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简蕙芝功过臧否

2017-8-11 23:21|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7年08月11日 第115期
高度生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就在卑诗新民主党党领贺谨(John Horgan)宣誓就任新省长第10天,卑诗省前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宣布辞去卑诗自由党领袖和省议员,并于8月4日正式离开政坛。从简蕙芝一向以来的政治性情来看,上述决定应在意料之中。至少在本届省选,卑诗自由党大势已去,所以简蕙芝的辞去不会造成太大影响,而对她本人则是一个转向,从祸兮福所倚的道理来看,或许是更上一层楼的契机。

纵观整个卑诗近年演进历程,简慧芝是一个不容忽略的政治人物,她并不满足于为金宝尔补缺的过渡使命,而有相当的政治定见和很强的执行力。她不属于那种圆滑通融循规蹈矩的政客,是个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的人,这种政治个性是把双刃剑,成败都系于此。简蕙芝作为省长的历史并不长,但她成全了自由党在卑诗执政的最长跨度,因此会以不俗的政绩加载史册。正是从此意义讲,回顾总结简蕙芝从政生涯,已然超越她本人的局限,而裨益于自由党和整个省政。

在失意之际做对的选择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而这前半句,恰好描摹了前卑诗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的现状。

7月28日省自由党在彭迪顿市(Penticton)召开党团会议,简慧芝宣布8月4日正式辞去卑诗自由党党领,同时辞去卑诗基隆那——西选区(Kelowna West)省议员,从而退出政治舞台。尽管对此双辞决定深表惋惜,但符合卑诗省演进过程,也表现出简慧芝的道德勇气。一如她本人日前所说,有利于自由党重组而投入下次省选。

此次省选自由党差强人意,仅以一票之差未能组建多数政府,引为憾事。然而政治就是这样,翻云覆雨,痛惜与魅力都在于此。尽管国际大势右转,甚至出现民粹性质的逆全球化,但加国似有一定之规,意识形态风气中左一些,遂使中间偏右的卑诗自由党并没有讨巧余地,尽管使预算有所盈余,但省民钱包窄瘪,舆论更关注社会福利层面,竞选纲领上就与反对党拉开距离,为败选埋下伏笔。

简蕙芝也有布局上的失误,今次省选开出票来后,本有挽救败局的回旋余地,却被无端地浪费掉。与卑诗绿党形成战略联盟,谈判中做重要让步,当时都应果断行事。却由于自大和权力傲慢,把当时能左右方向的绿党推给NDP,以后短命内阁又搬入不少绿党东西 ,有讨好绿党的意思,却为时已晚。

许多时候,对于站在时代路口的政治家来说,历史担当不仅体现在上位执政上,有时还体现在下台在野上。政治社会的退位机制,有时要比竞选上岗重要得多。就现状看,辞退党领当是简蕙芝自己的定夺,党内没有强大的逼宫。但为了卑诗自由党的重新出发,简蕙芝该有勇士断腕的决绝,因为51天的拖宕,已使她成为 “政治负资产”。现在简蕙芝的决定,等于为本党踩了急刹车。

关键时刻挽狂澜于既倒

1965年10月,简蕙芝(Christy Clark)出生于本拿比。父亲克拉克(Jim Clark)曾代表卑诗自由党竞选议员,她跟随父亲沿门拜票,耳闻目染,或许在那时心里就埋下从政种子。正是在父亲影响下,她这样坦言过:“我对政治有很深很深的热爱。”(I have a deep, deep love of politics.)

