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卑诗比例代表制公投将有惊无险

2018-11-23 18:3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华人对于比例代表制公投正确态度应该是顺其自然,提醒一下尚可,却没有必要过力强弩。

在最近已经展开的卑诗比例代表制公投中,一幅有些吊诡的景象是反对党全面动员组织狙击,而执政党却静待投票老神在在。任凭省自由党拳打脚踢,省新民主党就是按兵不动,可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省NDP胸有成竹,还是无话可说?尽管两党领袖后来就比例代表制公投展开辩论,但结果依旧难分胜负。追溯以往,千禧年后本省就选举制度改革已然进行过两次公投,都以未过关告终。不过今次情形有所不同,一个是公投门槛降低,另一个是省NDP由在野转为执政,这多少也是省自由党急火攻心的缘由之一。
有分析人士指出,其实省NDP是底气不足的,还不如承认自己当不了头牌大党,否则不会竭力要走比例代表制这条不归路。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除了省长贺谨(John Horgan)偶尔提一下公投外,其他阁员似乎很少发声,当然这也不排除反映出本省一种客观情势,即主流民意还是倾向于传统多数胜出制,由两大政党轮流坐庄,基本不给小党僭越的政治空间。不过对比例代表制的支持率今次有可能提升,但很难有颠覆性结果,即便勉强过关,由于有最低门槛限制,再加上历史成因与族裔构成,卑诗省不会因此出现极端政权,言称“极右纳粹”更是危言耸听,更左一些倒是可以预期。《高度》周刊认为,华人对于此次公投的正确态度应该是顺其自然,提醒一下尚可,却没有必要过力强弩,反而有矫枉过正之虞。 

卑诗公投箭在弦上
2018年11月30日前进行的关于卑诗省选举制度改革全民公投,全体省民将在当前“得票最多者胜出”和“比例代表制”之间作出选择。全民公投已于2018年10月22日开始,至11月30日结束。公投将以挨家挨户邮递选票方式进行,获得超过50%民众支持的选举制度将从下届2021年省选开始启用,省政府届时会及时引入相关立法。
这次公投重点如下:1.是否维持卑诗省现有“得票最多者胜出制”(First Past the Post)——选区里得票最多候选人获胜,并在省议会作为议员代表该选区。2.是否推行“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按各党所得选票比例分配席位?3.若经公投采用“比例代表制”作为新选举制度,卑诗省民最希望实施哪种比例代表制。

按照选票上的介绍,可供选民选择的比例代表制如下:A双议员比例投票制(Dual Member Proportional):即卑诗省内大部分选区可与临近一个选区合并,形成一个“大选区”,并设立2名议员。省选时,各党派在选区内推举1-2名议员候选人(顺序由各党派决定),第一席议员由获得当地选票最多候选人赢得,第二席议员将根据赢得席位数最高比例的政党,并从剩余候选人中产生。(例如,若A党赢得最多席位,那么第二席议员将从A党产生。换句话说,一个“大选区”可能有2个不同政党代表。)
B混合比例投票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即选民将投2票,第一票投给自己所在选区内的各党派候选人,另一票则投给政党本身。各选区内获得最多票数的候选人将进入议会,成为省议员。一来,选民可以不喜欢某个整天跳舞唱歌的候选人,但倾向某政党;二来,某当选党议席约半数由选民直接选举选区议员产生(选区议席),剩下席位则需要在各政党之间进行再分配(排名议席)。其中,各党所得政党票数至关重要,每个政党获得的政党票数将决定该党在全部议会议席中所占比例。

C城市-农村比例投票制(Rural-Urban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各选区下将有多个议员,城市和乡村地区采取不同比例代表制,城市和半城市地带采用“可转移单票制”(Single transferable vote)计票制度,选民可依个人偏好顺次排列候选者,全体选民“喜好列表”经过综合计算后选出多名议员,农村地区则采取“混合比例代表制”。  

