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人物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著名油画家周瑞文访谈录

2018-4-11 11:02|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8年3月30日 第148期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现有这样一批画家,他们入道很早、成名很早,在世俗称作“老年人”的今天,依然充满旺盛的探索精神和创造热情。相对于今日画界的浮躁和急功近利,他们为人、为艺的持重沉稳,他们面对世俗名利的冷静和淡定,他们充满独立思考精神的“艺道”和内蕴深厚的作品,都显现出一种特别的深邃和美丽,而着名油画家周瑞文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个,本期《高度》周刊专题聚焦。
  

  
  周瑞文艺术创作之路
  
  根据中国着名美术评论家、油画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文化部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研究员高天民先生研究,周瑞文艺术创作之路大致可分三个阶段,令人钦佩不已。
  
  一、历史情怀:1965年读大学至改革开放初期。因为特定政治和意识形态背景,周瑞文这一阶段创作表达的也是公共性意识,走的也是“红光亮”、“高大全”模式化套路,但其在形象刻画、情节塑造和气氛渲染方面的扎实功力和历史情怀,使他的作品具备了一种当年并不多见的文化质地。他的多幅作品被重要美术报刊登载或单张印刷发行,其中影响最大的是1967年9月与老师郑胜天、徐君萱合作的《人间正道是沧桑——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
  
  二、诗意江南:起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延伸至作为第三阶段的新世纪。该时期作品集中表现江南风情——乡村、水乡诗意之美。艺术上突出特征是作品意境突出,或静谧幽深,或恬淡明丽,田园牧歌式画面犹如人间仙境,令人神往,可以让人强烈感觉到江南诗意之美和作品抒情性。“诗意江南”系列是这一时期代表作品,此外《水巷深深》,《渔篓》,《江南雪霁》,《悠悠故乡情》,《青青河边草》,《彩霞满天》,《运河人家》,《芦塘清趣》等也都比较典型。
  
  该时期画家多样化艺术表现手法也开始展现;在人物画创作上,也有重大成就。细腻描绘笔法依然突出,但有时也以整体、凝重、洗练为形式特征的画幅出现,如《清纯》,《村姑》,《青果》,《小薇》,《阅读的女孩》,《女士肖像》等。光的运用在此一时期被高度关注和强调,常常既被作为画面意境营造重要构件,又被赋予画家主观感受。
  
  三、视觉心象:新世纪之后的10余年,在第二阶段基础上产生的一种升华和嬗变,作品变得更具精神性,更接近于一种视觉心象。这一阶段作品情境已被淡化甚至完全消失,描绘对象本身主角地位被凸显,视觉力量被突出;画面重视平面构成,背景具有抽象意味;色彩走向单纯化,大笔触的、更具整体性和连贯性作品增多。如在《晨曦中的山村》中我们再也看不到诗意化抒情,恣意狂放笔触,色彩却触目惊心,“晨曦中的山村”完全成为一种心象。《山水江南》,《下樟村秋色》,《松阳山村》,《飞绿》,《人间四月天》三联画及《山水之间》,《嘉木江南》,《山林雪霁》,《农家清品》系列等是该时期重要作品,这组画形象塑造颇具中国山水画意味,中国式意象十分明显,《芭蕉》系列也类似。中西融合人文气息也是这一时期作品一种特征。
  
  周瑞文艺术访谈录
  
  《赢在中国》:六七十年代过来的人普遍知道《人间正道是沧桑——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这幅画,请您介绍一下这幅画的创作发行情况好吗?
  
  周瑞文:“文革”期间,学校均“停课闹革命”,师生都只能学《毛选》,画宣传画。所幸我有4年附中扎实功底,再加上在校时尽可能参与各艺术实践,如指导“毛主席画像训练班”学员,画户外大型铁皮宣传画,参加校内革命题材油画创作活动。在这个基础上,与郑胜天,徐君萱两位老师合作了《人间正道是沧桑》。
  
  该画轰动一时,被多所城市复制为广场巨幅彩色宣传画张挂,被京、沪、杭、穗等地众多出版社印刷发行,总量达近亿份。晚后还被翻制为像章、印刷到搪瓷罐等器皿上,流传甚广。作为对中国“文革”文化回顾,1996年5月美国《新闻周刊》封面刊登了该画,2002年台湾《今艺术》杂志又作了刊载。
  

  《赢在中国》:“文革”美术越来越被关注,作为一种文化,你怎么看待文革美术?
  
