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地产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脏钱与房市:卑诗赌场洗钱黑幕大揭秘

2018-7-11 14:33|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吴穹

乐活按语:重拳出击,打击洗钱问题迫在眉睫。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卑诗省除了房地产业为近年来的新兴支柱产业以外,博彩业同样在卑诗经济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根据相关资料显示,自从2010年以来,卑诗赌场每年向省府库房进账税收至少数亿加元,财大气粗实力可见一斑。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卑诗赌场的黑幕也被媒体逐渐曝光,尤其是因为长期缺乏监管,利用赌场从事洗钱的非法犯罪活动已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日前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正式公布了由前皇家骑警副总监Peter German所提交的一份题为《脏钱》(Dirty Money)且长达250页的报告,曝光了卑诗省赌场多年来存在的严重非法洗钱活动,令人触目惊心。同时,省府在网站上公布了一段疑似华人在大温地区某赌场洗钱的视频,显示出低陆平原地区洗钱问题已经相当严重,重拳出击迫在眉睫。本期《高度》周刊独家聚焦。

1、赌场洗钱已搅乱房市秩序

卑诗赌场可谓是乱象重重,省律政厅长尹大卫除了公布《脏钱》报告以外,也在此前公开发言中多次提到,已有大量证据证明现在卑诗省赌场存在严重洗黑钱情况,其中部分洗出来的钱甚至流入房地产行业,搅乱房市正常秩序,对此省府将来有可能采用民事没收的方式,将这些涉嫌洗钱的房产予以没收。尹大卫强调,在涉及本国以外的洗黑钱犯罪,充公财产是一个选择,例如有人触犯法例,把犯罪所得投资在房地产上,那么民事充公是其中一种可用的工具。而西蒙菲沙大学(SFU)犯罪学家Rob Gordon也认为,相对刑事起诉与定罪,充公是处分犯罪所得财产比较容易的途径。

尹大卫进一步表示,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于中国有组织洗黑钱团伙,他们认为温哥华赌场是洗钱便利场所。另有情报显示,现在存有所谓的温哥华洗钱模式,即赌徒将非法现金投入赌场,在购买筹码去赌博后,离开时进行兑现,等收到支票或筹码后再带出赌场。

事实上由Peter German撰写的这份《脏钱》报告,早在今年三月份就已完成,但由于担心原始报告中的信息可能会危害正在进行的警方调查,因此直到今天才正式对外公布。报告中提到,本省洗钱活动以2010年最为严重,虽然位于列治文的河石赌场(River Rock Casino)是重中之重,但基本上低陆平原没有一家赌场能够幸免,全被犯罪分子拿来充做洗钱基地。

不过尽管尹大卫表示,大部分资金来自于中国有组织洗黑钱团伙,且涉案赌场赌徒也以中国人数量最多,但Peter German认为,这个问题不应归咎于中国,他认为这不是亚洲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有关那些买了非法药物,仿冒品和赃物的人,以及从事地下经济和破坏税制与房市涉案人的问题,只有加大查处力度与国际合作才能从根本上堵住赌场漏洞。

2、暗流涌动的黑幕交易:赌场高管牵扯其中

坦率地说,尹大卫公布的《脏钱》报告所涉及到的卑诗赌场重重黑幕交易此前早已被主流媒体揭露,并且还涉及到非法高利贷,就连本地赌场高管也参与其间,让人不得不感受到事情的复杂性和对卑诗经济正常秩序的负面影响。

金保基(音译)和魏小琪(音译)夫妇是本地一家地下钱庄经营者,自2012年以来,他们参与了对大温地区28处物业的债权抵押,总金额达到了1,660万加元,在两年前他们因涉嫌参与国际贩毒和洗钱活动遭到列治文皇家骑警搜查,并当场搜出400万加元现金。虽然他们并没有被控罪,但对于列治文河石赌场的部分高管而言,金氏夫妇是可以信赖并向赌徒客人介绍的贷款提供者,有了河石赌场高管的洗白,金氏夫妇的业务曾名噪一时。