 卑诗公投主要看点
选举制度是主宰选举如何进行的基本游戏规则,与政党政治密不可分。经过多年演进,直接选举已成民主社会常态,但里面也有许多“奥秘”,也不是完全标准划一,这可能是从集权国家或地区初来乍到的移民感到陌生之处。数十年来人们一直在辩论比例代表制长处与短处,双方各执一词,他们的共通点是维护民主原则,但对哪一种选举制度最民主持不同观点。
基于建立政治制衡机制,让每张选票都发挥作用,不再存在所谓“安全议席”,此次卑诗公投可从两个主要方面来看。一方面,它涉及到选民投票意向流布,各政党获得选票格局切割,直接关乎政党获得议席多寡,由此影响本省政治稳定,乃至影响到政党发展策略和政党竞争模式。另一方面,无论卑诗省还是整个加拿大,都是一个公民意识极高的社会,民主都是新旧选举制度內核,因为选举制度不过是政治体制內民主审核工具。关键在于在照顾“公平代表”同时,还应该“兼容异见”。

有人分析现行选举制度选出缺乏代表性的议会,多数选票被浪费。卑诗省选举改革公民会议的理由陈述是,让每张选票都发挥作用,充分体现民主选举基本价值。
持否定意见的人认为,比例代表制容易滋生激进情绪,只保障个别利益(sectional interest),巩固行政主导强势。经济学研究发现,比例代表制政府开支比单一多数制政府要大,税收要高。其主要原因是,执政同盟内各政党间需要为自己所代表的相应利益团体争取更多开支,而纳税人没有办法问责执政同盟内任何一个成员政党。 
 其实不同的选举制度是给予选民选择权利,是给予政党政治参与权利,是给予立法机关认受性根据。实际民主经验主要是由政治文化塑造出来,卑诗省民有充分资格成为民主群体,无论採用什么选举制度,这些现状都不会改变。

 比例代表制是双刃剑
省NDP搞的此次“卑诗变法”,由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操刀,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为省NDP持续执政铺路。这样做理论上讲无可厚非,当属于一种技术手段,推行比例代表制不会到亡省亡民的危险地步。但根据省NDP盘算,确实想一劳永逸地亡掉省自由党执政地位。与其时刻提防,倒不如给政治对手下个套,永除后患。这个“小九九”省NDP不好意思挂在嘴边上唠叨,但心里念兹在兹。
不过省NDP这样做,也等于给自己下套,说不定就为此绊住自己手脚。一旦真的通过比例代表制,就会掀起组党建党阵阵热潮,不免出现众党林立百舸争流热闹局面。若干关键性小党会拿糖作势,倚轻倚重。本来能够与省自由党轮流坐庄的省NDP,到时候也不见得就能予取予夺随心所欲。当下受卑诗绿党掣肘,那股气还没受够吗?

比例代表制一旦过关,小党利益确实能够充分体现出来,也会出现小党联合执政“奇迹”,大党不能再为所欲为。问题是省民和社区利益也有可能被切割,被碎片化,互相牵扯,反而有碍小政府理念。
有人说比例代表制在卑诗省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对此笔者持保留意见,其中一个理由是本省小党阵营缺乏号召力和影响力度,令省民感受不到货真价实好处。目前省NDP与省绿党之间的合作模式和表现,缺乏必要政治魅力,在重要经济能源领域表现得不大气,有些做法小鼻子小眼,予人的印象是好东西也卖不出好价钱来。省长贺谨日前这话说得好:“如果一个少数政府能够继续为人们展示出成效,那么选民们就会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比例代表制了。”此话应该这样理解为:倘若没有能够展示出成效呢?
另外,贺谨虽然一贯推崇比例代表制,但在近期与CBC访谈中也表示,本次公投可能将是卑诗省最后一次为尝试比例代表制而举行投票,因为“公众对此事兴趣已被消磨殆尽”。这里省长大人是否有哀兵必胜寓意与预期,就不得而知了。

小党并不等于少数族裔
有一种舆论认为,这次公投对华人来说,是一次争取“当家作主”机会。其理据之一是少数族裔(Visible Minority)在主流社会居于少数地位,加盟主流大党,固然有其傍大腿优势,却也需要论资排辈,当花瓶当炮灰都在领袖一念之间。而参加地方小党,甚或自己组建新的党派,一上来就能挑大梁,没有僭越忌讳。然后再通过比例代表制,捅破天花板终获出头天。所以有专家认为,对属于在加拿大人口普查中被称为“少数族裔” 的华人来说,如实行比例代表制,那么华人执政可能性将会有“历史性改变”。华人是少数,如果形成和其他政党联合执政局面,那么华人将站在执政党层面说话,参与制定政策和法律。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或误判,很有些一厢情愿了。倒不是说比例代表制有多不好,而是上述说法前提和出发点就犯了方向性错误。在主流大党中地位是一个问题,而把小党与少数族裔划等号则是另一个问题,两者切忌混淆。

