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她乡 她乡@社会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中美贸易战激烈僵持!他说,BC省与中国的贸易并没有负面影响!

2018-11-15 16:51|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Derek

乐活按语:中国贸易、个人成功以及新移民融入。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BC省贸易厅厅长周炯华(Honourable 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de George Chow)于1965年,也就是他14岁的时候来到加拿大。曾就读UBC的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了BC省水电局(BC Hydro),工作了30年,是一名高级工程师。

2005年,Chow被选为温哥华市议员,并于2008年再次当选。

2011年,他改为角逐新民主党(NDP)提名,并在2017年省选中代表该党赢得温哥华——菲沙围选区的省议员席位,入选BC省NDP执政内阁,出任贸易厅厅长。

今年10月下旬,Chow在自己省议会大楼的办公室接受了岛报记者的专访,向记者介绍了有关中国贸易的情况,并交流了自己在华人社区的成长经历和社群活动方面的经验。

Honourable 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de,George Chow。

BC对中国的贸易不会受美加墨新贸易协定影响

Chow说他的工作职责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省立法会议员(MLA),另外一个是贸易厅厅长。作为贸易厅厅长,他的主要工作是促进BC省的对外贸易,尤其是与太平洋隔岸相望的国家,包括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比如越南、菲律宾、印度,等等。

目前,美国、中国、日本和韩国是BC省的四个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前两大贸易伙伴之间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贸易战,似乎也烧到了加拿大。

10月初,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达成了新的贸易协定,但是协议中有一项条款旨在禁止与“非市场化”国家达成这样的协议。这项条款具体规定任一成员国与中国等“非市场化”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则其他成员国可以在6个月后退出并建立其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

根据这项条款,美墨加协定(USMCA)成员国如果要进行这样的磋商,必须提前3个月通知其他成员国。这一“霸王条款”潜在的防范对象不言自明,虽然协议条款只适用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但是不被美国承认为 “市场经济国家”的中国却作为连带方首当其冲。

协议生效后,加拿大与墨西哥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将被迫选边站队,受限于条款的相关规定,在没有美国许可的情况下,中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分别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将变得极为渺茫。

更为严峻的是,美国若将该条款纳入同欧盟和日本的贸易协定,中日韩的贸易谈判也将受到重大影响。

但在Chow看来,新签署的美加墨贸易协定并不会为BC省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或设置什么障碍。

“因为新的北美贸易协定只是规定要通知其他国家关于与第三方国家的贸易谈判进展,而非加以限制。”他说。

关于“市场经济国家”, Chow认为“那只是一个名词或叫法而已”。

他说无论如何,中国都有一个不断增长的中产阶层,这些中产阶层必然对来自加拿大BC省的优质产品和服务有一定的需求,“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来满足这种需求。”

Chow认为,BC省和中国以及其他太平洋沿岸国家的贸易额未来还会继续保持增长势头。

他介绍说,在中国,BC省府已经先后在广州、上海、北京和香港建立了投资和贸易代表处。这些代表处对于想到BC省投资和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或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Chow说,如果有中国企业想到BC省进行投资,或者有BC企业想出口到中国,他们也都可以寻求省贸易厅的帮助。

2017年,BC省对中国的出口额已达到68亿加元,占本省出口总额的15.2%,而且在2008-2017年间每年都以平均16%左右的速度增长。

“我们希望能够不断增加与太平洋隔岸国家的贸易量,促进两地间的贸易发展,比如我们的采矿、农产品、海鲜、木材产品以及洁净能源,等等。”

同在10月初,加拿大液化天然气公司(LNG Canada)刚刚发布消息,一个几百亿加元的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即将在BC省开工,将成为加拿大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项目。

来自5个不同国家的五家公司将共同投资一个项目,从BC省东北部的Dawson Creek修建一条670公里长的输油管,通到靠海的Kitimat,并在那里修建一座液化天然气加工厂。整个项目耗资400亿加元。

参与投资的五家公司分别是荷兰皇家壳牌、三菱商事、马来西亚国家石油、中石油和韩国燃气。

移民融入?不会成为太大问题!

对新移民,尤其是初到这里上学的年轻人来说,永远都会有“身份认同”这个问题。

作为一个中学时代移民到加拿大、几十年来在生活和事业方面都颇为顺利的Chow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沟通的加深,这些问题最终都会淡化。

他说,事实上不仅仅是华人,所有的少数族群都会有这个问题。“因为你不了解本地的历史和风俗,所以你只能多学习、多了解,尽量争取多融入。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也总是在谈论身份的问题。”

甚至,即使在本地出生的华人也有这方面的尴尬。Chow说他自己的孩子在加拿大出生,“虽然遇到的问题跟我不一样,但是也都会遇到,因为你看上去不那么’白’,所以即使你在加国出生,但出门的时候也总会有人问 ‘你从哪儿来的?’,因为问这些话的人会默认为加拿大人就应该是白人。”

所以,即使本地出生的年轻人,其内心有时候也在斗争,因为他们会知道自己看上去不一样,就会追问自己是谁。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是一个尤其突出的问题。“因为那时候,甚至现在也是一样,在加拿大出生的华人群体和从大中华区新移民而来的华人群体之间都会有隔阂。”

Chow说,“其实就我个人看来,这都很正常,因为不同种族的孩子之间来往自然会比较少。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也同样只跟来自香港的孩子交流,因为大家都说粤语。那时候,我所在的中学已经有一个足够大的香港学生群体了。”

Chow在UBC上学期间,也即1974年左右,他就已经在政治方面非常活跃,曾担任中国留学生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大多都是说粤语的新移民华人学生。