而需要高利贷的除了中国富豪新移民外,留学生也是一大客户来源。项楚君(音译)就是一位来自富裕家庭的留学生,根据法庭记录可知,2014年她通过赌场朋友介绍,曾将自己的公寓抵押给金保基,获得了7万加元短期贷款,利率为40%。然而随着不停地利滚利,项楚君无法偿还所欠下的贷款,最终由于受到金保基胁迫,项楚君被迫在律师办公室签下协议,将自己价值32万加元的公寓所有权让渡给金保基。而金氏夫妇在得到公寓以后转手就进行出售,从中赚取10万加元。如今项楚君已经到法庭起诉金氏夫妇,庭审还未结束,但从另一个侧面显现出卑诗地下钱庄的猖狂,对于本地正常金融秩序是严重困扰,这方面部分赌场高管充当了黑手角色,难辞其咎。

3、缺乏监管:赌场沦为国际贪腐白手套

自从2012年以来,中国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并成为常态化,国内贪官的不明资产同样受到外界关注。然而不幸的是,卑诗部分赌场从中扮演了贪腐白手套的角色,给跨国贪腐犯罪查处造成极大干扰。据Global News此前获取的一份卑诗博彩公司(BC Lottery Corp)2014年底草拟的内部文件显示,早在2014年10月,卑诗博彩公司调查员就发现大温赌场内部经常出现大笔可疑交易,而且数千万加元现金都是通过大温一个庞大跨国洗钱网流通,特别是赌场内5000加元的大额筹码大量外流,流入与这些洗钱网相关的黑市。此外赌场许多VIP客户用这些来历不明的筹码和现金进行扫荡,其中就有一名疑似中国贪官,一次性用小额现金就买入64万多加元的筹码。

虽然理论上加拿大反洗钱机构Fintrac规定,来自中国等国家的官员及其代理人被视为风险人物,一旦相关客户开户后,银行和证券交易所等金融服务机构必须确定客户是否为政治敏感人物或是其代理人,而且客户一经被认定为政治敏感人物或代理人,就被自动视为洗钱高风险人物,在这种情况下,必须通过高管审批才能正式开户。但是在实际运作流程中,由于当时的省府并未出台相关具体规定,因此卑诗赌场也就没有落实Fintrac的规定,有熟悉卑诗博彩公司运作章程的内部人士指出,卑诗赌场从不要求监控政治敏感人物,任何人都能进行交易,所以对于贪官们来说,卑诗赌场无疑是最安全的地方,在这里疯狂洗钱也就不足为奇了。

4、被染黑的卑诗:华人贩毒黑帮与赌场房市的牵连

如果说《脏钱》报告仅仅是一个引子,在现实中的卑诗赌场,还早已和贩毒黑帮沾边。另据Global News依据《信息自由法》得到的一份卑诗省府调查报告显示,本地警方通过侦查发现,在中国广东等沿海省份由黑社会组织控制的多家毒品加工厂和犯罪团伙,一直在把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运来温哥华,并借机在卑诗赌场和豪宅房市洗白贩毒所得的黑钱,然后再把钱转回中国,用于生产更多毒品。省府调查还发现,涉案黑帮为三合会组织,近年来大量芬太尼从中国流入加拿大,就是三合会一手推动。

目前在温哥华、香港和澳门,三合会已经形成了一个黑市,由一个复杂的中国地下银行网络提供财务支持。省府报告指出,这个地下银行网是中国毒品贩卖核心。而且地下银行在中国南部沿海地区已有数百年历史,由遍布全球的华人组成。他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转移钱、运送毒品和商品,无需带钱通过国界。尤其是这些银行在全球各地都有各种货币储备,可以在一个地点存款,在另一地点提款。为了发挥其职能,地下银行需要有亲近三合会的律师、银行业者、赌场高管及位于香港、澳门和温哥华的赌场中介支持。

以温哥华为例,现在所谓的赌场中介就是有组织犯罪的资方,赌徒可以将筹码兑现,然后在大温购买房产,这其中以豪宅独立屋最受青睐。与此同时他们会在中国偿还赌债及利息,相当于非法把位于中国的资金转出国外。省府文件还显示,这些赌场中介已经从香港澳门迁移至温哥华,同时也带来许多资深赌徒。

不仅如此,这些位于中国的三合会黑帮还有能力在世界各地做非法移民交易。根据Global News获取的另外一份加拿大边境局文件显示,魁省边境局工作人员曾于2016年4月在蒙特利尔机场截获了5,600张来自中国的伪造箔全息图,可以用来伪造魁省医疗保险卡等证件,然后用于移民诈骗。

