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留学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美国常青藤中国女留生遗书曝光!“我不断祈祷谁能救我,但没人要当我的英雄”

2017-12-18 11:48|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乐活按语:不好好活着,怎么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加拿大乐活网laho.ca 温迪综述]最近一段时间,有关中国留学生在海外遭遇人身意外或做出不理智行为的事情频频见诸报端。而就在前不久,类似的事情再一次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发生。最近,该名留学生生前发给同学的最后一封邮件曝光,她说,“抱歉,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做完这个项目了。”

Miaoxiu “Tina” Tian


这个女孩叫Miaoxiu “Tina” Tian,在美国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就读,年仅21岁。12月14日,她的尸体在公寓被人发现,警察初步证据显示不涉及犯罪谋杀。

Tina1996年5月在四川成都出生,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拿了不少奖。现实中的她活泼开朗,和周围熟悉的人,尤其是在校外合租的朋友们关系也都不错,而朋友圈的她却似乎有点忧郁。“她其实性格一直那样,有点忧郁,”朋友告诉记者。“听别人说她有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还是不好乱说。”

Tian自杀前发送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分享了一首叫《华丽的逆袭》的歌曲。这首歌由Tian最喜欢的日本歌手椎名林檎演唱,是一首充满斗志的歌,Tian却说“回不来了”。


我不断地祈祷谁能救我,但没人要当我的英雄

歌手Logic在歌曲《1-800-273-8255》里描述了想自杀的年轻人的心理:“受了重重伤害,也只能埋藏伤痕(I'm hurting deep down but can’t show it),我从来没有一个自己的归属(I never had a place to call my own)。”“我好像快要疯掉了,好像不是活在自己的人生里。有谁能懂我?(I feel like I'm out of my mind,It feel like my life ain't mine. Who can relate?)”

这首歌名的一串数字是美国防止自杀热线的号码。近年来,北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抑郁症和自杀倾向,这种现象在留学生中也不鲜见。当我们回顾这些过早逝去的年轻生命时,发现微笑背后的他们,不快乐。

刘维维(Weiwei Liu)

今年2月,来自广州的20岁加州大学留学生刘维维(Weiwei Liu)自杀身亡。在别人眼中,她是个阳光、积极向上、品学兼优的小天使,而这样的她却被发现在宿舍内失去呼吸。她自杀前,定时写好微博遗书,向外界宣告了自己,无法承担生命的重量。

今年3月2日,来自济南日报的消息,出国留学的甄梅梅(化名),因无法适应国外全英语教学环境以及国内外生活状态变化,罹患上重度抑郁症,被送回国后不到一个月坠楼身亡。

唐晓琳

今年10月,在美国攻读生物学博士的中国留学生唐晓琳在金门大桥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一位认识唐晓琳的中国学生透露,唐晓琳从事的研究工作非常辛苦,学业压力巨大,经常整夜整夜地守在实验室里,“眼睛熬得通红”。


去年11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也发生了华人留学生自杀身亡的悲剧。杨志辉(Zhi Hui Yang, 音译)不仅品学兼优,而且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个开朗热情的人。他自杀前就读于多伦多大学生物医学毒理专业,获得奖学金,是一名大四学生。还有4个月即将毕业。

海外发生留学生自杀身亡的案例并非少数;很多人将自杀者和loser联系在一起,他们觉得自杀的人是没有勇气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但留学出国背后的艰辛,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懂。

对于孤身奔赴海外求学的中国留学生来说,不仅要承受学业上的压力,还要在陌生的环境中面对着难以消融的跨文化隔阂。校园安全、种族歧视、文化冲突…… 这些都是留学生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他们很多在生活中是嘻嘻哈哈的样子,内心却感到孤独抑郁。这类人群被称为“外向孤独症患者”。外向孤独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善于交际,人缘也好,看起来每天都积极向上,因此是“外向”的。然而,他们回家独处的时候内心却十分孤独。因为他们内心敏感,却不喜欢表现出来,不会刻意倾诉–因此周围人认为他们内心强大,不用太多关心。朋友很多,却没有能倾诉内心情感的。

有时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微笑或一句鼓励,而不是反反复复询问我们的成绩或人际关系。