在西门菲沙大学(SFU)就读时,竞选学生会主席胜出。大学毕业后,转往法国索邦大学(Universite de la Sorbonne)及英国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攻读政治学与宗教研究。1996年首度参政,在满地宝选区胜出,作为反对党省议员,担任过环境事务评论员、儿童及家庭事务评论员和公共服务评论员。2001年省自由党胜出时,她任自由党竞选委员会共同主席,并获委教育厅长及副省长,强化家长在教育决策过程的权力及教育选项的多元化。作为时任省长金宝尔(Gordon Campell)的得意弟子,逐步进入省政决策核心。

2011年2月26日,简蕙芝当选自由党党领,出任本省第35任省长,也是本省第一位民选女省长。当时自由党面临政治危机,2009年5月省选结束后,自由党突然宣布实施统一销售税(HST),导致金宝尔及该党支持度大跌,于是金宝尔辞去党魁及省长职务。简蕙芝随即投入角逐党魁,而金宝尔远赴伦敦,出任加拿大驻英代表。

2013年省选中,简蕙芝险象环生,当时民意倒向新民主党,虽处劣势,但她仍带领自由党胜出省选,并组建多数政府。当时简蕙芝出战金宝尔代表的温哥华——灰角选区(Vancouver-Point Grey),却未能取胜。西城——基隆那(Westside-Kelowna)选区议员斯图伟(Ben Stewart)让位,简蕙芝在该选区出战胜出。

为省政发展立汗马功劳

简蕙芝在辞职声明中说:“担任省长6年半,为卑诗省民提供服务,是我莫大的荣誉,我为卑诗省自由党的政绩感到骄傲。”言为心声,这应是她的真实表白。在省长任内,她组织重振卑诗经济,创造逾20万份工作,帮助单亲家长脱离领取福利金行列,找到工作,并为大熊雨林提供保护。

简蕙芝执政的基本政纲,以自由市场经济主导行政取向,与联邦政府保持和谐关系,这些都在其政治实践中得以体现。她还两度访华,为本省自然资源和绿色科技招商。基于此,她为卑诗带来不少历史创举,使本省经济表现领先全国。

自由党省党团将由兰里东省议员高利文(Rich Coleman)出任临时党魁,他声明说,简蕙芝对本省的贡献永远难忘,她可以昂首离开,因为她的成就比任何人预料的更高。

现任省长贺谨与绿党党领韦弗(Andrew Weaver)都感谢简蕙芝对本省作出的服务。对于她在公共服务作出的贡献,贺谨给“满分”评价。贺谨充满感情地说:“我们之所以出任公职,都是为了使卑诗省好上加好。虽然我们代表的是两个不同的政党,但都一个共同信念,即为卑诗省和以卑诗为家的省民打造更好的未来。无论作为省议员还是省长,简蕙芝总为其信仰的事业热情奋斗。”

韦弗指出,虽然与简蕙芝的政见不同,但这些年来,一直与简蕙芝跨越党派进行合作,以制定出优良的公共政策。对此,他感到很惬意。

自由党年内或选新党领

2014年12月,简蕙芝宣布在卑诗东北兴建88亿元的C座水坝(Site C Dam),引发重大争议,可以说规划失焦内阁运作乏力。2016年,省府被指在楼市价格狂飙中不作为,简蕙芝遂推出向大温海外买家加征物业转让税(PTT);并在舆论压力下,停止收取自由党所给5万元捐款花红。另外简蕙芝成也素里,败也素里,这次动了印度裔的奶酪,导致素里选区翻盘。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印度裔社区或左右卑诗大局。简蕙芝上次作施政报告后,Insight West曾做民意调查,65%省民乐见简蕙芝的职位由别人取代。

屈洁冰对简蕙芝的请辞感到突然及失望,但她也认为,如果简蕙芝坚持留任,不排除会引发党内分歧,影响自由党士气。自由党人才辈出,能够选得出色的新党领。

卑诗自由党行政阶层有28天的时间召开会议,以决定在什么日子为下届党领举行选举。其间内定出选新党领日期及计划,估计新党领需要3个月至1年选出。

至于简蕙芝腾出来的省议员位置,卑诗选举处(Elections BC)选举事务主任沃森(Andrew Watson)表示,议席空缺6个月内必须举行补选,所需费用视乎哪一个选区。自2013年后,选区边界获重新规划,2013年于基隆那西一选区的补选,当年花了约48万元。