不过有专家指出,继反腐运动以后,从2018年起中国警方开始了在全国范围内的扫黑行动,而像广东等有沿海团伙历史渊源的省份为重点目标对象,至于最后收效如何,或将切断芬太尼及黑钱在中国境内的源头。

5、各方回应:打击赌场犯罪任重道远

随着《脏钱》报告的出炉,卑诗有关各方也纷纷作出了回应。执政党新民主党华裔省议员康安礼表示,2009年时任卑诗自由党省议员高利民(Rich Coleman)接任律政厅长,但一上任反而就解散打击非法赌博专项小组(Illegal Gambling Enforcement Team),尽管当时洗钱已经成为卑诗赌场重大忧虑,2013年麦德庄(Mike de Jong)就任财政厅长后,尽管财政厅接获许多可疑的赌场洗钱报告,却没有采取任何起诉或检控行动。反观新民主党省府,新民主党新政府执政十一个月内一直致力打击任何可疑洗钱活动,做的工作已经比前朝自由党政府十六年来总和还要多。卑诗绿党领袖韦弗也表示,如今报告所披露的内容,足以彰显出自由党执政期间的漠视和不作为。

但是卑诗自由党省议员周豪杰(Jas Johal)虽然肯定《脏钱》报告所揭露出的现象,不过与此同时也质疑尹大卫仅仅是罗列事实,并没有给出下一步所采取的行动,同时周豪杰还认为报告中有夸大迹象,例如在自由党执政时期,省府早已采取相关措施,将赌场可疑资金总额大大下降,起码减少了2015年高峰期所占总额的60%。

至于广大省民,向来则赞成省府严打赌场洗钱行为,另据最新一份民调显示,40%的受访省民表示省府应该继续公开调查利用赌场洗黑钱的问题,68%的受访省民支持禁止高额赌博,86%的省民更是认为,超过1万加元资金进入赌场前需要申报来源。在民意的支持下,卑诗省府的后续工作和措施值得期待。

6、重拳出击或没收房产

由于尹大卫已经指出为打击赌场洗钱犯罪,充公财产将是可能采取的措施,因此这一重拳备受各方关注。而目前没收房产也有前车之鉴,那就是尹大卫曾经提到过的澳洲华裔商人金某。据了解金某长期涉及国际洗钱活动,光是在澳大利亚赌场,洗钱金额就高达8.55亿澳元,除此之外,金某还曾在加拿大,美国,澳门和新加坡有过类似洗钱活动。关于金某洗钱案件,如今卑诗省民事没收办公室(BC Civil Forfeiture Office)已经正式向卑诗省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将金某被没收的7.5万加元赌场筹码充公,并且追查金某的房产。民事没收办公室发言人称,金某所用来兑换筹码的金钱以及所购房产是从事非法活动的工具及非法活动所得收入,如果不充公可能还会用来买卖物业,或有可能导致有人合法利益严重受损。

无独有偶,去年6月份,卑诗省民事没收办公室就曾向卑诗省最高法院递交了一份申请,以涉嫌用于从事犯罪,暴力行为以及洗钱等非法活动为由,没收了位于列治文8880 Sidaway Road属于华裔冯文(音译)所有的一栋价值500万加元的豪宅。

有律师表示,虽然总是莫明躺枪的华人这次又被提溜出来当成反面教材,但对于那些无法拿出明确证据证明资金来源的业主,的确要开始小心了,因为一旦政府开查,第一个被开刀的将会是这群人,所以遵纪守法方为上策。

《脏钱》报告所披露的卑诗赌场洗钱手段

1、 把脏钱存入金融机构,通常加国国内和国际犯罪集团放贷款给赌徒赌博,并雇佣他们自己的人去赌,然后把相对小额的钱分别存入几家金融机构。

2、 资金分层,这一步包括通过多层交易进行,比如购买贵金属和汽车等,来混淆有问题的脏钱。

3、 整合与洗白,在这个阶段再度把钱整合进入合法经济流程,包括购买高端消费品、房地产、豪车或私人船只,甚至再投资到非法商业去支付律师费或提供人身安全保障。

Tab标签: 热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