心理疾病:看不见的冰山暗礁

大学阶段是人生重要的转折阶段,每个学生会经历独立、成长以及向涉足社会的过渡。然而,许多20岁左右的年轻人在此时心志尚未成熟,情绪更有可能受到外界影响而波动。可能包括学生本人和家长在内,都不会在踏入象牙塔之前意识到心理疾病(mental illness)带来的暗流。


心理疾病的范畴包括任何影响个人想法、情绪和行为的抑郁、焦虑和饮食失调等;多数心理疾病的信号首次出现在18-24岁时期。超过20%的美国大学学生据报道被确诊、或正在接受心理疾病的治疗。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看不到的隐藏人群更令人担忧。根据美国精神疾病联盟研究,事实上四分之一的学生都患有可诊断的心理疾病,但这中间40%并不会寻求帮助。性格内敛保守、不习惯“心理障碍”一概念的亚裔学生更是这隐藏人群中的主体。

尤其对于游学海外的中国学生,留学经历并不如同外人想像得那么美好光鲜。除了要应对美国学生承受的学术、社交以及就业压力外,中国留学生们所面临的挑战更是双重的。


网络上散播着“留学党天天都在玩、旅游开趴购物就是不学习”的流言。其实广大留学生只是更愿意分享生活中积极的一面,而将辛酸苦闷留给自己。

据《中国教育报》报道,2016年,共有54.45万中国留学生在国外学习,而这其中一大半的学生在北美。这些学生无不是经过了痛苦的雅思、托福等一系列考试,在课后刷了无数英语习题,才来到了梦想中的学府。

然而,在这越发庞大的留学生人群背后,是不容乐观的留学生心理问题。


近日,一名在美国哈佛大学进行第八年博士学业的中国留学生海伦?高(音译),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不少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都面临着强大的压力。她在文中分析了这些给大家带来焦虑和抑郁的压力来源,主要归结为四个方面:学业压力、对父母的惭愧、害怕导师对自己的不信任和得不到合适的心理疏导。

心理专家:不要羞于寻找心理咨询 家长不要强迫孩子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记者采访了同样有过留学经历的卑诗省心理咨询师Bessie Wang。在她看来,留学生在快乐的外表下时常感到孤独和无助,在这种情况下,不要羞于求助心理咨询。Bessie Wang也给留学生们提出了一些建议:一,心理医生并不是有病的时候才需要去找的,当面临很多生活上的重大决定,或者有焦虑、挫败感、考前压力、朋友交往困难等问题都可以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不要等到事态严重,甚至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二,有许多途径可以获得心理咨询,如通过家庭医生介绍、使用学校提供的心理服务、寻找独立心理咨询师,以及拨打当地非盈利机构所提供的心理热线等;三,要调整“吃、喝、玩、睡”,多运动起来,合理进行自我时间管理会对排解自身压力有很大帮助。

中国心理协会儿童心理健康导师周斌也表示,许多父母望子成龙,会无形中给独自在外的留学生带来不小的心理压力。这种时候,家长不要强势地替孩子做选择,不要逼迫他们,而是应该支持他们,和他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接纳他们,有问题要及时处理,学会与恰当地与孩子沟通,让他们在成长的道路上感受到家的温暖。


还有一些办法,或许可以帮助到你:

01、若出现情绪不佳,第一时间进行自查

根据美国国家精神健康机构(NIMH)的定义,抑郁症是一种常见但是严重的疾病。它会引发严重的心理症状,将对人的感受、思考、日常活动,例如吃饭、睡觉、学习、工作等都产生影响,一般持续两周以上的情绪症状才会被诊断为抑郁症。核心症状有一下三个:

情绪低落

兴趣感和愉快感丧失

精力降低容易疲劳


此外,可能还会伴有以下多种症状:

1.精神运动性迟滞或激越;

2.自我评价过低、自责,或有内疚感;

3.联想困难或自觉思考能力下降;


4.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行为;

5.睡眠障碍,如失眠、早醒、或睡眠过多;

6.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

7.性欲减退。

有抑郁症状不等于就是抑郁症,因为正常人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也会感到忧郁悲伤,但如果满足情绪低落,以及其余9条中任意4条并持续超过2周,即可被初步确诊为抑郁症。

