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文化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陈佩斯要来温哥华拾《戏台》:让你喜从悲来 悲从喜出

2018-7-11 13:34|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8年07月06日 第162期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陈佩斯就要来温哥华了,8月底、9月初将在温哥华主演话剧《戏台》。一如他自己所说,积60余年等的就是这部戏。他扮演的戏台班主侯喜亭依然是小人物,用笑的方式表达悲痛。笑中含泪,是喜剧最高形式。

在文艺类别中,戏剧属于综合艺术,又可细分为正剧、悲剧和喜剧。其实这种传统分法过于笼统,有点绝对化,就具体剧情看,悲剧也参杂着喜剧成分,而伟大的喜剧会笑出悲哀。陈佩斯式喜剧就有这样效果,也可以说他有意识地追求这种效果。但这并非背两句台词、跑个龙套就能做到,演技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领悟力与思辨深度,属于风格层面。

悲剧和喜剧是两个不同的美学范畴,喜剧美学是窥探人生、道德、底蕴等深层次问题触角,基于人们内心世界对人世间正面美好的向往与理解,如卓别林“窘境”理论。喜剧美学特征是“寓庄于谐”,以诙谐可笑艺术形式体现深刻社会内容。有人说喜剧美学起源于欧洲,大概指的是批评理论,应该不尽其然。其实在中国古典文学里,就已有戏剧美学和喜剧美学因子成分了。如对清代李渔戏曲喜剧美学风格探讨,从喜剧范式角度肯定李渔剧作,已有专著问世。到民国时期,作为中国现代喜剧创始人之一的丁西林,更有不少学者探讨他的喜剧美学风格、艺术价值与文化内涵。

其实无论古今中外,堪称佳作的喜剧都有社会批判精神,此乃美学风格重要组成部分。揭示社会真相,反映生活现实,挞伐黑暗势力,伸张公德正义,这也是伟大喜剧生命力。陈佩斯还说过,让观众开怀大笑,痛痛快快地笑,而他在说故事时候,却总带着当事人辛酸。这是对风格一种大实话诠释,具体运作的时候就要细致得多。

坦率讲,演喜剧出身的陈佩斯如果只满足滑稽逗乐,时不时地甩个包袱,多年舞台经历使他足以应付绰绰有余。然而他并不满足于那种明摆浮搁的即兴表演,而要有所沉淀和厚度,这就需要把喜剧因素吃透,不是一乐了之,而是要有嚼头,有回味,有慨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一直以为,陈佩斯多年没上所谓春晚,实在是因祸得福。倘若年年到春晚混个脸熟,充其量最后落下一个“著名小品演员”称号,但缺乏戏剧整体品味,久而久之未免流俗。好像是在1990年初,我在现场看过陈佩斯与朱时茂上春晚前最后一次彩排,那时他还是央视红人,当时心里就有些为他惋惜。如果是冯巩或者黄宏也就算了,在春晚演个小品就挺不错了,可我对陈佩斯这个老乡确实有些刮目相看。我看过他从哲学角度谈喜剧访谈,也看过他与陈强有关喜剧的父子对话。访谈中他动情之处掩面而泣,长驱而下直抵内心,绝非一个或几个小品所能应景,而是需要舞台大戏作为支撑。离开央视春晚市俗圈子,非但净化心灵,而且还腾出地方打造《托儿》和《老宅》等精品。

话剧是最考验功夫的艺术门类,来不得虚假矫饰,这点与影视有很大不同。陈佩斯是从演喜剧电影起家,如由苏叔阳编剧的《夕照街》,还有《少爷的磨难》、《京都球侠》和“二子系列”等,也算有一定艺术成就。五部“二子系列”被视为中国《寅次郎的故事》,是老百姓“起居注”。但他后来就此打住,没有在这个来钱快来钱多的戏路上走下去,却选择了一条最艰苦最难搞的路子,那就是话剧中的喜剧,不惜为此生活拮据,也沉潜下来细致打磨,于今我们将在温哥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作品。

陈佩斯是一个追求艺术乃至历史定位的人,举凡有艺术定评者,都必然具备自己风格。陈佩斯艺术风格是在后来话剧事业锻冶过程中逐渐形成,属于他自己,是不可替代的。

我欣赏陈佩斯这样一句话,他说:“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这说明他彻悟到伟大喜剧真正本质。可能他以及《戏台》与这个内核和本质还有一定距离,但应该说正在接近着,是走在一个正确的路向,这就是希望所在。

Tab标签: 文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