有意思的是,当时在UBC,同时也有一个Chinese VanCity Club,成员则都是土生的华裔。因为有不同的文化习惯、观点或信仰,所以土生的华人会与新移民群体产生不同方面的碰撞。

“比较复杂的一点是,虽然肤色相同,但仍属于不同的族群。新移民的装束会不一样,英语也不是很好,土生的华人则基本不会说中文或者粤语,所以差异本身就在那里。”

“他们的活动也跟我们的不一样,比如他们会有玩车的集会、体育运动等富有当地青年特色的活动,而我们的活动则多是戏剧表演等等文化方面的。”Chow说。

据Chow来看,这种差异也只是双方不了解各自的文化习惯才形成的。针对这种现象,他们就曾组织过“移民和土生”的会议,以便促进土生和新移民青年群体之间的对话。

这种沟通还是颇有成效的。因为毕竟还都是年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移民和土生之间意识到双方的差别之后,会逐渐接受彼此并最终成为朋友。

Chow认为,实际上加拿大社会的种族间问题也是直到老特鲁多政府提出了“多元文化(Multiculturalism)”的理念之后,才会让其他肤色的种群有了更多的认同感。

他认为对年轻人来说,身份认同的问题应该容易处理。“这实际上取决于你将来想在那里安家,想在哪里发展你自己的未来。”

“如果年轻人说 ‘嗯,我想把加拿大称为家,我想成为真正的加拿大人’,那么你就会逐渐接受这里的一切并安定下来。你会根据加拿大现有的情况去做调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所以,不论在工作还是生活方面,Chow认为“你如果认为自己是一个加拿大人,那么身份认同就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

但是,Chow也认为种族歧视或偏见等问题一直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他说:“即使是现在,我们也无法说我们完全消除了种族主义、歧视或仇恨,所以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警惕那些散播种族间仇恨和偏见的人。”

同样重要的是,不同的族群如果遇到了歧视或偏见的问题,也应该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Chow说。

他认为,温哥华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有些城市,华人已经成了占多数的族裔。比如,在列治文的学校,华人学生比例甚至已经占到80-90%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华人社区更应该解决的不是身份认同问题,而是应该多与外界或其他族群多接触、多沟通、多交流。

但是,在温哥华岛,很明显,华人还只是少数族裔。“与我当初刚来的情形基本相同。这样的好处是你会更容易去接触其他族群,更容易更快地学习好英语。” Chow说。

个人的成功?其实都很平淡

当谈到加拿大的成功生活和工作经历时,Chow很谦逊地说,人们首先应该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比如住房、食物等等。除此之外,“所谓的成功就是一个人完成了他希望达成的目标,这是我看待成功的观点。”

“当然,我个人也非常认同自己所完成的工作,因为我从事了我喜欢的工程师工作,在BC Hydro担任高级维护工程师30多年。在民间政治方面,我也曾在2005-2011年连续两届被选为温哥华的市府议员。后来,又跟随NDP开始参与省府政治。”

Chow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即上世纪70年代初期,正好是华人新移民开始涌入加拿大的开始。“当时因为我们家住在唐人街,所以参与华人社群活动的机会也比较多。”

当时,他就和其他华裔一道开始了建立华人文化中心的活动。通过这个文化中心,土生的、新移民以及老一代的移民等来自各个不同族群的华人都走到了一起,大家共同努力建立了一个团结的华人社区。

“从中感受到了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意义,所以我在随后10多年的时间里就更多投身到了社区活动中,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除了中华慈善协会等华人文化社群外,Chow也参与很多不同宗族的协会和同乡会。这些组织都为融合华人不同族裔群体,加强华人社区的团结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上世纪90年代以后,Chow也参与了同样有悠久历史的Boys and Girls Club,以及温哥华市镇府组织的、以保护华人社区历史和文化为宗旨的唐人街历史计划委员会(Chinatown Historical Planning Association)。

借此,Chow也将自己的活动领域扩展至华人以外的社群,从更广层面上为更多社区服务,这也为他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础。

但是,Chow更认为自己的社区活动或从政都只是从BC Hydro退休后的业余爱好,而不是“生涯”。

“在参与社区活动的过程中,你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学习到不同的工作技巧,尤其是增加了社交面……”

他说,作为华裔,“我们经常会把华裔的当选看做是市府或省府政治的一件大事。其实不然,这只是因为加拿大的开放性政治和社会体系会鼓励参与政治的人。”

Chow认为,自己当选温哥华市议员也不是一件什么开创先河的事情,因为早在上世纪70年代,Kamloops就已经有了北美的第一位华裔市长。

北美洲民选的第一位华裔市长是Kamloops的吴荣添,他在1914年生于该市,1960年首次当选为市议员,到1966年他52岁时获选市长,并且连任三届。

加拿大联邦以及BC省政府分别于1976年和1990年向吴荣添颁发加拿大勋章和卑诗勋章,以表扬他对加国所做出的贡献。另外,该市市政府在1999年甚至还把该市的玫瑰园命名为吴荣添玫瑰花园。2007年,吴荣添病逝,享年93岁。

另一位加国土生土长的华裔市长,就是前BC省首府维多利亚市长刘志强。

1961年生于维市的刘志强,本身为建筑设计师,1990年首度晋身维市议会,后于1999年当选市长,时年38岁,也是维市史上最年轻的市长之一,更是该市第一位亚裔市长。

“我2005年当选温哥华市议员,那已经不算什么大消息了。即使是现在,占温哥华30%人口的华人还没有人当选市长,但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因为能否当选市长主要跟个人的兴趣和能力有关。”

当然,华人社区如果有人能够当选政治任务,“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仅此而已。”Chow说。
Tab标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