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人物 影响力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崔永元:我可能躲过了一场谋杀

2018-6-10 23:39|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事先张扬的谋杀案的最后结局。
视觉加拿大-温哥华专业视频工作室
不忘初心的你

11

九月

星期一

我因反转基因,多次遭受人身威胁,政协闭幕之时,又有号称收到上峰命令要我命。我报警后,数数日后,警察坐在我面前说,经过我们缜密的调查,真相大白了......

在派出所里,茶水冒着热气

警察说经过缜密的调查

真相大白了...

记得当时我特别激动

一是,感叹警察兵贵神速

二是,佩服自己催的很紧

终于,真相大白了。

我甚至下意识地

把自己的两个耳朵往上拽了拽

就是为了听这场

事先张扬的谋杀案的最后结局

那警察虽然年轻

但显然见过世面

我甚至看不到他嘴形明显的变化

但说出的话像钉子一样每个字都钉在地上。

警察说,那个人找到了

我的右手攥成了拳头

他又说,费了些周折

我的左手也攥成了拳头

警察最后说,他没想杀你

我愣了。

我实在没有想到

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

是这么温暖的结局

像唇亡齿寒的中朝友谊

也像万古长青的中阿友谊

可你蒙不了我

因为这两份纯洁的友谊现在都掰了。

那一刻,我像灵魂附体。我想起了赫尔克里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不,是比利时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 其实在欧洲,人们普遍认为比利时人智商偏低,欧洲人开心的把各种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的事都编排在比利时人身上。如果你问比利时人为什么要建立国家?他们会回答说,“没有国家,就不能建立国家足球队。”

英国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写她的惨案系列时,特意把那个聪明绝顶,善于捕捉蛛丝马迹的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写成了比利时人,而书中的其他人都会误认为他是英国人。在欧洲电影院上映的时候,每当波罗说,“不,是比利时大侦探,赫尔克里·波罗。” 都会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那天我真的入戏了

我希望警察详细地,认真地,

一丝不苟地,不放弃所有细节地

讲述他们探案的所有经过。

让我这个“比利时人”仔细分析一遍

“是呀,该收场了。”

警察说:

第一,

这个人上有老下有小

有正当职业

生活也比较安定

没有前科

所以他不会有杀人的企图。

我一听就出戏了

什么玩意

这TM哪用赫尔克里·波罗呀

崔永元也不干呀!

我说:

谁说杀人犯就一定得是孤家寡人

美满家庭就不出杀人犯?

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说的?

警察说:

您别急您别急

我们还去了他的单位

他有正当的工作

还有很好的薪水

所以他不会杀人。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说:

好吧,我也有工作

中国传媒大学

我是教授,也有收入

一个月一万多

我也想杀人。

警察非常冷静地说:您就爱开玩笑

第二,

我们到他家里做了搜察,

他家里没有搜出犯罪工具

所以,他没有杀人准备。

我说:

要什么工具?

你以为他家有高射炮,要炮轰我?

你以为养了一群狼狗,要犬绝我?

警察说:

你冷静些。

我喘了两口粗气冷静下来

突然想起来他家一定有杀人工具。

我说:

你们确定他家没有菜刀吗?

警察相互看了一下,可能还真忽视了

他们家没有擀面杖吗?

没有绳子?

他本人没有胳膊吗?

凭我业余受得的训练

和看过多年盗版光盘的经验

我认为这些都足以使人丧命

警察说,

你可以有你的理解

我们再说说

第三点,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犯罪前科。

(我用眼角瞄到波罗正捋着小胡子

往我面前凑

我抡起左脚把他踹了出去。)

我站了起来,前科?

哪个犯罪分子从生下来就恶贯满盈?

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也是从没有前科开始的

比如,

甘肃白银市连环杀人案

沈阳二王案

北京许广才连环谋杀案

云南宾馆系列杀人案

隆化系列强奸杀人案

1999沈阳系列抢劫杀人案

平舆系列杀人案

95苏南系列杀人案...

亲爱的读者

请允许我冷静一下

我这样写下去显得我很不理智

和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不符

尤其是无党派爱国人士

我敢肯定警察是那么说的

不敢肯定我是这么说的。

警察说: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

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你们把问题都搞明白了

我只是逻辑上还没弄通。

我拿起笔,签了字

内心还有一股要按手印的冲动

就在弯腰抬头的一瞬间

我把自己从头到尾屡了一遍

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

家庭幸福,有老有小

工作舒适,工资不菲

家中无手雷,驳壳枪

左轮枪,AK47等作案工具

既没伤害过别人,也没上过战场

从今天开始,别人不管

我自己会坚定的认为

我永远不会当上哪怕就一回的犯罪嫌疑人

“好了,没事了”

警察低沉而响亮的声音把我从幻觉中叫醒

“走,我们送送您”

警察友好的把我护送出了警局。

临上车时

我回头跟他说:

你们辛苦了,多亏有你们。

他们说: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说:

我到哪去告你们?

是上级公安机关呢,

还是检察院?

他们说:

是检察院。

我又问:

是朝阳区检察院

还是北京市检察院呢?

警察说:

朝阳区检察院。

我说:

谢谢,再见。

警察说: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Tab标签: 崔永元 谋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