  周瑞文:所谓“文革美术”是指“文革”十年间创作的美术作品,是特殊年代为特殊政治服务的美术品。这些作品画种有版画、漫画、水粉画,中后期以油画和国画居多。内容为歌颂毛泽东和工农兵,手法为写实,一个基本特点是正面歌颂,手法上强调红、光、亮,高、大、全,而其中以大批判为内容的版画,后来被演绎为当代波普艺术,如王广义作品。文革美术在世界美术史上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形式,其普及程度估计以后很难再有。
  
《西溪渔家》70X120cm


山高水长 120x200cm

  《赢在中国》:油画作为一个外来画种在中国该如何发展,请您结合自己的艺术实践和思考,谈谈您的观点。
  
  周瑞文:欧洲油画进入中国一百多年来,画坛经历了多元化——单一化——多元化三个过程。但不管多元还是单一时期,对画家个人来说,还是要坚定艺术实践,要表现时代和民族情景,主要是表达自己感受和体会——能引起大众共鸣的情感。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画坛发生天翻地覆变化,多种流派风格纷呈,可谓百花齐放。作为中国主要绘画之一的油画,出现了写实写意、具象抽象、超写实等模式并存状况,令人眼花缭乱。作为一个有思想的成熟艺术家,必须根据自己的特点,坚定信念,取长补短。
  
  我在美术报工作15年,接触了国内外许多优秀艺术家和阅读了国外美术馆内大量优秀作品及论文,尤其是与吴冠中先生的几次交流与长谈,使我明白了自己应走的艺术道路,我的油画风格和语言也逐步明确起来。我以具象写实的形式,以江南风情与人物为载体,结合童年时期独有的农村生活经历,通过作品表达自己情感。江南风光绮丽迷人,江南物产丰富养人,江南女子优雅朴实,江南文化源远流长。江南,是中国不可多得的宝地,诚可谓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生在江南,长在江南,享受江南风光,感受江南文化,是我人生一大幸事。我有绘画能力表达江南山水和风情,更是我一大幸事。
  
  中国油画界当前异彩纷呈是好事,尽管其中不无浅薄和市侩,但不是主流。我相信,有过这么一个时期的“繁华”之后,中国油画一定能走上具有民族精神、民族气派的康庄大道。
  
  《赢在中国》:作为老一辈画家,您对当前美术界状况和艺术品市场状况有些怎样看法?有什么寄语可以送给年轻一代画家吗?
  
  周瑞文:当前美术界,可谓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艺术市场介入,导致一些作者粗制滥造,艺术品位下降;炒作成风,价值与价格严重脱节。收藏界一些急功近利的人指鹿为马、推波助澜,致使一些艺术投资人上当受骗,对艺术市场望而却步。一些不良画廊和拍卖公司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总之,艺术市场较为混乱,使一些艺术家误入歧途,找不着北。一些真正想收藏、购买好的艺术品的人,也不知道到哪里能买到好的艺术品。
  
  作为一位老画家,我管不了社会上这些混乱状况,但我可以洁身自好,把握自己人生,在理论上,实践上进一步提升自己,创作出表达自己真情实感又为社会提供正能量的精品力作。我相信,是金子总能发光,大潮退去才知道哪些人在游泳。要知道当年梵高作品,一辈子就卖出一幅,而且还是其弟收藏的。比较起来,我们现在不知道要比他好多少。
  
  艺术市场总会逐步规范,人们认识也会渐渐提高。我希望有志于艺术研究、艺术创作的年青画家,不要被金钱奴役。沉下心来,总有精品出现,否则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终将一事无成。沉下心来,努力,是自己的。终有一天,你会收获回报。成不了达芬奇、梵高、毕加索和吴冠中,起码也对得起自己家人和这个社会。
  


  周瑞文画作评论选摘
  
  肖 峰(着名油画家,中国美院原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浙江省美协名誉主席):
  