自由党应该反躬自省
近来卑诗自由党忙前忙后,高调宣讲比例代表制危害甚至罪孽,描述一旦通过之后的恐怖场景。该党领袖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屡屡亲自出马,痛责比例代表制“毁我江山”的阴谋诡计,并且高调要与贺谨就此当堂辩论。
说实在的,这里也着实有省自由党进行自身检讨的地方,但历次公投说明会上似乎都未提及。一个刻骨铭心的大教训是,自由党在卑诗省执政十六年,从金宝尔(Gordon Campbell)到简慧芝(Christina Clark),自得于在省内坐大,骄政于朝盛气凌人,两个人都吃了这方面的亏,还牵累整个党丢掉印把子。
最需要深刻检讨的是,省自由党执政时摆出听不得别人劝的架势,予外界一种唯我独尊印象。结果这样在相当程度上,无异于迫使其他党派只好打改革选举制度的主意,不得已而为之。
有时政党与人有类似之处,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疼。两次选举制度公投,都未能唤醒省自由党,反而因为没有过关,更增加了独尊吾术合理性。第三次公投是否会如法炮制,不少省民肯定会心存疑问。他们很可能担心比例代表制会带来政情上的混乱,但也会担心再现居高临下恃才傲物的执政者。金宝尔和简慧芝前车之鉴,可以说殷鉴不远。可怜的卑诗省民如今被逼到这种矛盾状态,一张票千钧重,投给谁心里都捏一把汗。所以有人痛心地这样说:拜比例代表制之赐,能够给社会各族群政治代表提供制度保障,让大党领袖不能轻而易举地被排在政党名单前列,好像一副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样子,对“小众”要么做做秀,要么收收钱,要么爱理不理。
事已至此,省自由党在说明会上是否再多一句冰释前嫌的自我承诺呢?尽管很有可能成为过眼烟云的泡话,但说总比不说要强。

回顾以往两次公投
卑诗省首次就选举制度进行公投,是在2005年5月举行,原因是在1996年,新民主党虽组织大多数政府,但自由党所得选票比它多;2001年,自由党获57%选票,但在省议会79议席中,自由党一面倒占77席。当时卑诗省民投票决定是否采纳可转移单票制(BC-STV),这是选举改革公民会议于2004年建议的一种比例代表制形式。结果57.7%省民投票支持,按照今次标准应该通过了,但当年过关门槛规定为60%。 

卑诗省第二次公投是在2009年举行。2008年10月26日,卑诗省选举局(Election BC)在西列治文酒店会议中心召集全省各党代表安排2009年省选工作,介绍省选机构和程序、各党地位和责任、选举财政来源及选区划分和候选人提名条件等,然后就公民投票改革中BC-STV问题进行交流磋商。 
当时新民主党和绿党等都支持比例代表制,认为更趋民主和公平,有利于表达多元声音。卑诗绿党在温哥华10个选区的9位候选人,投票前齐集在温市府大楼前,当众落力推介可转移单票制,希望选民支持这项改革。公平选举在卑诗(Fair Voting BC)在不同场合不断呼吁选民说,BC-STV新制度最能代表民意,使手中选票不会因所选的候选人落选而浪费,鼓动选民予以支持。即使所选的第一位候选人未能当选,选票將会自动转移至第二位候选人,这是该制度最大特点。 2009年卑诗公投,60.91%选民支持继续沿用简单多数制。

另外可供参考的是,加国境内其他省份选制改革尚无成功案例。2004年,魁省自由党政府提出选举改革,因不能取得共识而搁置。2005年,爱德华王子岛公投不获通过。2007年,安省举行公投亦不获通过。2008年,纽芬兰省政府计划选制改革公投未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