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生活 动态 选举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这个曾无家可归的温哥华市长候选人说:我能解决房价问题

2018-9-29 12:16|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Yes Vancouver,这是一句充满信心和力量的呐喊,我们对温哥华的美好未来有着无限期许,我们也有信心让它变成一个更棒的城市。”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温迪采访】贝廉立(Hector Bremner)的竞选办公室位于温哥华市中心一栋颇具历史的大楼里,里面有一些陈旧,但是用亮眼的黄色、蓝色和白色布置过后,显得很有活力。大大的“YES”进门就能看到。“Yes Vancouver,这是一句充满信心和力量的呐喊,我们对温哥华的美好未来有着无限期许,我们也有信心让它变成一个更棒的城市。”贝廉立如是说。

贝廉立在去年的温哥华市议会补选中高票胜出,当选市议员,如今对市长之位发起冲击。今年温哥华市长候选人多达十几名,相比起其他的团队,贝廉立所创立的Yes Vancouver成员十分年轻。在采访过程中,他一直强调,许多老牌政客虽然经验丰富,却总想着用过时的20世纪的方法来解决21世纪的问题,这是不合时宜的。


贝廉立曾经担任过BC省自由党多元文化厅长屈洁冰的顾问,在幕后参与了BC省自由党政府对华人社区早期被歧视历史的道歉活动,他说,他去了八个BC省的内陆小城镇,举办过多次座谈会,听了很多早期华裔移民的故事,很多时候他是会议室里唯一的一个白人,这个经历对他感触很深。他说,反对种族歧视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他挑战那些把华裔尤其大陆移民作为房价上涨的替罪羊的言论。他认为关心房价的人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政府的效率上,政府的繁文缛节导致建房申请手续需要5-7年之久。

对2年内多次转售楼花者征税50%

记者:在你的政纲里特别提到,要杜绝贪污腐败的现象。

贝廉立:对,这里指的是潜在的贪污腐败,尤其是针对发展商和政府可能达成的利益勾结。比如说社区附属设施建设费(Community Amenity Contribution,CAC),CAC到底付多少,这个商议过程是政府和发展商关上门谈的,过程并不透明,且无任何参考标准,因此有心人想在里面大做文章也并非不可能。我们希望所有的费用都有白纸黑字的严格标准,杜绝任何可能存在的利益交易。


记者:其实温哥华现在最大的问题,说来说去都和“房”字脱不了干系。在大温地区,炒房的人的确不少,尤其在温哥华。

贝廉立:无论是省府还是市府都一直在想尽办法打击炒房的投机者,很多时候,政府的打击对象并不精准,虽然一定程度上打压了投机者,但也使得许多真正有购房需要的人受到牵连,更让不少无辜的华裔受到针对。

记者:那在你看来,要如何才能准确“定位”投机者,准确打击?

贝廉立:现在投机者主要都在炒楼花,通过各种手段抢走其他真正需要住房的市民购买楼花的机会,然后通过转售赚钱。我建议,向24个月内多次转售楼花的投机者征收50%的税款。


记者:温哥华如今有一半人在租房住,但温哥华的房屋空置率却不到1%。你的政纲里提到,要在未来3年内增加50,000 - 75,000个出租单位,有批评者说这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庞大数目”。

贝廉立:我并不这么认为。如今温哥华大部分的出租单位都是私人出租,可单靠私人出租没办法解决空置率低的燃眉之急,因此必须建造专门供出租的公寓大楼,统一出租和管理,一来有安全保障,二来有生活质量保障,三来有出租单位数量保障,租金价格也会相对更公平。当然,温哥华现在建多单元建筑的等待时间和审批过程实在太繁琐了,必须进行简化,尤其是商业用途建筑和公益性质的非盈利用途建筑的审批标准可以区分开来

另外,建出租公寓大楼还能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带动周边经济,帮助完善社区建设,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有利的。

一旦有足够的租房单位,市场就会稳定下来,租金也会回归到一个较为合理的位置。届时,年轻人将不用被迫离开此处,不用离开一直陪伴的家人而搬到偏远的地方居住,更多人也将愿意,并且有能力前来温哥华定居。


不要“孤立”无家可归者

记者:提到非盈利用途建筑,不得不说的就是华人一直很关心的临时组合屋问题了。在一些本地微信群里,有人说“贝廉立要把临时组合屋建在任何地方”,并以此对你提出质疑。

贝廉立:我的原话是“公益住房(social housing)应该建在任何地方”,这两句话是有很大区别的。公益住房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临时组合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公益住房还包括政府补助可负担住房,家庭暴力受害者避难所,以及许多非盈利性质的住房。

说到无家可归者问题,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关注的问题,如今温哥华的无家可归者随处可见。他们几乎在温哥华的每一个角落。你看对面的Nordstrom,里面有人在买$3000一件的毛衣,而商场外面就躺着两名无家可归者,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许多无家可归者对社会并没有危害性,他们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变得穷困潦倒。对他们最好的帮助不是去孤立他们,不是把他们“赶走”,而是接纳他们,让他们融入社会。


正面回应传言

记者:有一些你的竞争对手的支持者在社交网络发表过言论,说你因为无法偿还银行的贷款,导致房子被银行收走,认为你没有本事带领温哥华市议会,也不可能为民众着想。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贝廉立:(坚决)这不可能,根本没有这回事。我想所谓的“无法偿还贷款导致房子被银行收走”,说的是我的童年经历

我出生在埃德蒙顿,长在沙斯卡通,父亲有一家安装卫星电视的公司,过着中产生活。九十年代在我12岁的时候利率飙升,生意不振,父母离异,我和我父亲或者母亲在别人家借宿,辗转于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家,睡在人家的沙发上,最后来到温哥华。

我并不忌讳谈论这段生活,从有一个漂亮的家,电视,汽车,假期,到到处借宿的这一段人生经历。

导致我无家可归的原因并不是吸毒酗酒懒惰或者其他一些大家先入为主的一些原因,只是运气不好,再加上屋漏偏逢连夜雨。后来家里情况慢慢有些改善,我也打工补贴家用,白天在店里打工晚上在餐馆打工。

后来,我用自己的收入给我和父母租了房子,再到后来我拥有了自己的公司,有能力给家里人创造稳定的生活条件。

我不知道这些人在中文社交媒体上造谣有何居心,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我现在想的是如何在竞选中获得胜利,把温哥华拉回发展的道路。


记者:还有人说,你的竞选团队中有成员在充当大麻商贩的说客,通过给你捐款,让你把温哥华变成“the capital of marijuana”。

贝廉立: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在你领先的时候总有人希望通过谣言来中伤你。

现在联邦政府已经让大麻合法化,10月17日就正式生效了,市政府应该做好准备在合法化之后进行严格有效的监管。

记者:何谓有效的监管?

贝廉立: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两点。第一,限制市内执照发放数量,提高申请执照的要求,以限制大麻零售店的数量;

第二,众所周知,目前的大麻是个暴利行业。但如果通过税收把利润大幅度降低呢?一旦不再暴利,想进入市场的人就会少很多,而这一部分税收也可以拿来用作他途,解决更多的社会问题。


作者:对华裔社区有什么想说的呢?

贝廉立:这次选举,房价是选民们最关心的议题,在所有的市长候选人中,我有最全面最可行的解决方案,让我们的城市成为多元和谐社区。

另外,我真心希望各位投票!我不是在呼吁华裔只支持我,而是希望大家能够展示自己的政治力量,只有这样,华裔的话语才有足够的分量。

Yes Vancouver官方网站:https://yesvancouver.ca/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