  周瑞文借助江南风情这一母题,用画笔再现那充满诗意的灵山秀水,老宅古桥。他觉得这是美好人生境界再现,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责任。实际上,他是在画布上探索自己生命。他执着于水乡神秘发掘,因此总在熟悉景物前寻找亮点,寻找色彩,寻找韵味。这使他避开时尚,远离喧嚣,只在宁静氛围中徘徊。他尊重自己感受,运用适宜本人样式,以单纯、柔美、绚丽而详实的油画语言、严谨细腻又充满激情的绘画手法,传递出他对江南水乡恋情。他笔下的水乡风情,散发出浓郁泥土气息,在近乎透明单纯中显示出丰富内涵。
  
  潘鸿海(着名油画家,浙江画院名誉院长):
  
  周瑞文通过江南灵山秀水,老宅古桥和简单农家生活,探索超然物外的内心静美,品味那种细腻情感。他执着于绘画语言探索,热衷于学术化思索和系列性实验,例如,《农家清品》系列,以抽象化语言,探讨形式之美;《山水江南》、《瀑布》系列,透过万千气象渲染,展现康斯泰勃及特纳笔下自然伟力和中国传统绘画意境。又如《水港深深》,尝试装饰性、图案化构图,《渔篓》则传出装置艺术般球体构成和美妙肌理对比,而《秋水赋》试图借鉴欧阳修《秋声赋》,清除了记录具体时间特征符号,以水色传递胸中秋意。他的《昨夜下了一场雨》,隐去一切现代痕迹,因此不仅有科罗的浪漫,米勒的纯净,又有康斯泰勃的广阔,给人一种超越时空的永恒之美。试看《江南雪霁》美丽景色,在白白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一串足迹,“静”的实景包容“动”的痕迹,这是一幅以静制动的画面,动静之间,富有哲理,耐人寻味。
  
  如今,瑞文对材料和语言驾驭到了得心应手阶段,他已摆脱了形的拘束,可以更自由地描绘自己心意。从他的新作还可以感受到,他正试图把当年学院接受过的书法训练,融入到绘画中,突出“写”笔意,书画里弥漫着一种书卷气。把传统美学灵魂化合到油画中,使之焕发出生命力,造就一种中西融合的人文气息,这大概就是瑞文的理想吧。
  
  任 平 (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我们从周瑞文的油画风景小品中,更直接地读到了他的“心境”和“意趣”……小品中“摇曳的乡情”已不再那么清晰可见,却平添了几分深沉和遐思,它们给我们更多的“可读”空间,我们通过那些激情的笔触、浪漫的光影、纯真的色彩、梦幻般的意境,读到的是画家心灵,是画家对自然之美、人生之美的赞颂,于是,从我们隐秘的内心深处,也“摇曳”起一阵阵美的共鸣、爱的和谐之音。
  
  王 平(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员、艺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
  
  他的近作抛弃了严谨的具像写实,也疏离了写意,探索视觉语言,向着充满张力的表现性和形式美进发。厚积薄发,对一个有多年艺术积累的他来说,他的成功应该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网站评论
  
  周瑞文的创作成就表明,他是有独立思考和有独特见解,有开拓和创新精神的艺术家……他塑造的人物是厚重、立体的,他笔下的色彩是绚丽、丰富的,他创造的画面有可感知的空间氛围。还需指出的是,他重视中国绘画中写意传统,也思考和研究如何从民族传统写意手法中吸收养料,并将其用于油画艺术。他的想法似乎不是用写意方法来创作油画,而是在写实油画中加强写意性,如注意笔触曲折变化,以加强主观感情表达;适当用色彩渲染方法来减弱形的写实;注意人物动作、表情和画面神韵表现;适当采用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一些写意绘画技巧等。
  
  周瑞文之所以能在写实油画中取得如此成就,除了他的聪明才智、勤奋与钻研精神外,还得益于他的全面艺术修养,特别是中西两种文化修养。他善于在自己油画创作中融合中西文化艺术成果,通过取材中国历史和吸收民族绘画技巧赋予写实油画以新的精神。他的油画不论写悲剧性场面还是描绘欢乐性歌舞升平景象,都渗透着一种人文气息和仁爱精神。因此,在他的这些作品前面,我们在赞叹他高超艺术技巧和他敬业精神的同时,也会从一幅幅精彩的画面中自然地引发出许多思考,并从中领悟到一些人生哲理。
  

 
Tab标签: 周瑞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