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活动中心 活动日历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开启辅助访问
登录/注册 ×
 找回密码
 创建账户
加拿大乐活网 首页 高度 高度生活 查看内容
搜索
热搜: 活动 讲座

加美“软木战”酿造权变

2017-5-18 15:03|加拿大乐活网 Lahoo.ca |原作者: 萧元恺

乐活按语:高度生活周刊 2017年5月5日 第101期
高度周刊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加拿大与美国虽然是制度相同的友好盟国,但双方仍存在不少利益纠葛,时不时闹些摩擦。再加上“软木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不过先前的美国总统稍微斯文一点,先礼后兵,如今摊上“江湖商人”川普,一言不合就动手,没那么多讲究,张嘴就宣布对进口加拿大木材征收24%重税。

  这无异于在软木贸易上对加单方面“宣战”,照眼下情形和川普一向的行事风格看,加方只有应战的选择。如果开打,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南边是草莽大咖川普,北边是青葱小开特鲁多,再无1812年加方火烧白宫的可能。如今已兵临城下,光靠在渥京秀肌肉俯卧撑无法御敌,而且卑诗是软木贸易主场,软木征税迅速延烧为省选重大议题。眼下简慧芝与贺谨都争当加方主帅,欲代替“绣花枕头”出征。对软木纠纷省自由党16年来乏善可陈,简慧芝近日突然披露怀有秘笈,会让川普服软;而贺谨放言亲赴虎穴华盛顿,大有“擒贼先擒王”的威武架势。不过两人的前提都是先当上省长再说,在此意义上川普倒成了“助选员”,使选战与贸易战混打一处。是否如某些人支招深耕亚洲市场就能化解软木困境,尚在未定之天,不过事实教训国民,做软木生意身子骨不能软。2006年造成联邦政权易手的一个原因就是加美软木之争,2017年加美“软木战”是否导致卑诗变天?本期《高度》加以深度分析。

  软木出口命运攸关

  加拿大林木业年产值高达$223亿元,是加国经济支柱之一,木材出口占全球出口总值21%,软木更是一枝独秀。加拿大软木占美国软木市场份额高峰期曾达到96%,2015年加国出口软木有7成输往美国。美方征收高额关税将影响到价值$56.6亿美元的木材进口。


  林木业是卑诗支柱产业,2016年出口达140亿,为本省创职近6万。

  林木业是卑诗支柱产业,2016年出口达140亿,为本省创职近6万。

  软木争执由来已久,过去近40年来,加美在软木关税上先后出现过4次纠纷,上次软木纠纷在2001年爆发,卑诗省林木业在数月内流失15,000个职位。今次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Jim Carr)表示,美国征收这项软木税,仍然会导致很多人失业。

  2006年的软木协议,是以加拿大做出让步而暂时告一段落。然而美国今次重征木税等同于对兄弟下狠手,还要求加方作出更大让步。在奥巴马(Barack Obama)离任前,有关方面曾建议趁机结束软木材协议争拗,以免把问题遗留到下任增添变数,但由于特鲁多、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及卑诗省林木业雇主的反对,再加上卑诗自由党政府的优柔寡断,讨论终止,痛遗后患。

  川普动“杀机”意欲如何?

  加美一向被视为近邻兄弟,然而川普(Donald Trump)翻云覆雨。前脚刚热情迎接特鲁多,父女极尽地主之谊,转身就圆脸变长脸,商人本性一览无遗。有人说特鲁多跑到美国,只是跟川普较量了一下手劲,正事一点儿没干,结果被美国大哥给涮了。这话说得有些刻薄,特鲁多没功劳还有苦劳,只是比起70岁老江湖,略显稚嫩欠些火候。

  原有协议于2015年届满,经两年宽限期后,加美需就软木贸易重新谈判。川普借机抨击加国政府补贴软木出口,对美国林木业不公平,向加方软木业开征平均20% “反补贴税”。消息刚传出,加元开盘时狂跌,为14个月来最低点。

  川普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变调,显然有他的打算。有人分析或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谈判设定舞台。川普预料若扬言退出NAFTA,必会引起加墨焦虑,而他并不想马上废除NAFTA,借此发出“威胁”,希望加快NAFTA重新谈判的进程。Interfor公司行政总裁戴维斯(Duncan Davies)说,美国向加国软木增收关税,是企图在谈判中获得筹码:“这只是美国政府对加拿大工业和政府施加政治压力,寻求比其他情况更有利于美国工业的长期和解方式。”美国商务部指出,他们的反补贴税调查发现,加拿大5家软木公司产品带有补贴,所以要按具体获得补贴的比例征税。

