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教育 亲子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加拿大移民和他们的孩子:不一样的生活以及永不消失的思乡病

2017-10-11 09:29|温哥华乐活网 Lahoo.ca| 评论: 0

乐活按语:很多移民家庭在加拿大经历的故事,不是单纯一个感谢那么简单,充满了太多酸甜苦辣。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专栏作家方圆撰写] 感恩节即将来到,十几年前的自己不知道有一天我和家人会在加拿大生活,也不知道会一年又一年地在这里度过感恩节。此节日从来不曾在我儿时岁月中出现过,长大后知道感恩节,也是在书本中发现的。

     但是,感恩这个词汇却是每个人熟悉的,生活在加拿大这么多年,是否该在感恩节对她说声感谢?心情是复杂的,因为很多移民家庭在加拿大经历的故事,不是单纯一个感谢那么简单,充满了太多酸甜苦辣。要说感谢,只能说感谢加拿大让众多移民和他们的孩子,从此在异国他乡有了不一样的生活。

      笔者在英文媒体看到一篇文章,讲述了加拿大移民和他们孩子的故事。华人一般更熟悉华裔移民家庭,读完文章,我才发现各个族裔的移民有很多共同之处。移民第一代们大都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工作,努力融入,他们的孩子则面临着一些自己与当地人文化认同的问题,还存在着与父母的价值观冲突。

     触动心灵的是一位移民说的话,真是感同身受,“现在我不再打算返回故乡居住,但思乡病却从未消失“、“我常常生活在愧疚之中,因为这辈子不能在故乡度过更多的时间。”

     故事一  贾尼·纳特和拉吉尼·卡皮尔

image1.JPG

      图为年轻的贾尼·纳特与她的三个孩子,在卑诗省尼尔森(Nelson, B.C)冬季的留影;现在的贾尼.纳特

     当贾尼.纳特的女儿拉吉尼·卡皮尔四年级学习印度地理时,老师在地图上指出了这个国家,并询问她家是从哪里来的。她说就来自卑诗省尼尔森,小小的她象许多移民家庭的孩子一样,对父母的故乡没什么深厚感觉。

      这个来自斐济的印度裔父母的孩子,在1962年18个月大时就来到加拿大,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都被用来尽可能努力理解、融入白人文化。父母、老师给了卡皮尔和她的兄弟姐妹一个非常西方化的童年。他们在家里说英语,烹制印度菜的同时,也做了许多西式菜肴。

      当卡皮尔10岁或11岁时,她开始学着烹饪任何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都是北美标准美食,比如奶酪马克罗尼意面(mac and cheese),以及Butterball火鸡。当朋友过来玩耍时,她会确保家里一定要有“加拿大”食物。

     她是矛盾的,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少数族裔,但又觉得“我在成长的过程中感到非常孤立,因为我会隐藏自己家庭的传统文化习俗。”

     卡皮尔年龄较大时才意识到,父母的一些做法和别人家不同。他们比朋友的父母对子女管理更严格,比如不允许她参加野外旅行等。

     卡皮尔后来与印度裔男子结婚,但与许多同龄人认为的相反,她并不是因为共同文化才嫁给丈夫,丈夫的家庭来自印度旁遮普,与她父母拥有的文化并不一样。卡皮尔更熟悉的是北美文化,“我知道如何制作意大利面条酱,但如果让我做印度咖喱,就必须看食谱。”

      故事二 克里斯塔·霍尔梅斯和瓦莱里·洛佩斯

image2.JPG
图为七十年代大学时代的瓦莱丽·洛佩斯; 洛佩斯和她的女儿克里斯塔·霍尔梅斯,以及女儿的两个幼小孩子 

       40年前, 当瓦莱丽·洛佩斯在安大略省金斯敦的皇后大学开始大学生活时 ,是非常痛苦的。17岁的她来自南美洲的圭亚那,官方语言是英语,虽说没有在加拿大面临语言障碍,但是洛佩斯很想念故乡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家人,以及曾经做得很开心的社区工作。

      不过,她最终选择留在了加拿大,定居在多伦多。 嫁给一个同样来自圭亚那的人,有三个孩子,后来离了婚。洛佩斯在塞内卡学院担任教授和教学主任, 和很多移民一样,现在她不再打算回到故乡居住,但思乡病却从未消失,“我常常生活在一种愧疚之中,因为这辈子不能在圭亚那度过更多的时间。”

    她很遗憾自己的父母从未与孙辈们有太多时间相处,不过洛佩斯逐渐学会把这种愧疚和遗憾转换成另一种感情,因为她迫切需要和自己的孩子们保持紧密联系,并帮助他们。一个女儿说,“我知道妈妈会永远过来帮我,即使那天她有别的计划。”

       洛佩斯最大的女儿克里斯塔·霍尔梅斯,现在30多岁有两个孩子,却从来没患上和母亲同样的思乡病。从16岁开始,克里斯塔就常常不停留在同一城市。 18岁时她独自去了澳大利亚,目前已经走遍了六大洲,甚至还为圭亚那政府工作了几个月。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居住在同一地方,一直到与丈夫结婚后才发生了改变。

     克里斯塔认为,父母传递的和加拿大不同的文化,是让她对世界其他地方感兴趣的最大原因。她也感谢从小吃的种类繁多的食物,各种圭亚那美食。

     现在,母亲洛佩斯和她的孩子们关系十分亲密,就像她年轻的时候,和自己圭亚那的家人很亲密一样。

     故事三  索汉-库纳和女儿萨拉

image3.JPG
      图为索汉-库纳移民时,他的加拿大护照照片;现在的索汉以及家人

    索汉是一名物理治疗师 ,在20世纪70年代初想离开印度时,有很多选择。 他获得了来自多个国家的工作机会,但当时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让他印象深刻。“我来到加拿大,99%是受到特鲁多先生的影响。”当时移民到其他英联邦国家的印度裔人对种族主义感到警惕,但索汉并不认为加拿大存在此类问题。

   1973年,他抵达圣约翰的第二天,就开始在圣约翰总医院工作了。他呼吁新移民不要拒绝选择小城市,认为滨海诸省的人是他遇到的最友善的人,“我的移民经历非常简单和包容。”

     40多年后的现在,索汉在物理治疗上事业有成,获得了医疗器械专利,并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在此期间,他与一个名叫纳迪亚的意大利女人结婚,有三个孩子,还有两个孙辈。

       他的女儿萨拉很喜欢自己的混血身份,认为这样让她更开明,从小经历和认识了锡克教、天主教、意大利裔人和印度裔人。她说:“我的父母很喜欢加拿大文化。”“爸爸是最大的冰球迷,他比任何我知道的人都更了解加拿大。”

       萨拉从小在爸爸的保护式印度裔大家庭长大,这些亲戚在她五六岁时就移民到了加拿大。索汉说,在加拿大抚养孩子与印度不同,即使隔壁邻居也常常是陌生人。他最担心的是子女们会吸毒,但在家人以及朋友的帮助下,孩子们得以摆脱了麻烦。

      不过,孩子的祖父母们有时感到失望,因为索汉和妻子纳迪亚没有教子女学习意大利语或旁遮普语,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我们是融入到加拿大的世俗夫妇,所以想让子女成为典型的加拿大孩子,而不用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虽然这样做起来很难。”

      的确如此,彻底融入还是保持特色,一直以来都是众多加拿大移民家庭困惑又挣扎的事情。无论怎样,只有在移民加拿大后,我们和我们的子女才有机会体验一个不同的世界,才知道现实中的地球村是什么样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Cyantech.com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