02、去学校的咨询中心接受评估和帮助

如果确认有抑郁迹象,可以先去学校的咨询中心(Counseling Center)接受评估和帮助。

实际上,北美大多数学校都建立了严格的心理咨询预约系统,严格执行隐私保密协议。甚至,就连心理咨询室的场地都有相关规定。


面对日益严重的学生心理问题,美国大学作出了许多努力和调整,所有大学都配备有有经验的心理学家,为学生提供一定数量的一对一免费治疗课时,并根据学生的状况采取“心理治疗”和“抗抑郁药物治疗”双管齐下的方式。即使只有短期的抑郁症状,去咨询中心进行短期的治疗,也会有助于调节和恢复。

近年来,一些学校开始在心理健康中心配备亚裔咨询师,方便亚裔学生咨询,甚至部分中国留学生较多的学校,还专门安排有可以提供普通话咨询服务的华人心理咨询师。学生如果对咨询老师不满意,还可以自由申请更换咨询师。

03、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时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


如果情况严重,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可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休学分为两种形式。

第一:间隔年

不同大学的具体规定不同,以耶鲁大学为例,在开学两周之内提出gap year,不但可以无任何条件地、没有任何时间限制地休学,还可以得到全额的学费退款。

第二:休学

休学分为三种:医疗休学,因成绩原因的休学(一般都是学校强制的)以及个人原因(丧亲、生育、创业等)的休学。

04、专业医生指导,寻求家人的支持理解


抑郁症是一种复发性较高,需长期关注的疾病。许多患者在接受药物治疗前期,会明显感觉到失眠、情绪低落等症状有明显改善,但这不代表抑郁症已经治愈。

除了专业医生的长期指导外,对抗抑郁症,更需要家人的关心和支持。

芝加哥某私立大学的校董曾向美国父母提出过一个选择:你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耶鲁抑郁,还是在亚利桑那大学开心?结果,75%的家长宁愿他们的孩子在耶鲁抑郁。因为他们觉得孩子可以慢慢平复情绪的困扰。

但实际上,人们特别是亲人对于抑郁症的轻视、漠视、误解,往往会对抑郁症患者造成“二次伤害”,着名主持人崔永元在患病之初就曾表示:对抗抑郁症,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身边人。

留学生作为家庭希望的寄托在异国求学,本身承受着很大压力,病情的治疗耽误学业,也为家庭带来了额外的经济负担,希望父母可以有更多耐心去了解“抑郁症”,去疏导与陪伴自己挣扎在抑郁深渊的孩子。

05、 努力自我调节


最后的最后,面对抑郁症,自我调节也不能松懈!

——停止自责,丰富生活!抑郁症患者可适当调整生活方式,营造轻松快乐的生活氛围,给自己减压。

——不要拒绝亲戚朋友们的帮助!学会向他人倾诉自己内心的想法。

——让生活丰富起来,转移注意力,定期去远足、郊游、爬山、游泳等活动,亦可将自己的精力适当投入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中。

——尝试探索新事物,培养新兴趣,多接触生活阳光的一面。

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引起家长和学生对心理健康的重视,提高对自我状态的关注。

海外留学的学生们,如果发现自己有了抑郁倾向的心理症状,一定要第一时间努力寻求帮助,千万不要拖延。


前文所提到,美国歌手Logic发表了一首轰动北美《1-800-273-8255》。这首歌名字上的防止自杀热线的号码,他希望通过这首歌传递出正面的信息,告诉大家:生活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待着我们。无论如何,不要轻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歌中的“我”,从一开始的“我不想活着(I don't wanna be alive)”,到“我只想死去(I just wanna die)”,随后接受心理辅导被告知“我想要你活着(I want you to be alive)”,到最后的“我要活着(I finally wanna be alive)”,最终走出了阴霾,拥抱阳光,拥抱生活。笔者在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曾经止不住泪流,相信不少留学在外,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抑郁和痛苦的读者也深有同感。


微笑吧!生活远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糟糕,因为:

“It's the very first breath

生命有无尽可能

When your head's been drownin' under water

当你沉溺于水底还是能看到水面的一丝光亮

And it's the light that's in the air

探出水面的第一口呼吸 会让你觉得生命原来如此美妙

It's holding on though the roads long

尽管道路很长我们也要坚持走下去

Seeing light in the dark, yeah, these things

看到黑暗中的光明了吗

What's the day without a little night?

没有夜晚哪里来的白天呢

But you gotta live right now

你不好好活着怎么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