  前保守党总理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日前在温哥华加拿大会所(Canadian Club of Vancouver)演说称,真正原因是美国政府要限制木材供应抬高价格,使美国林木公司得益,根本与所谓补贴毫无关系。如果NAFTA真的如川普所言那么不利,过去30年美国失业率就不会由9%降至4%;美国提高加国软木产品关税至24%,其实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朴洛兹(Stephen Poloz)较早说,面对加拿大经济发展的最大挑战,是类似正在美国酝酿的保护主义,保护主义妨碍加美关系发展。

  卑诗2016年将价值46亿元的软木输往美国,相等于全国软木出口的六成。


  损失严重准备打“持久战”

  卑诗2016年将价值46亿元的软木输往美国,相等于全国软木出口的六成。在卑诗共约6万人在该行业工作。前联邦部长艾民信(David Emerson)较早前获简蕙芝委任为本省的美国贸易特使,他称小型林木工厂会因关税受到影响,但木材价格较高和加元较低仍会保持大部分卑诗公司全线运作。卑诗省木材贸易理事会(BC Lumber Trade Council)主席苏珊(Susan Yurkovich)表示,若果纠纷持续,有些林木企业会转型。

  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说:“我们不能坐着让加拿大或任何人占便宜,也不能让他们这样对待我们的工人及农夫。那些包括软木、木材与能源,我们必须非常、非常快速地与加拿大重新谈判。”美国宣布开征“反补贴税”后,下一步将研究征收“反倾稍税”(anti-dumping duties)的可行性,美国商务部最快可于9月7日作出最终裁决,有可能导致双方展开长达数年的官司。

  今次宣布的税项具90天追溯力,业界预期连同未来开征的税收,税率可能高达30%至40%。尽管美国推出重税计划,但还要等到今年11月或12月才能有最后定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将对此项关税作出裁决,不过要到2018年才能实行。

  美国一跺脚,加国就要地震(果真卑诗和育空5月1日发生6.2级地震),而卑诗省更成为“重灾区”。卑诗木材贸易协会与本省驻美国贸易特使估计,争议拖延将带来不确定性,部分业者或势被迫裁员。简蕙芝(Christy Clark)在访问枫树岭(Maple Ridge)木材厂时,有工作人员就担心加美木材贸易争端恶化。该厂主管塞尼(Saini)表示,在额外增税下,前线员工肯定会失业。

  不久前美方已放风,贸易战并不局限于软木,一些有争议的商务问题,如奶类制品和药物专利等,都可能在谈判桌提出。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多次公开谈话时坚称,软木和奶类制品有争议,因为它们在旧协议中没有适当处理。

  对于川普的软木征税,特鲁多总理办公室声明﹕“在软木问题上,总理反驳美国商务部无理据的说法和不公平征税。”然而面对严峻现实,加国应透过法律诉讼等途径,捍卫本国软木业界的利益,比声明更重要的是采取实际行动。

  美加软木之争成了2017卑诗省选焦点议题,考验各政党领袖处理双边贸易严重摩擦的政治智慧。图为卑诗三大政党领袖在省选辩论会上,左为卑诗新民主党党领贺谨,中为卑诗自由党党领简蕙芝,右为卑诗绿党党领韦弗。

  软木征税刺激卑诗省选

  加美软木纠纷使卑诗自由党与新民主党的竞选议题,暂转到美方

  新关税上。这件事不可小觑,要知道2006年联邦政权更迭,软木纠纷是内因之一。

  自由党党领简蕙芝日前还在告诫谈判需要冷静的头脑,不可冲动。她解释说省府曾尝试游说前总统奥巴马政府就软木达成新协议,但美方当时不想谈判。她对川普政府仍有期望,因他们一直重视美国人的工作和经济增长,期望他们会明白阻挠加拿大供应软木,只会削减工作,使造房更昂贵,拖累经济增长。

