以拯救儿童免受如囊性纤维化或艾滋病毒等疾病对生命的威胁。不仅可以让孩子在健康的生活中获得平等的机会,而且还能为整个家庭带来新希望。

我也是两个女儿的爸爸,我想不出更美好的礼物:让这些夫妇拥有一个充满爱意的家庭。我想说,媒体曾报道首例试管婴儿露易丝·布朗的出生,当时一度有些争议。

但四十年来,法规、社会道德与试管技术一同发展,并帮助800多万儿童来到这个世界。试管技术切切实实给无数家庭带来福祉。现在,我们的基因手术则是帮助少数家庭的新试管技术。

对于少数儿童,早期基因手术可能是治愈遗传性疾病和预防疾病的唯一可行方法。我希望你能同情他们。马先生家并不想要定制宝宝,他们只想让孩子能预防疾病并且平平静静茁壮成长。最后我想强调,基因手术目前仍然是一种治疗性技术。

我认为真正爱孩子的父母是不会通过基因手术去增强胎儿智商、改变头发或眼睛的颜色。这都应该被禁止。我知道我的工作会有些争议,但我相信这些家庭需要这个技术。

选择基因手术因其“安全”且“有医疗价值”

您可能好奇我们为什么使用基因手术,去预防HIV,而不是去研究致命疾病?两个原因,首先是安全,其次是在真实世界有医疗价值。

作为一名科学家和两个女孩的父亲,安全性是我所有问题里面关注的第一要点。我们选择被了解最充分的基因之一——CCR5。

实际上,有一亿人天然就拥有一种使CCR5基因失效的遗传变异保护他们抵御HIV。这些人非常健康。我们的手术,在天然变异的起始点准确切断DNA。

数十年来,许多临床研究用药物模仿天然变异,这包括美国第一例基因手术临床试验,试验被证明是安全的。

同时,抵御艾滋的基因手术需要尽可能简单,简单到仅仅敲除几个DNA序列。

虽然修复一个破碎的基因,去治疗更多像家族性癌症或肌营养不良的疾病是有益的,但实现起来更复杂。目前,美国的研究表明尚未有这种修复能在胚胎层面取得良好效果。

其次,我们最终选取HIV作为首个治疗对象是基于现实世界的医学价值。艾滋病仍然是一种致命的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仍然亟需医学突破。

去年,有一百万人死于艾滋病,新发感染数量依然三倍于联合国2020年抗艾目标。没有疫苗或治愈方案,终生如一日的服药会带来健康风险。在许多国家,歧视更加深了病毒感染的破坏性。雇主可能在员工感染HIV后解雇他们,医生拒绝治疗。CCR5基因手术,虽然不适用于一般公众,但可能对一些受影响或非常高风险的家庭有价值——保护他们的孩子免受相同的命运。

2017年美国国家科学院认为,这种类似于疫苗的疾病预防是符合伦理的基因手术应用。

“坚信伦理将站在我们这边”

把孩子叫做“定制宝宝”是错误的,这对有遗传疾病的父母来说是一种诋毁,这是在试图制造恐惧和厌恶的情绪。

孩子并非被设计,而这也不是父母的意愿。这些父母携带着致命的遗传疾病——而这通常是两万个基因中的一个微小错误导致的。如果我们有能力帮助这些父母去保护他们的孩子,我们就不能见死不救。

关于如何帮助这些家庭,我们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我们坚信历史(伦理)终将站在我们这边(原文:We believe ethics are on our side of history)。

一如七十年代的露易丝·布朗(首例试管婴儿——编者注),同样的恐惧和指责将再次出现。既然,现已公认辅助生殖技术对家庭有益,那么基因手术在未来二三十年后也将会是合情合理的。

况且, 无论是胎儿还是成人的基因编辑,都不会减少父母对孩子毫无保留的爱与责任,无论孩子是疾病或健康。

我们拒绝基因增强,性别选择或是改变皮肤和眼睛的颜色,因为这并不能算是对孩子真正的爱。

我们草拟了胚胎基因手术的五个基本准则(分别为:悲悯之心、有所为更有所不为、探索你自由、生活需要奋斗、促进普惠的健康权,对应的英文为:Mercy for families in need/Only for serious disease, never vanity/ Respect a child’s autonomy/ Genes do not define you/ Everyone deserves freedom from genetic disease——编者注),并诚挚地邀请您评论这些准则,去确保这些技术将会被用来做有益的事情。

请您在听到指责声音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许多沉默的家庭,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饱受遗传疾病的痛苦。没理由让他们继续承受苦难。他们可能不是伦理中心的负责人,没办法让《纽约时报》去援引他们的话,但是,他们人虽微,言不轻。因为,他们命悬一线。

截至本文发稿时,国家卫健委表示:11月26日,有媒体就“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进行报道。我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和科学原则,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无论如何,贺建奎注定将加载史册。或许未来他旗下的基因公司还会成功上市,但黄三水说,对于这个用别人的孩子做基因实验的科学怪物,他表示强烈的谴责!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