此次基隆那西议席举行补选,自由党可以从党团外另选他人当党领。由于自由党缺少这个议席,今秋新民主党与绿党的政治联盟将较自由党多出两个议席。

据悉,高利文无意角逐党领一职,准备好随时让贤。而新任该党省议员周豪杰(Jas Johal)表示正考虑竞选党领,他现年47岁,曾是电视台记者,参加省选前是卑诗液化天然气联盟(BC LNG Alliance)传讯总监。周豪杰认为卑诗自由党面对众多挑战,包括与千禧世代及X世代的选民更好地连接。“我认为现在是重新开始的好时刻,需要讨论重大政策。”他不认为从政经验较少会对竞选党领构成负面影响,新面孔局外人可以带来不同经验。

而维多利亚大学(UVic)政治系教授拉夫(Norman Ruff)分析说,自由党温哥华——奎秦拿(Vancouver-Quilchena)选区省议员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或成为强有力的角逐者。此人曾担任过包括专上教育厅在内的多个厅长,具有医生和律师双重身份,其资历与从政经验都不可小视。对此事,他本人说正在进行调研。

甘碌-南汤普森(Kamloops-South Thompson)选区省议员、前省运输厅长斯顿(Todd Stone),前温哥华市长苏利文( Sam Sullivan)、还有现任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前素里市长沃茨(Dianne Watts)等,都已进入此间观察家们的视野,尤其后者已有亚省进步保守党党领康尼(Jason Kenney)的成功示例。沃茨近日透露,她已接到大量来电谈及此事,不过她本人仍未予考虑参选与否。

苏利文坦言他已在正视竞选党领的问题,并且同家人做过商议。目前他在卑诗大学还有一门课要教,不过他认为自己的市长经历,会在住房等问题上拿出有效政策。他表示现在自由党需要新的城市议事日程,今次就败在城市方面,他是人口密集城市硕果仅存的自由党省议员之一。一定要总结经验教训,至少要做到城市与乡村并重。在温哥华11个席位中,NDP赢了8个。

而斯顿承认正在考虑,一个主要顾虑是家庭,要征求妻子的意见,因为他们的三个女儿都小,从7岁到13岁。另外还要征询党团其他成员的意见,毕竟党领与交通厅长不同,要具备全面的才能,于此他觉得自己还有待成熟。2013年首任省议员之前,斯顿曾创办过软件公司。他说对自由党来说,当务之急是成为一个有效的反对党,重振活力,赢回省民信任。

前教育厅长贝尼尔(Mike Bernier)来自于和平选区(the Peace region),在被问及是否对竞选党领感兴趣的时候,他说现在公开谈论此事尚不合时宜,不久后会有足够时间定夺。

转跑道或联邦再展宏图

其实对于简蕙芝要退出政治舞台的说法,倒不以为然,可以转换跑道,再图新猷。凭借她的才华与潜能,51岁就告别政坛为时尚早,有些可惜。

就竞选辩论曾抱怨简慧芝肢体动作的贺谨,日前也希望她能够有大展身手的新机会,以便重新释放出她那充沛的激情与精力,依然会前程似锦。

尽管简蕙芝本人强调不会重返政坛,至少近期专心陪伴将读11年级的儿子哈米什(Hamish Marissen-Clark),并料理有些荒芜的自家花园,但相信她不会长久地悠然于南山。曾有主流报刊形容说,政治之于简蕙芝,犹如氧气(politics is oxygen)。其实从政对于简蕙芝来说,更是一种信念。她父亲当年竞选省议员屡败屡战,就为了在保守与激进的两极中,确立自由中道的理念。简蕙芝带有感情地说:“在当时自由党人势单力薄的气氛下,家父明知必败,但坚持参选。”

以退为进是许多成熟政治家的做法,若干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从田径的跳高跳远来讲,只有当后撤一段距离,预留出助跑空间,才能跳得更高更远。而简蕙芝早就有过先退后进的前例,如2004年,她就曾以多花时间陪家人为由,宣布不寻求连任省议员。2005年,竞逐温市无党派协会主席一职,但败给苏利文,以后又曾竞逐温哥华市长未果。2007-2010年,担任温市电台时事节目主持,与此同时沉潜待变,迎接新的更大机会。后来的事实证明,功夫不负有心人,也可以说机会垂青有准备之人。

Tab标签: 简蕙芝 自由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Cyantech.com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