  就抗衡新关税一事,简蕙芝的“杀手锏”是反击美国煤炭业,希望联邦政府采取报复行动,禁止由卑诗省出口燃煤(thermal coal)到美国。假如联邦不配合本省,本省将会自己采取行动,包括征收环保税(environment Levy)。不过迄今为止,简蕙芝上述诉求未得到联邦呼应。

  负责美国电煤大部分运输的公司Westshore Terminals指约1/3生意收入来自处理美国客户的煤炭。学者克拉克(Clark Williams-Derry)则指,美国煤炭业多年都未成功扩充美西出口量,说明美国西岸几乎所有电煤都经卑诗运送。温哥华菲沙港口局纪录显示,2016年经温哥华港(Port of Vancouver)出口的煤有660万吨,其中94%来自美国。卑诗绿党党领韦弗(Andrew Weaver)认同简慧芝上述观点,指卑诗早就该在这议题上表现出领导地位,希望省长此举不只为了选举。

  利用软木征税这个议题,简蕙芝不失时机地批评对手省新民主党党领贺谨(John Horgan)对软木问题一直缄默,直到美国宣布征收反补贴税,才表示关心。贺谨一方面对美国高额关税表示失望,另一方面反过来质疑简蕙芝对软木纠纷的立场,批评她未有重视此问题的急迫性,在加美软木协议早已期满下,迟迟未采取行动。本来有机会能与奥巴马达成新的软木协议,但放弃商讨更好交易,却选择赌运气,押注到现任总统川普。贺谨表示他的解决方法是进取地与美方商讨:“要达成好的协议永远都是困难,但现在我们知道她甚至没有努力过,使卑诗工人付上代价。”

  贺谨称如当选省长,会研拟报复美国软木方案,30天内前往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与美国代表晤谈软木协议。他指禁止美国热煤经本省出口至海外,这是联邦政府的责任,而简蕙芝在担任省长期间,应早些前往华盛顿解决软木纠纷,不要等到这会儿挨宰。NDP可以透过一系列行动来处理软木问题,包括与特鲁多就能源及木材出口等进行整体性讨论。

  卑诗绿党党领韦弗表示美国增收关税对卑诗是场灾难,省内林木工人已面对困难,而所谓特别内阁会议只属争取政治利益,对工人的帮助有限。过去太多森林使用许可证批给跨国公司,而这些公司根本无意在本省保留相关工职。绿党若上台执政,会限制原木出口。

  寻找出路贸易多元化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透露,政府已有接触中国、南韩与英国等,促销加国软木,发展出口市场。多名部长还会出访中国、英国和欧洲,为国内林木产品寻找更多元化的市场。

  简蕙芝说如获连任,加快市场及产品多元化行动,进一步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立即开始对印度、中国和日本等展开更多贸易访问,让木材出口市场更加多元化。

  加拿大统计局数字显示,2016年卑诗软木出口美国占52%,输往中国已达25%。其实在过去10年,卑诗省软木输出中国已增长20倍。2011年时,出口到中国的软木甚至一度超过美国。

  最近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尚帕涅(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率加拿大软木业代表团赶到北京,表示这是被美国保护主义政策所逼:“我们正在寻求所有可能,帮助我们的木材行业。”“如果有更多元化的市场,未来我们就不会陷入这种局面。”中国方面回应了加方求助,因为软木是环保型建筑材料,在满足建筑需求增长的同时,不会增加温室气体排放。

  从历史上来看,2005年9月,自由党总理马田(Paul Martin)会晤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有意在中国发展加拿大木材出口市场。但一年后,加美两国签署协议,暂停软木争端。前保守党总理哈珀试图为加拿大石油联系更多中国客户,因为奥巴马叫停基斯顿(Keystone XL)油管计划。所以有人形容说受美欺凌的加拿大急抱中国大腿,总是临时抱佛脚,中国成了应急使用的“替换物”。希望加拿大要有连贯计划,在对华经贸关系上不要总是心血来潮,也要避免零散生意提案。当然中国对加拿大的兴趣远不止于软木,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时下也已抵达北京,与中方展开高级别政策经济对话。无论如何,加中经贸关系应该构筑高屋建瓴的宏观战略,而不仅仅当成对美国讨价还价的某种筹码。
Tab标签: 软木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问答 换一个


Archiver|免责声明|关于我们|口碑| 加拿大乐活网|温哥华头条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Cyantech.com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